誤闖挑戰組的超慢腳自白

發表於2019/02/13
46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我肯,便能同路?」

這篇文章寫了兩個月,今日似乎是適當的時候以第一身體驗,在另一角度,告訴大家這個誤闖挑戰組的跑者心情,而我亦延伸反省團隊是甚麼。

原文:

一個團隊總有幾個人本來陪朋友來,最後得自己,自己甚至成為中堅分子,而朋友已經轉軚玩其他活動。

又或者一大班起哄要報跑步比賽,隊友當日缺席,剩下您一個,那麼您一個人還要堅持上路嗎?

另一方面,我之前看過一本關於三項鐵人訓練的書,其中有一個章節,提及進行極度自律的體育訓練的人,大概有一半人離婚收場。究竟密集練習這條路,另一半又可以如何同路呢?

以下是我作為的一些分享,亦深深反省「同路」這課題。

其實我本來是在為隊友打氣的前題下參加年初舉行「樂華100分包尾逆流跑手」比賽的。
之前一直未有留意精英、100分這些字眼,直到收到大會貼心的電郵提醒,才有不安感。

到場後基本上不敢上去與各位準備中的精英打招呼,怕打擾大家備戰心情,而最核心嘅係當大家問你點解喺度的時候,大尾篤這個開揚的停機坪是沒有躲起來的洞的。

還好,不少友好打招呼後,第一句便問我是否來參加接力。
「接力?」 (我不知道大會有這項目)
「我是與我自己接力的。」

就是這樣,我在上午9:03與各精英展開這個與我自己接力的比賽。

第一棒:The cheering racer啦啦隊和活動記錄員
「打打氣和拍拍片是我強項」
於MIRARunners我肯同路活動認識我的跑友都是見到我點名拍照拍片比跑步時間多的。

所以我首5K都有望實在我身邊順流而上的精英並點名打氣。

基於這個比賽要循環三圈,而路面其實是頗窄的,我計算著順流精英何時與我重疊時,我覺得我最能鼓勵大家的是不要成為路障,所以在第一圈後期,我進入了另一棒。

第二棒:The lost racer
「不要成為路障阻人PB」

第一圈尾我只是想著要留意開路先鋒,不要成為路障,所以我沒有專心跑自己的路,也沒有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只知靠左向前。
眨眨眼便逆流了十公里了,之前心中的尷尬感也從腦海被掉進船灣淡水湖。也許,很多人生賽事的路障也是跑手心中自設的。

第三棒:The determined racer
「師姐, 頂住呀!」

當我到了12公里,Lukas 的友好川內優輝、肯亞跑手和一眾香港精英也陸續衝線,我竟然開始專心了。

我開始實習在靜觀課程學習到的,從觀察自己的身體、呼吸、和環境與自己的關係,再回到自己的身體、跑姿和想法。我亦把「無論時間如何,我也要完成我這個比賽」的想法沉澱下來,繼續向前。

好幾位在我身後跑上來的精英,竟然出氣出力為我拍手打氣,這是我意料之外,亦令我感到跑道的溫度。#PitChan @11同另一個師兄@12!另一方面我也向工作人員提出要準時收工,不用等我。

第四棒:The racer of solitude
「試過第一方知孤獨」
打從數年前開始參加水陸訓練,我的人生開始上這個「逆數第一」這課孤獨課。所以路上只有我一個人的感覺毫不陌生,而獨自面對身體出現訊號的路程,不就是每個人成熟後的必經階段嗎?即或是我摯愛的家人在終點守候我,我仍然要自己在疼痛中向他的方向前進。

在18公里時前面是巳經完賽的選手,他們以為我在做恢復跑。
「我未完賽啊。」
「這個賽沒有完賽牌的。」
「我答應自己要完成。」
「加油啊。」
最後5公里,是我獻給我心愛的家人的。

就在最後1.2公里,我身邊的是水站工作人員#樂華大師兄蛇仔明哥,他問我是否水站結束後為我留下的水是否足夠。
「見您咁想完成我陪你走一會吧。」
然後他便與我龜速走了這一公里。終點橫樑還好未除,計時器仍在運作,我在最後200米撲上去。
比台北半馬拉松時間少了10分鐘呢。
呵呵呵。

開展「MIRARunners我肯同路」已經2年了,一步一步建立整個項目的過程,其實也像這賽事路上一棒又一棒地交予另一個自己。

同路人在哪?
上路,便有隊友
前望,還有家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次多謝樂華長跑會同仁舉辦這個100分精英排名賽。

更多謝各位嘗試了解這個一個人的誤會。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HK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