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驚奇

發表於2019/01/22
29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跑步驚奇》
目錄
引子
1.一見鍾情
2.跑者師說
3.我的福星
4.梅窩秀色
5.鐵手紅妝
6.血濃於水
7.長沙郵緣
8.男人女人
9.救命恩人
10.夢與君同
11.芳蹤杳渺
12.三秋桂子
13.三不知入

引子

    特大新聞:「國內涉貪高官    淺水灣跑步時瘁死」
    全港的報紙頭版,斗大的字的標題,吸引了無數香港市民的眼睛。令本是適閑的假日早晨,平添了緊張的氣悉。
    但也像很多事情一樣,「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
    馬志學對這則本地重大新聞完全不知。今天的他,狀態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因為他要火速趕往機場,乘坐最早的一班飛機,飛往中國湖南省長沙市。

1,一見鍾情

    巴士慢慢地搖晃著,由北角開往香港仔。馬志學悠適地坐在臨窗的位置,眼前是喧嘩的銅鑼灣商業區,行人們目光散渙、面無表情、行色匆匆,似乎有些重要的事情趕著去辦。也似乎是例行公事,天天如是、日日如此,所以也提不起甚麼勁頭。
    如果此時有人問他們,這一切是為了甚麼,他們的回答,應該是:「一切都是為口奔馳,做一日和尚敲一天鐘吧。」                        
    「人如果不需要吃飯,會怎樣呢?」馬志學內心有點感謂。
    他放下書本。輕輕地放下眼簾,眼晴眯著成一條線,似見非見。專心在丹田、注意著呼吸,長長的、慢慢地呼出,緩緩的、深深地吸入,出入的比例約三比二。心中默默背誦:「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
    慢慢,他想像自己打開了頭頂的百會穴,像香港大球場的上蓋般開開合合,將太陽的能量穿透過無窮的太空,吸入大腦。一股溫暖柔和的光,穿過頭臚殼,進入頭臚內,貫通大腦、面頰、五官,再經過頸項,停在心臟位置。
    他全神灌注內觀在那裡,觀察鮮紅的心臟規律、穩定而有力地跳動,溫熱的血液舒暢、輕鬆地流淌著。一種難言的舒適感,慢慢地彌滿全身。馬志學神識有點迷離,漸漸進入一種似想非非想的狀界。
    他有點奇怪自己的心境竟然如此的平靜,他想:「這可能是打坐和跑步的功勞吧。一動也不動地坐幾十分鐘,或固定一個動作跑幾十分鐘,看來真能幫助人處靜入定的。」
    他是有理由興奮的。看了看手錶,9時30分了。他兩邊的嘴角微微向上彎起,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微笑。
    逢星期一、三、五,早上9時30分,他都會準時出現在這輛巴士上,這習慣已經維持幾個月了。

    馬志學正在坐在淺水灣海灘,海水輕盈地拍著堤岸,陽光溫柔地洒在海面上,反映出萬度金光,天風彌滿著穹蒼,真是美妙的世界、美好的人生。
    馬志學剛休息了3分鐘,喝了幾口水,準備跑回香港仔運動場。這段距離約4.8公里,來回就差不多10公里了。這時候,耳邊傳來一把清脆的聲音。
    「先生,可以幫幫忙嗎?」
    「怎麼呢?」馬志學有點驚訝。
    「我的錢包、鑰匙、證件全給人拿走了。可以借點錢回家嗎?」她的臉頰漲得紅紅的,身無長物,僅手裡拿著一個手提電話,滿臉是尷尬神色。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他迫不及待地回答,解開了跑步腰包,小小的膠袋整齊有序地放著數張鈔票。
    「需要多少呢?」
    「一百元好嗎?」
    「二百元吧,人是鐵、錢是膽。多一些心安定一點。」
    「謝謝你了。你真的好人。」她眼裡滿是感激的神色。
    他正要離開,她出聲了,「錢怎麼還給你呢?」
    「算了吧。只是一點點,不多。」
    「那怎麼行,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你肯借錢,已是雪中送炭。如果還不還,怎麼說得過去呢?」
    「是了,我名字叫張習飛。先生,怎樣稱呼你呢?」
    「我叫馬志學。」
    「這幾個月逢星期一、三、五早上10點,我都在這裡跑步。你會再來吧。下次見面我把    錢還給你好嗎?」張習飛說。
    「好的、好的。」他不大習慣和陌生女子交往。

    這天晚上,馬志學甜甜地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在淺水灣畔的觀世音菩薩像。夢中觀世音菩薩手裡拿著些甚麼東西要給他,他努力想看清楚,卻總是模糊不清。於是伸手去接,卻似乎接不住,一下子就驚嚇醒了。
    馬志學跑深淺水灣苗鍾徑,一般由香港仔運動場開始,跑到淺水灣小食亭前就停下來,然後跑回去。做了這個夢之後,他就故意跑遠一些,直至跑到觀世音菩薩像前才停下來。他要仔細看看那個像,看看有甚麼啟發。
    看過以後,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似乎明白了些甚麼。過一會兒,他又大力地搔著頭,似乎搞不清楚。
    本來,他很少去深淺水灣苗鍾徑跑步的,因為要乘車過香港仔隧道,有點遠,也較為轉折,有時還塞車。他住所附近有維多利亞公園、銅鑼灣運動場、東院道、天后廟道,遠一點的有半山的寶雲道、跑馬地運動場、鰂魚涌長廊,都是很好的練長跑的地方。有時還有名人出沒,他自己在在寶雲道見到董特首散步,見過周星星騎自行車,天后廟道見過李純恩在溜狗。也有跑友在銅鑼灣運動場見到曹星如,在跑馬地運動場見過許冠文呢!
    但自從見過了張習飛,又作了那個夢以後,他的心中就有了件事。
    「不是為了那二百元吧?」他問自己,應該不會。勞師動眾乘車來回、費時失事、這樣取回二百元,並不化算。他懂得平衡得失。
    「那為甚麼呢?僅一面之緣,樣子還未看得清。只瞥了一眼,只感到她外貌清秀,十分結實和強壯。年過半百,已過知天命之年,如此這般萍水相逢就意馬心猿?」

    還是因為那個見到觀世音菩薩、想給他甚麼東西的夢呢?
    他越想越不明白、越不明白越想,思想漸漸進入死胡同,胡思亂想起來了。
    「怎麼啦?」
    當他驚覺到自己不是按著邏輯、順著條理、依著次序來思想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進入混沌的狀態。這個時候,他就會把自己拉回現實的場景。
    「管它的,先去了算。」
    他最近有一個心得,凡事患得患失時,決定的標準就是該事「有否害人害己」,如果沒有,就可以去做了。
    事實上,退休後朋友越來越少,是時候擴大自己的生活圈子了。
    他越來越明白,無條理地反復思量,其實是沒意義的,只會徒亂人意。一天時間不能決定下來的事,可能就一輩子都決定不下來了。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他想起春申君的故事,優柔寡斷有時會有很嚴重的後果的。
    春申君名黃歇,楚國人,戰國四公子之一。因輔助太子熊完即位為楚考烈王,有重大功勞、被任命為楚國令尹,封為春申君。春申君成就最輝煌的時候,曾率領合縱聯軍兵臨函谷關,迫令秦傾全國之兵出關應戰,方能保住家園。
    後來,齊人李園獻妹妹給春申君黃歇,有孕後轉獻給無子的楚考烈王。楚考烈王命危時,李園怕事泄,謀殺黃歇。黃歇門神朱英知悉這件事,告知黃歇。近臣均勸黃歇先發制人,殺死李園。
    只惜春申君黃歇優柔寡斷,決而不斷、斷而不行。不久,楚考烈王死, 黃歇去奔喪之時,李園先發制人,派殺手伏擊他,結果黃歇被斬殺,頭臚被扔在棘門外,合族被滅,下場可謂慘矣。
    馬志學就常常告誡學生,要學習下決定,如果午餐時,五分鐘也選不定餐點,就要警惕了。長期下來,很容易會養成優柔寡斷的毛病的。
    馬志學不滿意自己在雞毛蒜皮的事情上,左思右想、優柔寡斷、毫無章法,「決而不斷、斷而不行」,拖拖拉拉。但他又開解自己:
    「人的天性各有不同吧。要不,為何有『房謀杜斷』呢?讓房玄齡善謀、杜如晦善斷吧。各取所需,取長補短,不就是天作之合嗎?這不就成就了唐太宗的『貞觀之治』嗎?」
    自小時候開始,馬志學就習慣了自己和自己對話,自問自答、自我否定、又自我肯定;自我推翻、又自我建立,一步一步地理清自己的想法和觀念。
    其實,馬志學並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他只是自我要求嚴格而已。

    「馬先生,你來了。」一把銀鈴般的聲音彷佛從天上傳來。
    「張小姐,你好。」這回,他可以好好地看看她了。
    一張眉清目秀的臉、膚色淺黑,黑裡透紅的臉龐洋溢著真摯和誠懇。牙齒雪白整齊,笑的時候臉上露出半深不淺的酒渦。熱情、開朗、陽光,給人一種神采飛揚、干勁十足的感覺。馬志學特別注重這種感覺。在今日香港,美麗的女子很多,但大都是臉青唇白、精怠神倦的多,陽光開朗、神采飛揚的難得一見。
    「馬先生,怎麼一個星期不見你。來,還給你二百元。」
    「好。謝謝你了。」馬志學隨口回答。眼前的女子身穿橙紅色的運動衣,衣襟近肩膀處印著一朵清麗的茉莉花,有一種優雅之美。身體壯實得令人贊嘆,渾圓的肩膀,上圍豐滿,小腹、腰肢輪廓分明,臀部繃緊,大腿圓滑強壯。膚色黑裡透紅、紅裡透光、光裡透水,像一顆成熟的水蜜桃,似乎咬一口就可以咬出汁液來的了。
    他忽然想起,當年媽媽最喜歡就是討這種女子作媳婦的了。她常常說:
    「需健康強壯,才能克苦耐勞,如果加之知慳識儉,就真是人上人了。」
    當然,每一代、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

    「你幫我,怎麼還要謝謝我呢?」她黃鶯般的聲線打斷了他的思路。
    「倒是我就真的要謝謝你。那天如果不是你,我可狼狽了。這樣吧,今天跑完步之後,我請你吃午飯,怎樣?你有時間吧?你喜歡吃甚麼?」
    一連串快語問句,證明了馬志學對她的觀察,快人直語,真誠硬朗。他似乎也不知道說甚麼好了,只好木納地點了點頭。
    「不好意思,我說得太快了。你平時中午吃甚麼呢?」
    「飲茶、很老土的。這樣吧,張小姐你決定好了。」
    「好,就飲茶好了。我也喜歡。」
    「就這樣決定了。一起跑步吧。」她看得出,他也是一個人來。
    「我練習跑步時間不長,是『萬世魔王』,六分半鐘1公里。你年輕人,跑這樣慢很不是味道的。」他口是心非,有些假客氣。
    「沒關係,我也喜歡慢跑,兩個人一起跑開心點。一個人很悶的。」她明顯喜歡和他在一起。

    兩個人跑起來了,馬志學在跑步方面是一個慢熱的人,初起步時氣喘吁吁,總要跑上一公里左右,呼吸才能穩定下來。張習飛則跑得非常輕鬆,幾乎聽不到她的腳步聲和呼吸聲。他知道她游刃有餘。她有意無意地跑在他的一米之後,他明白她的好意。
    「你跑在前面吧。」
    「沒關係。」
    「不,你還是跑到前面去吧。」
    「你可以?」
    他點點頭。她加快了幾步,跑到他前面二三米處,不快不慢地跑著。她把與衣領齊口的濃黑秀髮全往後梳起,紮成了一條略向上翹、半高不低的馬尾,一副英姿颯颯的模樣。
    奔跑的時候,隨著腳步的起伏節奏,馬尾上下左右地搖曳,牽引得馬志學心情也隨之起伏跌宕、忽高忽低。他想,馬尾真是髮形師最偉大的設計發明。
    馬志學身心愉悅、呼吸平穩、腳步輕盈,跟隨著前面這條略向上翹的馬尾,他願意跑到天涯海角。

    苗鍾徑順著海岸興建鋪設,不少路段蜿蜒在堤岸邊、水面上。一面是刀鑿斧痕的巖壁,點綴著那受風吹雨打依然挺拔青綠的植物;一面是無盡的天空、無盡的海水,點綴著那青翠的近山遠島。海風習習,海鷗盤旋。
    正是4月的早晨,花黃柳綠、燕舞鶯鳴、孤男寡女,雙雙奔馳在跑步徑上。
    此時,馬志學遙遙望看天邊的雲彩,已是上午10時了,怎麼還有月的影子呢?
    月下老人,忙著準備些甚麼呢?
   「赤繩繫其足、紫帶結其心」嗎?
    他忽地笑了,怎麼就想入非非呢!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HK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