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馬拉松2018】廣馬隨想曲續篇——初馬完走記

發表於2018/12/13
6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我終於做到了!加入跑壇8年,終於完成了個人第一個全馬賽事!

回顧我過去在跑壇上的里程碑:

  • 第一個10公里:《渣打香港馬拉松2011》(2011年2月20日)
  • 第一個半馬:《渣打香港馬拉松2014》(2014年2月16日)
  • 第一個山賽(個人):《康宏圖騰跑2016》(16K)(2016年10月8日)
  • 第一個山賽(隊際):《雷利衛徑長征》(30K)(2018年10月13日)
  • 第一個全馬:《廣州馬拉松2018》(2018年12月9日)

話說去年(2017年12月10日)第一次遠赴廣州,參加《廣州馬拉松》的半馬賽事,並以2小時20分完成賽事。當時我曾許願:若能力許可,甚至會出戰全馬賽事,用腳更深、更貼地的體驗廣州!一年之後的今日,終於完成了去年許下的目標!

從沒有想過,我終於可以加入全馬跑者行列!
從沒有想過,以為自己不可能的,卻終於達成了!
從沒有想過,我的初馬,竟然在是廣州達成!

回憶今年3月順利完走《揹水一戰2018》30公里奪標組後,肯定了自己的耐力,當時已決定下一賽季,要正式挑戰全馬。到了6月底《廣州馬拉松2018》正式報名時,我毫不猶豫的報了全馬組別;隨後報名的《渣打香港馬拉松2019》,也報了全馬組別。最終這兩個全馬賽事雙雙獲接納報名,由於賽事日期的關係(分別於2018年12月9日及2019年2月17日舉行),《廣州馬拉松2018》亦順理成章,成為我的初馬之戰。《廣州馬拉松2018》已於7月獲國際田聯升格為「金標道路賽事」,因此今次我的初馬,應該是相當有規模和陣容龐大的一個賽事!

當8月底正式獲抽中《廣州馬拉松2018》名額後,就要開始操練備戰。之前聽聞若要挑戰全馬,一個月的訓練量至少要200K以上,但我認為初馬最重要是能夠限時內完成,「做時間」並非首要的目標,只有盡量練得幾多得幾多。

因為備戰10月《雷利衛徑長征》的關係,9月跑量才達到124K,10月才有一次較長的18K長課(總跑量136K),11月才有一次機會跑一次超過30K的長課(總跑量亦只有160K),剛好11月我有出戰數個賽事,包括一場山賽(迷你四徑)及一場半馬(UNICEF慈善跑2018),都做出十分滿意的成績,這些「寓賽於操」的經驗,令到我有更大的決心去完成這場初馬。


預備篇

初馬出征前數天,香港天文台預測寒流將在賽事前後數天,影響香港及華南一帶,廣州氣象台更預料《廣州馬拉松2018》賽事當日(12月9日)更會寒冷有雨。雖然我曾經有「打水戰」的經驗,但面對這樣的天氣,始終都要好好預備裝備,帶多數件跑衣吧。

12月8日清早,我帶同一喼衣服、裝備,由調景嶺的家中前赴粉嶺,然後轉乘東鐵線到落馬洲過境內地,預備10時正跟著參賽團的旅遊車前赴廣州。過境後在福田口岸附近的酒樓飲茶,吃個飽飽,好讓自己壯膽,迎接這個初馬之戰。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8_085623.jpg

在深圳品嚐「一盅兩件」,準備踏上征途

到達廣州後,隨即赴廣州會展中心的「廣州‧馬拉松博覽會」領取跑手包物資。入場第一件事就是配戴「防作弊手環」,這是《廣州馬拉松》舉辦7年來,第一次引入這個安排,以防止替跑、作弊等行為。這種布製手環不會輕易斷開,跑手幾天內需要一直佩戴,直到比賽結束才可取下。

早前新聞報導,11月25日深圳南山半程馬拉松,有258名選手被查出違規,包括出現替跑和抄近道等嚴重違反體育精神的行為。所以今次《廣州馬拉松2018》引入這項手環安排,備受跑界及國際體壇注目,而手環的供應商為荷蘭公司Dutchband,該公司與柏林馬拉松合作多年,這是第2次與中國馬拉松合作(首次為《北京馬拉松2018》)。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8_151303.jpg

馬拉松博覽會工作人員為跑手戴上「防作弊手環」

戴著這個手環,亦象徵我正式成為《廣州馬拉松2018》跑手一員。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8_151459.jpg

戴著手環,代表了賽事參加跑者身份的證明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8_152849.jpg

作者今次出戰的期望:「初馬完走!」

回到酒店晚餐後,我再次如2017年出戰廣州馬拉松(半馬)前夕一樣,獨自前往珠江欣賞夜景。廣州的珠江夜景一向十分迷人,對岸海心沙(賽事最後一段)的閃耀光影、廣州塔的萬千繽紛、珠江上的觀光遊船,令我消除賽前的緊張氣氛。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8_201743.jpg

海心沙夜景

今年賽事前夕,沒有出現像去年一樣在廣州塔附近的人群擁擠,我可以沿著江邊輕鬆漫步,望著即將要踏上的賽道,又乘搭廣州特有的新型電車,細味這個嶺南名城的夜色。

色彩繽紛的廣州塔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8_203012.jpg

獵德大橋夜景,翌日賽事,無論全馬或半馬跑手,都要踏上這橋橫過珠江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8_203835.jpg

廣州新型有軌電車

回酒店附近的地鐵站後,天氣變得冷冷而且開始下雨。我心想,翌日極有機會要「打水戰」。但既然出戰在即,就「既來之,則安之」,回到酒店,整理裝備便入睡了。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8_225844.jpg

《廣州馬拉松2018》上陣裝備


出戰篇

12月9日,廣州,清晨仍是下著冷雨。

未到清晨5時便起身,吃過簡單早餐後,便立即上了參賽團安排的旅遊車,前赴天河體育中心。

抵達天河體育中心東邊的體育東路後,就要步行10分鐘去體育西路寄存背包(體育東路為半程馬拉松跑手寄存行李地方,全馬跑手就要去體育西路寄存)。入到會場,通過安檢,去到D區準備起跑(註:全程馬拉松分A, B, C, D區;半程馬拉松則分E, F區,鳴槍後會由A區跑手首先出發,其他區跑手則依次出發)。

這時雨仍然下著,當我戴著雨衣等候出發時,心想今次初馬可以多少時間內完成,以過去半馬的成績,估計大約5小時左右,但始終初馬是難以估計完賽時間的,因此,我就將這些目標都丟棄了,最重要是:安全完賽為先!

賽事準時於07:30鳴槍起跑,和去年一樣,分區起跑實施得很嚴謹,最前面的就是所謂的精英選手,由於我在D區出發,要鳴槍13分鐘後才踏上起點線,開展這條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賽程。

在冷雨中起步,開展42.195公里的馬拉松賽事(來源:大會攝影)

0K(起點)至13K

這是去年我首戰《廣州馬拉松》曾經跑過的路段,因為半馬和全馬賽程首19K的賽道是相同的。離開天河體育中心,踏入體育東路、冼村路後,就依前人教路的方法(採用半馬速度起跑),加上天色也漸漸停雨,我可以放膽地跑去。沿途圍觀的市民和打氣的啦啦隊相當多,令賽事氣氛十分熾熱。

這段路以平路為主,沿著臨江大道跑去,在過了琶州大橋後數百米便向西折返。今次我跑這段路和去年賽事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水站補給的時間短了,技巧也進步了。不經不覺便到了第一個重要的轉折點——獵德大橋。

13K至23K

賽道由此處經過獵德大橋橫過珠江,跑入海珠區。和去年不同,今年沒有在橋上停下拍照,卻一直跑過大橋,珠江美景盡入眼底,感覺十分暢快。由大橋跑下去斜路,內心十分興奮,不時舉起雙手示意,結果被多個攝影師「射中」!(賽後才知道,葵青區議員黃潤達原來今屆也有參賽,並在獵德大橋入口拍到我「中槍」相呢!)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FB_IMG_1544396820217.jpg

作者在獵德大橋前入口(來源:葵青區議員黃潤達)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mmexport1544334922633.jpg

作者跑過獵德大橋(來源:大會攝影)

到達珠江對岸後(轉入西二號路前路口),有民間補給站送上暖暖的「薑茶」給跑手,我也隨手拿了一杯,喝後感覺十分溫暖,不單是那杯「薑茶」,更是當地人的熱情和對跑手的支持,十分感受到廣州人的人情味。

沿閱江西路一直向西跑,過了華南大橋不久,就見到大會主要贊助之一的Addias音樂展版,這時半程和全程馬拉松在此「分道揚鑣」,去年我就是繼續向東跑去廣交會展館完成半馬賽事,今年因為轉戰全馬,就要在此折向西跑,繼續餘下的23K賽程。

穿過全馬賽道的唯一行車隧道——磨碟砂隧道(約22K)後,很快到了廣州地標——廣州塔,當折入藝苑路,就見到著名的「百米少女打氣陣」。頓時士氣再一次激勵,更有力氣繼續餘下的賽程。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9_102034.jpg

廣州塔的「百米少女打氣陣」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mmexport1544630138267.jpg

作者跑過廣州塔附近(來源:大會攝影)

23K至33K

過了廣州塔,進入珠江以南一帶的海珠區,天氣已比開賽前好一些,雨也停了。23K至27K賽道兩傍都是住宅區,暫時看不到珠江風景,但見到廣州當地居民用各種形式為跑手打氣。這時,我見到不少跑手已經開始做「步兵」,而我跑步的速度也沒有前半程那麼「快」,加上在25K處要上廁所,延誤了不少時間,看來之後出戰的全馬,要留意這方面的時間控制。

過了27K後,珠江風景再次在我眼前展現,而賽道傍邊綠樹成蔭,給跑者一個舒服的環境。到29K處,忽然見到有跑手停下拍照,原來該處正是見證中國近代一段動盪歷史的「廣州大元帥府」,是當年孫中山先生兩次在廣州建立海陸軍大本營,擔任大元帥時的官邸,建築充滿嶺南風格。過去多次去過廣州,都未能目睹這個建築,偏偏參加這次《廣州馬拉松》全馬賽事,讓我親自在賽事中途經這些歷史見證地標,可見參加全馬的意外收穫——更深地體驗一個城市!

跑過了大元帥府,跟著又先後見到歷史建築——海珠橋、人民橋,好不容易才捱到32K,這時是賽道第二次珠江的時候,今次就是跑經人民橋,之前的一小段路(洪德路)的建築物,富有西關嶺南風情。慢慢地跑上橋面,見到「步兵」愈來愈多,我卻能慢步的繼續跑,不過過了珠江後,身體就開始出狀況了……。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9_110513.jpg

賽道29K處(位於濱江中路)的「廣州大元帥府」

之前聽過不少師兄分享,全馬跑到30公里就容易出現「撞牆」現象,所以我今次在補給上都戰戰兢兢,帶了4包Gel和4粒葡萄糖丸隨身,當時的戰略是,由10K開始,每5K交替地食葡萄糖丸或「啪Gel」。到了30K的補給站,我就同時食葡萄糖丸和「啪Gel」,儲備體力,以防「撞牆」發作。

33K至42.195K(終點)

再次橫過珠江後,跑入沿江西路(越秀區),沿途可見不少歐洲式的建築物。賽道的另一個特點是,沿途的民間補給站特別多,除了有運動飲品及水果外,部份民間補給站竟有榨菜提供!不過榨菜未必合我胃口,所以沒有吃,但水果和飲品,我就「來者不拒」。

跑了33K後,膝頭和腳板底已開始感覺痛楚,小腿已覺得疲倦,結果也要做「步兵」,當走到救護站時,真的感受到有「及時雨」,有駐場醫護人員為我小腿和膝頭噴上「雲南白藥」,跟著又再有力地跑下去,此後每到救護站時都會找人噴「雲南白藥」,到39K處更有人為我拍鬆小腿肌肉和按摩,好讓我可以完成餘下的賽程。

其實到最後的10K,都是靠意志捱下去,因為當跑到痛的時候,很容易有放棄的念頭;身邊廣州市民在沿途的打氣,粵普交錯的「加油」聲,成為了驅動自己繼續跑下去的力量。就這樣,我就咬緊牙關,一步一步的跑下去,最終到達二沙島(賽程的最後3公里),沿途經過文立方、星海音樂廳、廣東美術館等地標建築,全程賽事最後一個「廣馬音樂加油站」就在這處。

在賽前,我估計大約5小時左右可以完成這個全馬的,不過因為最後10K失速明顯(尤其33K至39K),加上出現上述的身體狀況,因此我一跑入海心沙(最後的1500米賽道),已沒有想到要做時間,見到有「步兵」,爬得幾多就幾多,不過內心卻是喜悅的,因為,很快我要完成人生首個全程馬拉松賽事!

見到花城廣場上的終點標記,我不禁舉起雙手,大步的跑過去,衝線!初馬,終於完賽了!時間為5小時4分36秒,衝線的一刻,心情是多麼的激動!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9_125037.jpg

以5小時4分36秒完成初馬《廣州馬拉松2018》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mmexport1544486880404.jpg

臨衝線前的一刻(來源:大會攝影)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mmexport1544340310357.jpg

廣州塔背景下,於終點「花城廣場」慶祝完成首個全馬

感受篇

今次選擇《廣州馬拉松》作為我的初馬,絕對是正確的選擇。涼爽的氣候(註:賽後新聞報導指今屆是賽事舉辦7年以來,天氣最寒冷的一屆)、市民的加油、豐富的補給、平緩的賽道,加上賽事組委貼心的統籌和安排,讓我可以克服一切困難,完成長跑路上最重要的里程碑,也讓我開始踏足馬拉松賽事世界的大門。

因為我覺得,若選擇一個困難賽道的賽事(如《渣打香港馬拉松》)作初馬,若果不能順利完賽,對跑者心理上的打擊相當大,尤其在長達42.195公里的賽道上,到賽道後段,已不是單靠平時的功力,心理質素才是順利完走的關鍵。

今次《廣州馬拉松2018》順利完走,也標誌著我正式成為一個全馬跑者,正如我今次出戰穿著的T-Shirt背面所寫的:Together we run further and faster(一起,我們跑更遠、更快)。早在上月底出戰今次廣州全馬的練習賽《UNICEF慈善跑2018》半馬賽事時,我就和「水哥」張樹槐弟兄分享,將著上該賽事的T-Shirt出戰今次《廣州馬拉松》全馬賽事,向他已故好友、《UNICEF慈善跑》籌款達人凌智勝弟兄Lothair表達懷念和向他致敬,他未完成的馬拉松人生,今後就由我們去繼承!

這一生,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2018年12月9日,《廣州馬拉松2018》!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209_131028.jpg

由六福珠寶設計的《廣州馬拉松2018》完賽牌,誌記今次初馬完走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HK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