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 Trails MINI迷你四徑】征服大東鳯凰行

發表於2018/11/08
8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踏足跑壇以來,曾經聽過一個說法:「馬拉松是跑步入門,越野跑才是最終歸宿。」越野跑的迷人魅力,吸引不少在路跑馳騁一段日子的跑者,克服心理和身體關口,勇於挑戰山野,遇向跑步的另一境界,也讓跑者學懂對大自然產生敬畏。

以前香港短途山賽的數量不多,對初次踏足越野跑的跑者難以選擇。多得Paul Sir王永育先生於2017年首創「迷你四徑 FOUR Trails MINI」山賽系列,以香港四條著名長途山徑的精華路段作為賽道,使到越野跑初哥有一個挑戰自己的機會。在兩年前,我已開始踏足越野跑的世界,去年首次參加該賽事的麥理浩徑站,一圓完走「針草帽」的心願,對此場的印象特別深刻。

今年Paul Sir第二年舉辦「迷你四徑 FOUR Trails MINI」,我參加了今屆的壓軸賽事——鳳凰徑一站,賽道為鳳凰徑1至3段。該站賽事於11月4日舉行,正是大嶼山金色芒草盛放的季節,迷人的美景,也是誘使我去挑戰這個四場賽事中,爬升最多的一場(爬升達1489米)。

《雷利》給我的鍛鍊

由報名至出戰這場賽事期間,我和兩個跑友Sunny、Yukin組成團隊 Hatikvah 2018,首次參加今年10月份的《雷利衛徑長征2018》。由於8月至9月集中操練「雷利」關係,未有空閒時間操練「迷你四徑」賽道。還記得8月份第一次操鳳凰徑,可能在負重、補給技巧上未能純熟,用了4個多小時才完走鳳凰徑1至2段。跟著的練習及出戰「雷利」,讓我學會謙卑受教,雖然身為隊長,也願意由隊員身上吸收越野跑的技巧,對出征今次鳳凰徑1至3段的賽事加強了信心。

在出賽前五日,憑著這些學懂的越野跑技巧,我膽粗粗「單人匹馬」獨闖鳳凰山(由伯公坳出發),用了1小時45分首次登上鳳凰山頂,約2小時15分抵達法門古道口(「迷你四徑」鳳凰徑站終點)。當時我憑這兩次操鳳凰徑的經驗,預計到時大約5小時多才能完成。

勇敢踏上征途

11月4日清晨,當個個正好夢入睡期間,我獨自由調景嶺出發。出賽前夕,當日和我出征「雷利」的隊員Sunny忽然話要來到梅窩,當日早上我剛抵達東涌時,Sunny的巴士也隨即抵達,因此就二人就在東涌吃早餐,然後一齊前赴梅窩。在前赴梅窩的巴士上,知道他原來報了2019年3月1日的「Translantau 100」(大嶼100)山賽(這賽事於晚上23:30起步!),而其中一段賽道正是鳳凰徑3段,要由伯公坳登上鳯凰山!因時利便,他就也順便去行今次「迷你四徑」的鳳凰徑賽道,在操練Translantau 100同時,也看著我出征這個個人賽。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083334.jpg

在梅窩綜合大樓起點留影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085808.jpg

準備出發!

比賽前數日,剛好有颱風「玉兔」壓境,雖然最終「過門不入」香港,但也令當日較潮濕,幸好溫度大約23度,算是山跑的良好天氣。9時正一到,我和跑手們一味的「飊」出去,沿梅窩海傍跑上嶼南道(實際上已踏上鳳凰徑第1段),起步後當路跑一般去跑。不過知道這樣的跑法,對後段登鳯凰山其實不利,故此很快便收慢腳步,但都保持7分鐘一公里的Pacing。

抵達L005標距柱後離開車路,正式進入鳳凰徑第二段,要面對首個「大佬」——大東山。由南山至大東山的鳳凰徑第二段,部份原為為僧人修築的古道。梅窩開辦渡輪服務後,「爛頭營居民協會」將之修整並延長至爛頭營。這段路主要以石級為主,連續大約1000級的「樓梯機」,是腳力的挑戰。但為了希望一睹散落在大東山、二東山的芒草(賽事適逢芒草盛放旺季)及爛頭營,有多辛苦都要迎難而上!

過了雙東坳(標距柱L011)後,這時山頭已被雲霧籠罩,能見度下降,但跑手們(包括自己)仍然努力前進!不久,一座一座的石屋出現眼前,雲霧深鎖,更顯神秘。原來,我已經抵達大東山的爛頭營,時間是出發後1小時半左右。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102920.jpg

在雲霧中穿過大東山爛頭營

爛頭營背後的歷史

大東山、二東山散落四周的「爛頭營」,位於鳳凰徑標距柱L013至L015之間。翻查歷史,原來在20世紀初,一些旅居廣州的外籍家庭,每年夏天都到離廣州兩天路程的羅浮山度假、退修,築起臨時營舍,離開時燒毀,以免不法之徒取用。直至1920年代初,廣州軍政府告知再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建議不要再去羅浮山。這群外籍人士想到在英國殖民地香港另覓營地,結果找上大東山。原有構思跟羅浮山一樣用臨時營舍,但無法抵擋香港的颱風,便計劃興建石屋作營舍。1924 年,港府批准在大東山建石屋,「爛頭營居民協會」亦著手買地。首批石屋於 1925 年夏天落成。

香港淪陷前夕,英德為交戰國,協會的德裔成員遭港府拘禁;至日軍佔領香港,屬盟國國籍的其他成員則被日軍拘留在戰俘營。故日治時期,協會停止運作,石屋無人保養維修,漸漸破落。戰後協會重新運作,並擴建石屋,以容納更多營友。現時見到的營舍,都是戰後修建的,設有厨房、管理人員宿舍,餐廳等設備,在當時已是十分完善。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103414.jpg

在18號爛頭營留影

現存石屋中,其中的18號石屋由浸信會聯會打理,其他石屋由「爛頭營居民協會」管理。數年前在「爛頭營居民協會」的網站顯示石屋可供公眾租用,但這網站已消失幾年,而且據說因業權問題,現時石屋也不再供租用。

2010年,因歌星陳奕迅的EP《Taste the Atmosphere》在大東山拍攝唱片封面,其金色芒草的魅力,大東山尤如遇山伯樂,藉著他的名氣,聲名大噪。秋冬期間,大東山成為欣賞金色芒草熱點,也是我今次出戰這賽事的原因之一。當我在抵達爛頭營時,整個山頭被雲霧遮掩,未能如願欣賞盛放的金色芒草,不過讓我們能夠親臨爛頭營,了解這段少為人知的香港歷史。

由大東山至鳳凰山

離開爛頭營,登上海拔810米的大東山山腰,跟著就是急降至340米左右的伯公坳。該段路以石級為主,要落大約1000級的「樓梯機」。為了要趕伯公坳檢查站12:00的關門時間,我只好爭取時間下山,不過連續的下山梯級卻令小腿十分疲倦,所以難以急步而下。在稍後的鳳凰山下山路也有類似情況,自問我自己在下山的能力較強,但看來我的下山技巧實在有待改善……。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48_41B6DDF1-D232-93F8-6708-30703DB9650A.JPG

在大東山下山中(照片來源:Terrence Lee)

約11:10終於抵達伯公坳檢查站,在補給及休整後於11:25離開伯公坳,向鳳凰山進發。在此處首先登上一段樓梯,不久到了一個休憩處,傍邊有紀念碑,是悼念2003年政府飛行服務隊彭富國機長及陳文狄空勤主任在直升機的墮毀事故中殉職而設立的,之前數日在登鳳凰山的練習,有特別在此逗留一會,不過到出賽當日,就沒有在此處逗留了。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030_083325.jpg

為悼念2003年伯公坳政府飛行服務隊直昇機墜毀導致兩名飛行人員殉職事故的紀念碑(作者30/10試路途中攝)

由伯公坳至鳳凰山的路段(標距柱L018-L023),主要是平路及石級上山路互相交錯,和鳳凰徑第二段不同,只見在南邊的雲霧已經消失,但北邊仍然是雲霧籠罩,南北風景成為很大對比。更令我驚喜的,就是沿途的金色芒草已經盛放,景色十分迷人。

登上上山的石級路,偶有微風,雖然要連續登上多段「樓梯機」,但比起以前出戰山賽時對「樓梯機」的恐懼,這時已變得更有自信。雖然經過這座大東山的「洗禮」,已扣掉不少體力,但在伯公坳補給後,儘管上山時還是有點乏力,但是沈著氣慢慢走,不經不覺就去到鳳凰徑的重要景點之一——位於L023標距柱的南天門。相比比賽前數日「單刀赴會」練鳯凰山,登山途中雖然天晴卻風力強勁,也是另一種的挑戰。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DSC_1503.jpg

照片來源:Tommy Mok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120132.jpg

在金色芒草伴著的山徑向鳳凰山進發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48_B4C0E84D-6A45-3073-E6A5-0698F837A63D.JPG

非常喜歡這場照片,感覺自己逃離石屎森林,在荒原中獨闖高山(照片來源:Keith Leung,攝於鳳凰徑標距柱L021附近)

鬼斧神功的「南天門」(鳳凰徑標距柱L023附近)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123440.jpg

由南天門附近遠眺狗牙嶺

離開「南天門」後,迎來最後一段登山路,這時景觀再次變得開揚,地勢險要的狗牙嶺變得清晰可見。這時我咬緊牙關,一步一步的爬上梯級,大約12:45終於登上鳳凰山頂,也是一星期內的第二次登頂。

鳳凰山位於海拔934米,是香港第二高山,也是香港境內遊人可以登上的最高點(香港第一高山為957米的大帽山,但該處山頂為天文台雷達站,本身為禁區,遊人只能登上920米高的石屎路口就要下山)。若天氣良好,可以遠眺大嶼東部以至港島群山,新界西部的屯門、元朗、剛落成通車的港珠澳大橋、以至深圳、澳門都可以見到。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123641.jpg

鳳凰山登頂最後一段

終於征服鳳凰山頂了!牌上有寫明其高度——海拔934米。

最後的難關——「天梯」

征服鳳凰山頂後,逗留了一會,約下午13:00便開始落山,要經過最後一個難關——「天梯」,由海拔934米的鳳凰山頂,急降至約海拔455米的「心經簡林」,再走一小段平緩的昂平樹木研習徑,,才能抵達今次賽事的終點「法門古道口」。

根據漁農自然護理處的官方資料:「沿鳳凰徑前行可到達著名的「天梯」。顧名思義這裡路面傾斜成70度,山徑石級依山而建,部份高及膝蓋,下山時需仗地而行,為鳳凰徑裡面12段中最難走的一段。」可見這條「天梯」的難度之高。

這段「天梯」下山路只有短短1公里,卻是是連續不斷的樓梯(達1200級),由鳳頂到斬柴坳(海拔810米,標距柱L025)的一段是最斜的,有一、兩段當中有些路段更有鐵鍊輔助下山。這段的景觀極佳,可遠眺石壁水塘及昂平高原一帶。因石級徙斜及當風的關係,我們行走這段時,心中不然想起險要的大刀屻「金銀橋」。抵達斬柴坳後,再迎來第二段急降下山石級,中途已有山友提醒我們,因早前下雨關係,梯級已有濕滑,要小心滑倒,因此我們都要步步為營。加上中途有行山隊正在下山,他們步伐緩慢,因而影響我們前進及爭取時間。

幸好15分鐘後,行山隊終於讓路給我們跑手繼續前進,但這時我的左大腿出現輕微抽筋,要停下來稍作拉筋才能繼續前進。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030_095623.jpg

鳳凰山「天梯」一景(作者30/10試路途中攝)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030_100313.jpg

位於海拔810米的斬柴坳(作者30/10試路途中攝)

在開賽後不久,當我登上大東山途中及抵達鳳凰山山頂時,已知道5小時內完成是絕無問題的,問題在於能否進一步做好時間,但因為行山隊的阻塞,到達L026標距柱時,知道無法在4小時半內完成,因此放下一切「做時間」的心態,做得幾多得幾多。

折騰一段路程後,我們終於抵達「鳳凰觀日」牌樓,在「心經簡林」(38條木柱上有已故國學大師饒宗頤(1917-2018)手筆的墨寶)的入口右轉,再沿昂平樹木研習徑(這段只有約300米)直奔法門古道口衝線。結果,最終用了4小時37分58秒(官方成績為4小時38分6秒)完成這場艱辛的「迷你四徑——鳳凰徑站」賽事,這也是我一星期內第二次征服鳳凰山!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134814.jpg

終於完賽了!

賽後感想

這是我第一次出戰在大嶼山舉行的山賽,感覺和在港島、新界的越野跑賽事十分不同,山勢和路況也有明顯分別。不過這卻給我帶來與別不同的新鮮感,能夠一口氣征服全港第二及第三的高山(大東山、鳳凰山),也是我在征戰山賽中難得的經驗和成就。多得早前出戰《雷利衛徑長征》的經驗,能夠好好運用在這場山賽當中,這也是順利完賽的關鍵。

賽事總監Paul Sir很用心的搞這個短途越野跑系列賽,支援及補給十分充足,讓我們能夠十分享受馳騁山野的過程。

最令我驚喜的是,剛於上月和我一同出戰雷利日征的Sunny,也願意抽出寶貴時間陪我出戰,並跟著今次出戰的跑友大隊完成這條艱辛的賽道,對他備戰2019年的「Translantau 100」(大嶼100)山賽很有幫助。雖然沿途沒有什麼提醒,但在賽前賽後的相處,卻讓我感受到,未來的山賽他將是一個我其中一個十分合拍的拍檔!賽後我們還一同去寶蓮寺食齋和昂平山水豆腐花慶祝!

賽後和賽事總監Paul Sir(王永育)合照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143430.jpg

抵達昂平,當然要一試寶蓮寺齋菜啦!

C:\Users\hka.cml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81104_150802.jpg

昂平特產:山水豆腐花

比賽前後和Sunny談起,跑山賽的人都係「孤身上路」的(除非出戰隊際賽事,如「雷利」或「毅行者」),要克服內心的孤寂感,面對山野路上各樣多變而突發的情況,但這也是人生其中一課重要的操練。另外,我也感受到,這場賽事,讓我們學懂認真看待山野,好好的愛惜它們。

所以,若果有人問我這個「迷你四徑 FOUR Trails MINI」山賽是否值得再試,我可以肯定地說:「值得」。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HK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