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HK100

發表於2021/01/23
85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2021年,山賽頭炮HK100終於開鑼,武肺肆虐全球整整一年,這個著名賽事唯有無可奈何地彈性舉行。從16/1起的一個月,參賽者可選擇任何日子起步,可一次過完成,亦可分段完成,悉隨尊便,得咗!可能一眾越野跑手都已經餓賽頗長時間,所以就算大家沒有約定,都在原定開賽日子北潭涌露面。大叔與幾位跑友都決定先走為妙,未到8am,便趁著賽道沒有太多人,便按錶計時首先起動。

沿著大網仔路轉上上窰郊遊徑,其實大叔一直以為港百頭段是跟毅行路線一樣的,真失禮;幸好賽前就算沒有全程試路,都有研究GPX路線,總算有點印象。說回今次的完賽目標時間,真的沒有想太多,只希望能夠傳統地在24小時這個心理關口內完成。比賽日的早上比較寒冷,可以隨心輕走,輝sir時常提醒大叔,listen to your body,最緊要長跑長有不受傷。未落到萬宜路,太陽伯伯已急不及待同大家打個熱情招呼,大叔亦脫下外套才能舒適地慢跑,經過不斷的上上落落,心情異常平靜,自感好人一生平安,轉頭便到達東霸。眼見遠處的攝影師已經作出部署,跑手們都很配合地微笑對著鏡頭和作狀加速怒跑。


小過便,便開始麥二山路,與其他線上跑一樣,今次港百都要求參賽者在幾個景點打咭,起點是第一個,來到西灣亭便是第二個。西貢海岸線真的沒有得輸,遠眺一尖三咀四灣,藍天白雲青山綠水,這就是簡單而純粹的香港後花園之美。無論西灣、咸田、大灣沙灘都佈滿營幕,能夠再一次走在幼沙之上,實在重拾很多久違了的比賽回憶。穿過大浪小徑,竟然遇著很多一家大細三五成群正在逆流而行;此時,大叔只顧不斷前進,耳邊卻傳來重複的英文名字,擰轉頭卻看不清,可能是忠實叔粉吧!


經過赤徑,又是另一個熱門露營地點,數十個大型黑色垃圾袋,正卸落大飛等待運走,露營人士願意花費氣力帶來食物食水,卻拒絕背負責任帶走膠樽包裝,修養可見一斑。有人問:「阿婆走得快,一定有古怪咩?」大叔卻認為,一切都是在乎自己的動力。走得在賽道上,便需要不斷製造動力,例如要不斷尋找「美股」,追過一個,然後便再追另一個,如此類推,很快便到下一個支援點。的而且確,大叔沒有太過在意目標時間,所以到達北潭坳,竟然提早了一個鐘,心急如焚地查問補給隊伍的實時位置,得知專業的阿凡達團隊已經近在咫尺,心情略為放鬆。今次比賽策略,就是盡量減省停頓支援點時間,所以大叔攞走幾個素飯團入滿水,便盡快上路,在此多謝幾位年青人的熱情服務。


繼續麥三,享受美食之餘更能夠欣賞西貢東海岸美景,來到嶂上,沒有時間在許林士多小坐一會,不知道黑妹現在還好嗎?打完咭,便轉入郊遊徑,慢慢地落斜,最緊要不要心急,不要爆偈。原來早前這個山頭亦都經歷火災,大叔真的要再次呼籲,行山不應吸煙,一定要大家幫手「見一鑊鬧一鑊」,相信又要過多幾年,才會有大樹好遮蔭的情境。



輕鬆穿過幾批郊遊人士,便到達馬路,又是肚餓充飢好時機,準備慢慢享受大灘郊遊徑;如果可以在附近村落有間渡假屋,隨時放空心情、任意偷懶無所事事,這才算是人生吧!


跟在前面幾位師兄後面一段時間,似乎被他們的話題催眠了,所以還是冷靜頭來,抽頭快步進逼下一站海下士多。這裡非常熱鬧,為免人群聚集,大叔買了可樂豆漿便走了,不願跑便用力量行來保留實力。既然來到白沙澳,深涌還會遠嗎?此時,手錶已經提示還剩下20%,這隻玩了兩年的S字頭運動錶,電力明顯地衰退,又是提升裝備好時機。


經過蛇石坳,總有一個不乾的泥漿洞,無論跑友或郊遊人士,一不留神,腳便留痕。


終於捱不到深涌,手錶只剩下1%大叫救命,唯有慢下來充電;來到家門前花園,心情實在忐忑,望見家鄉但有家歸不得,到底流亡海外是什麼感覺呢?但願世界可以時光倒流,回到2019年,重新做個正確的決定。今次比賽的另一個策略,就是不吃粥水,以往的個人經驗提醒自己,粥水升糖快上但亦快落,如要應對之後的上山路段必定乏力必死無疑。


果然今次上山能力大叔還是不弱,相比上次試路時間,表現尚算合格,可以在日落前抵達雞公山拍個靚照,然後施施然落山找教授支援大隊。一到水浪窩補給點,真的打個突,除了教授及老二之外,竟然還有大叔的女皇,她在海外賽事的野生捕獲能力確是第一,但就不曾在香港的山賽為大叔提供支援,到底教授花費什麼大法憾動女皇出山呢?在這個要槍有槍要湯有湯的舒適圈,怎麼可以抗拒再坐多會呢?不過現實是殘酷,比賽還是繼續,雖然大叔個人有點跌watt,但還是比24小時完賽提早很多很多,但之後需要越過多座大山,心情難免緊張凝重,必須小心行事,萬一贏頭輸尾,只會徒勞無功,枉費支援隊伍的一番體貼服務。麥四是大叔的後花園,時常練習bullet climbing,雖然在夜間做不出最佳時間,但路況實在熟悉,走得滿有信心。不過,此時卻留意到手錶出現不尋常現象,報時疏落、時速減半,心想可能是找不到GPS,「金翅大鑊鳥」,立即取出電話準備補充行走記錄,只可惜走在密林,甚麼訊號都欠奉;大叔無耐地走得極不專心,終於仆了一次街,心想還是暫時放棄,安全上路為妙。


入夜後山頂風勢加劇,來到彎曲山,好像打著十級風暴,整個大叔都差不多被吹倒。幸好避走高地之後,開始無風無浪,還樂見昂平帳篷處處熱鬧非常;雖然時間充裕,腳步還是不敢怠慢,前前後後還是充斥著懷著共同目標的參賽選手,堅毅不屈地在黑夜潛行。


好不容易才捱過一半的麥四,薄霧之中,來到沙田坳道,衝呀衝著支援大隊,大叔來了。終於重遇今早送返學的阿豆家長車,還有不幸地決定腰斬的跑友肌膚;感謝飯團、熱朱古力和按摩槍提供再生能源,充電一會便可再次上路。獅子山下,還是無窮無盡的上落樓梯,心裡一直提醒身體放鬆不用死力,肌肉運動效能大增,心率呼吸感覺良好,沒有過度疲勞警報,成功到達畢架山打咭;不過唯一缺憾,還是夜盲不敢走太快,上次試路在尾段PK,真的不想重蹈覆轍,重臨PK舊地,真是一個低級錯誤。後面位師兄好像非常趕時間一直跑,大叔卻保持極速力量行,似乎有時跑也未必快得過行。


終於走出大埔道,大叔乖乖利用行人天橋過馬路還拍照留念,但來到巴士站就真的嚇了一跳,以為入了侏羅紀公園,十幾廿隻大大小小野豬正在放肆地開餐,間中看見有位阿哥維持秩序,像極了飼養員。眼見出面正在開野豬派對, 大叔只好讓路躲進廁所補給。


零晨的金山路異常安靜,沒有攔路好狗,亦沒有搶劫馬騮,道路暢通走得安心,不一會兒便衝到城門燒烤樂園,卻看不到期待已久的啦啦隊夾道歡迎。原來他們一早已經在此守候,但天氣實在太凍,他們要避寒於車箱,當大家相認之後,殷勤款待便接踵而來,斟茶遞水保溫按摩,一應俱全,眼見這一班後生仔女,熱心主動有學識有理想,香港的未來一於交托給你們了。歡樂時光過得快,又是時間講拜拜,迎接最後大考驗;看看手錶,認認真真定出今次比賽的可行完成目標,不如來個sub21吧!

首先上針山打咭,依賴一雙已經完成80公里的腳仔,當然比預期時間慢,不過未到最後關頭都不可胡亂發力;正如今晚上草山的石屎路似乎又比以往都特別斜,只見前面總有數個燈影默默無言地上路。終於登頂,還是急急落樓梯到達鉛礦坳涼亭,重新覆核保暖裝備充飢舒筋,準備打大大佬衝擊亂石陣,海拔越高氣溫越低,幸好事前準備功夫做足,沒有遇上隱患難題;行山與做人一樣,上過高山便會遇上低谷,又或者應該正面地思考,攀過困境辛苦過後便是享受成果的時候,大叔還是相信上天是公平,請大家放長雙眼守候,老毛正等著招手,壞人終會落地獄。

經過空無一人四方亭,面前已是易行石屎路,再一次與寒風硬拼,頭腦變得額外冷靜,目標更見清晰。大帽山的今期流行是雷達站白波波旁邊的建築物上面的標語創作,一於「听党大话 跟党走資」、「法纪严鬼 风气正歪」。來到最後五公里,時間只剩下39分鐘,到底大叔可否做到sub21成績呢?如果以驚賊721的表現,相信沒有可能做得到,但無論如何,大叔帶著疲倦之軀,出盡啜奶之力,一於快馬加鞭,誓要做出個人最佳時間;但參加港百跑友都知道,最後一段路線是走回麥徑,不能快放,估不到的超闊石級隨時讓自己大賣老抽,切記謹慎為上策。


臨到終點,遠處出現人聲光點,隱約聽見:「係咪嚟喇?」大叔很自然便答係啦!雙腳終於踏在結實的土地之上,竟然發現有完成橫額可以衝線,心想這個虛擬活動真的招呼周到,還有幾步就可以衝線啦喂!咪住,有人話:「乜唔係華Dee嚟㗎!」朋友們立即很合拍地3秒3收起橫額,大叔心情由亢奮即時沉回沮喪狀態,但還是保持著謙卑笑容,靜悄悄到達蓮姐小賣部,買碗暖粒粒豆腐花加湯麵食過夠,順便來個終極集郵。


久等大叔的支援隊伍再次出現,一起與大會預備的道具獎杯獎牌合照,慶祝一番。大叔換好乾淨保暖衫,又變回一條好漢,安全打的返回家中,沖涼大覺瞓。

在此大叔再一次衷心多謝每一位同行跑友、支援隊伍和身邊經過的一草一木花鳥蟲魚。沒有大家的存在,這個將不會是我們熟悉的香港一百。大叔愛香港,香港人要加油。


至於成績,我認為是21小時吧!不過人總是貪婪的動物,下次又會想20小時,睇吓點!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HK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