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到世界最南端 渣打斯坦利馬拉松

Camille
發表於2015/11/06
1,93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斯垣利 (Stanley)是福克蘭群島 (Falkland Islands)的首府, 位於南大西洋,南緯 52度左右,距離南美洲南部海岸約500公里。



(圖片來源:Camille)


福克蘭群島是英國海外領土,經濟行政自治,防衛由英國國防部負責,人口約三千,主要集中在首府斯坦利,漁業及旅遊業為主要經濟來源。



(圖片來源:Camille)


我參加了今年3月22日舉行的渣打斯坦利馬拉松- 被國際馬拉松聯會 (AIMS) 評為最南的馬拉松,亦是全球十個渣打馬拉松之一,其餘包括: 香港、台北、新加坡、曼谷、吉隆坡、孟買、內羅畢、杜拜、澤西。


幾年前,我已打算到福克蘭群島觀看企鵝,由於機票昂貴,一直只有空想,今年成功以飛行里數,兌換了一張從智利南部城市 Punta Arenas 飛往福克蘭的機票,終於如願成行。



(圖片來源:Camille)


啟程前幾天,收到馬拉松主辦單位斯坦利渣打銀行行政總裁 Stuart 的電郵,字裡行間流露對我的關切,我回郵感謝,並留下已預訂民宿的名字。經過近四十小時的機程及轉機等候,從香港經美國達拉斯,到達智利最南的城市 Punta Arenas,停留了兩天,再接駁每週六中午的航班,飛往福克蘭,那即是説到福克蘭旅遊,最少要逗留一個星期。


從 Punta Arenas 飛往福克蘭,約一個半小時航機降落 Mount Pheasant 機場,一個軍用機場,由英軍駐守,保安嚴密,不准拍照,入境物品申報嚴緊,除食物外,還包括行山杖、露營用品等,從英國每週亦有兩班接載乘客的軍機到達。


從機場到斯坦利市中心,約一小時車程,踏進民宿不久,即見有人在找香港來的住客,原來正是 Stuart,真是喜出望外。當 Stuart吿知夫人Peggy原來也是香港人,我感到興奮莫名,臨近世界盡頭,仍有機會説廣東話,好親切啊!還邀請我到家中作客,品嚐住家米飯,真有一份家的感覺,亦正好在比賽前碳 。 Stuart 説今年參加馬拉松人數較往年多,共72人,只有我一名華人;另外接力組有22隊,還有3公里的歡樂跑。


比賽當日,早上氣溫約8度,微風細雨,參加者陸續抵達報到地點 - 渣打銀行,當地唯一的銀行,全行職員19人,總動員籌備賽事, Stuart 亦親力親為,並為參加者講解賽道情況。


比賽上午十時開始,起步㸃在銀行毗鄰的市政廳 (Town Hall),先向西跑2.5 公里,然後拆返,經過市政㕔,繼續向東跑,跑往島上的內陸機場,在12 公里位置折返,然後向西南跑上Sapper Hill, 約 21 公里折返,重覆之前路線,跑回內陸機場,再折返回市政廳,繼續向西多跑2.5 公里,然後折返市政廳,完成42.195 公里,限時六小時。



(圖片來源:Camille)


整條路線是沿著馬路旁跑,沿途有市民及往來車輛為跑手打氣,路線起伏不算大,卻要面對狂風冷雨的挑戰,有時更是逆風或側風,到了舉步維艱的最後幾公里,仍要奮力與風雨對抗,我問自己是否有點自討苦吃呢?


然而,沿路的義工亦在低溫及冷雨下幫忙六小時以上,真的比跑手還辛苦,有些更是父母帶著小孩一起做義工,支援跑手,送上飲品及朱古力,我帶著微笑向他們道謝,並滿心歡喜繼續跑,最後順利完賽,亦是最後一位在限時內返抵終點,後面還有幾位,更有一對軍人用步行完成,賽事不設收容車,待最後一位返抵終點,活動才結束,Peggy 一直在終點為完賽跑手拍照。



(圖片來源:Camille)


比賽翌日,跑手獲邀請到總統府茶聚,各人在嘉賓冊留下名字,我用中英文寫上姓名及香港,更高興與各國跑手再聚首一堂,拍照留念,除當地人士,也有來自英國、巴西、阿根廷、烏拉圭、南非、尼泊爾等地,而冠軍跑手是當地小學的一名教師,還打破歷屆紀錄。代總督致詞(因為總督回了英國),讃揚主辦單位,並多謝各參加者及義工,今年已是第十一屆,雖然天氣仍然是有風有雨,但較去年為佳,有助締造好成績。秉承渣打馬拉松的宗旨:Seeing is believing,馬拉松的收益幫助眼疾人士重見光明。



(圖片來源:Camille)


2016年的渣打斯坦利馬拉松在3月20日舉行,現已接受報名


延伸閱讀

挑戰北京馬 我的首個離港跑

Selina挑戰舊金山女子半馬 目標達成

狂風惡水與傷患 失控的 Lantau 2 Peaks

日本夏季最大規模 北海道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