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4TUC 2023】Nugo 初三凰徑遇險 幸得井原知一襄助 「He saved my life !!」

運動筆記HK 編輯部
發表於2023/01/30
4,86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香港尼泊爾跑手 Nugo Yamanath Limbu 今年 44 歲,移居香港十多年,經常參與本地的大少賽事,更是得獎常客。在今屆 25 位健兒之中,只有他與井原知一曾經是完成者,而他在 2020 年更以少於 55 小時的時間完成 ( 54小時 26 分 ),比井原在 2019 年的 57 小時 42 分快,實力看高一線,亦有不少人在推測他會否嘗試破 50 小時大關。



整個挑戰超過 300 公里,Nugo 進展十分理想, 僅使用 13 小時 10 分便完成 100 公里的麥理浩徑,隨後以 14 小時 19 分完成衛奕信徑,然後以 8 小時 55 分完成港島徑,進度十分理想,最後初三凌晨 2 時 44 分返抵梅窩,以 16 小時 47 分的完成鳳凰徑,橫跨四日,總完成時間為 56 小時 29 分,比他在 2020 年的 54 小時 26 分 慢了兩小時。


麥徑衛徑進展十分順利  先雨後曬未構成影響

在前 270 公里的路程 Nugo 大幅拋離其他選手,包括只用了 13 小時 10 分完成總長 100 公里的麥理浩徑。當他到達北潭涌時,第二名的井原知一才到浪茄,井原卻用 14 小時 14 分完成。

Nugo 在衛奕信徑也保持著 1 小時及十多公里的優勢。當 Nugo 22 日 10:26 pm 已到達赤柱峽道,用了 14 小時 19 分完成衛奕信徑,而當時井原才剛剛開始攀登小馬山時,他倆相差約 11 公里的距離。

似乎 22 日清晨在西貢的那場雨及稍後日間的和暖天氣對他並無多少影響。


圖:運動筆記HK


港島徑進展順利  卻在下山段犯錯損失近一小時

Nugo 整段港島徑也十分順利,遠遠拋離第二名的井原知一,甚知在完成港島徑後 ( 23 日 7:57 am ),由山頂前往中環碼頭時時卻出了意外,Nugo 在 8:15 am 至 8:20 am 之間乘車到達中環瑪頭,未有察覺去年大會已只容許參加者徒步到中環碼頭,被大會要求返回山頂重新徒步前往碼頭,否則便要棄權。無奈之下 Nugo 重新返回山頂再跑下山,加上由本來準備坐 8 時 30 的那班快船(需時 35 - 40 分鐘),變成坐 9 時 的慢船 ( 需時 50 - 55分鐘 ) 去梅窩。光船程相差 10 至 20 分鐘,加上班次相差 30 分鐘,共花多了 40 - 50 分鐘,相信對他也有不少壓力。


鳳凰徑前半進展理想 後半山嶺路段兩遇險情

Nugo 在鳳凰徑前半進展理想,在 1 月 23 日 9:57 am 到達梅窩開始鳳凰徑,比井原足足早了一個小時。雖然兩人也曾在梅窩歇息一陣子才起步,不過井原休息時間較長,將近一個小時,令兩者的距離更加拉開。Nugo 在 23 日 12:45 pm  到達水口村,井原要在 3:18 pm 才到達。就算當 Nugo 3:50 pm 在二澳大休時,井原才跑過石壁水塘不久。二人的距離相差 10 公里多。


在 Nugo 最後二十多公里路程,即是大約 23 日的晚間時段,由日間最高溫度為 21 度,突然跌至 16 度,加上山上的氣溫再低幾度及大風引起的風寒效應,Hugo 晚間在靈會山與大東山之間的山嶺路段一定比感到更為寒冷。加上 Nugo 在中途二澳及萬丈布也有短暫休息,相信也已出現體力下降,加上在山上出現低溫症狀,在靈會山的分水坳前便被井原追上。當時井原見 Nugo 有暈眩及疑似低溫症,故馬上為他披上風衣及陪伴一同前進,直至鳳凰山項才因 Nugo 一句「Let's race !」兩人才因此分開,井原便重新跑動,24 日 12:17am 返到終點,成為首名「完成者」時間是  54 小時 02 分。

Nugo Yam 在鳳凰山頂與井原分開後也前進得十分緩慢,據賽事總監 Andre Blumberg 轉述山上義工,「他已經跑不動了」,他大約在 24 日凌晨 12 am 左右到達大東山爛頭營。很詭異的事情發生,追蹤程式顯示他12:24 am 到接近雙東坳(蓮山花與二東山之間),之後卻在這段山路不斷來來回回,似乎是迷路。後來在訪問中他指當時很大霧,「手機網絡沒有信號,未能找到正確方向。」擾攘約一個小時,才開始往南山方向前進。凌晨 2:44 am,Nugo 安全返抵終點,以 56 小時 29 分完成。


圖:ViolanAlan


衝線時大感失望  險掉下男兒淚  向井原致謝並表示 「He saved my life !」

Nugo 到達梅窩時,賽事總監 Andre Blumberg 抱著他,他也顯得頗為激動,頻說 「I am sorry ! 」,更險些掉下男兒淚,未能好好言述事發經過,他形容這後半段鳯凰徑是他人生中經歷過最艱辛的一段路,他也是來自十分寒冷的地方,從未試過有如此經歷。



井原協助及陪伴 Nugo 渡難關  Nugo 也請他繼續不想拖累   二人盡顯體育精神  

Nugo 很感激井原的幫助,否則他應該會出現大問題,他更直言:「He saved my life 」。他們在鳳凰山頂分開後,Nugo 精神稍為恢復,便關心起井原,跟他說「讓我們比賽吧!」。其實他當時已跑不動,只能步行狀態下山。


Nugo Yamanath Limbu 在 2020 年的第 9 屆四徑,以 54 小時 26 分跑完,即使 Nugo 在最後 30 公里遇上多種挫折,今年仍是以 56 小時 29 分完成四徑。他與井原知一同樣第二次成為四徑完成者,也算時今屆挑戰的一大亮點。


在我們的訪問中,井原知一指出可能是因為 Nugo 太過疲累,睡醒來在神智迷糊之間一時不能辦別方向,這才導致迷失方向。他自己卻有個小習慣,睡覺前會先在地上弄一個箭咀指示方向,當他醒來後,便按方向前進便可。另外,井原也發現 Nugo 的 GPS watch 未能導航,當時 Nugo 只靠手機,一旦失去信號便會難以找出正確方向。



(圖:HK4TUC livettrac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