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Klaus-Dieter Knapp - 柏林馬最早起步最遲完成 不向命運低頭令人振奮

艾頓
發表於2022/09/28
2,02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如果說到柏林馬拉松最快跑手,相信大家都會想到 Eliud Kipchoge,但有一位參加者,他的強大的意志同樣振奮人心。今屆柏林馬拉松,大會專門為一位參加者在早上 7:45  提早開啟計時系統,他便是 66 歲的 Klaus-Dieter Knapp,一位柏林馬拉松的常客,2022 年已是他第 36 次參賽了,亦擁有專屬編號 605。

每年主持人也會像老朋友一樣向他打招呼,大會也會通知警察,會有一位參加者將經過 Großer Stern、Alt-Moabit、Reinhardstraße,那一段大約是前 10 公里的路線,然後領跑者和參加者便會從他身邊跑過。8 小時多後,他會一拐一拐地經過終點線。

然而,他在 1985 年首次參加的成績已是 3 小時 44 分,他的個人最佳時間更是 3 小時 27。作為一個業餘跑者,成績不俗吧。如今,他卻要接近 9 小時才能完成馬拉松。因為他患上了「不完全脊髓損傷」,使得他不能如正常人一般跑步,跑步時不能抬腿,跑鞋經常性拖著地面,跑姿好像隨時跌倒似的。奇怪的跑姿引也來旁人異樣的目光,令他感到不少壓力。不過,他卻曾說「對我來說,這比我過去的 3 小時 27 分成就更大,因為它 (完成賽事) 變得更痛苦。」


年輕的他享受著跑步的生活,不幸也悄然降臨

曾經他也是一位 sub 4 跑手,跟很多人一樣,因為看見朋友跑馬拉松,他也開始跟著練,跟著跑比賽。28 歲那年,1984 年的柏林馬拉松,他去到 Gotzkowskystraße 替兩位朋友打氣。然而,他一直待在那裡看著八千名跑手跑過,直到最後一位參加者。在一次訪問中他說道「他們各種各樣的跑姿令我馬上著迷。」兩晚之後,便請教他的朋友如何跑馬拉松。那個週末,他們便到雷貝格公園(Volkspark Rehberge)開始訓練。第二年便參加柏林馬拉松,初馬的成績便是 3 小時 44 分。一點也不賴。

他不只愛上馬拉松,也會參加超級馬拉松,亦有加入跑會,1988 年參加了 100 km Lauf Berlin,時間是 12 小時 42 分 15 秒,得到分齡組別第二。當他享受著跑步的生活,不幸也悄然降臨。1990 年他被診斷出脊髓有一個良性腫瘤。醫生已叫他要準備練習輪椅。他憶述可能早在 1985 年身體便有徵兆,他發覺他跑鞋的一邊磨損得特別厲害,當時他並不曾意識到是因為一個腫瘤。

Klaus Knapp 在 2012 年參加 「Run of Spirit」的情況 (來源 : Joanne Cybon @germanroadraces.de)


因為熱愛  從未停步

可以,他並不想妥協,馬拉松對他是無比重要。「當大多數人每年也在期待著聖誕節的到來,我卻盼望著柏林馬拉松的日子。我會把一年一分為二  --  比賽前及比賽後。」Knapp 「起初,我根本沒有想過馬拉松對我是不是有好處,我只是想跑馬拉松;然而,我卻發覺,馬拉松令殘疾延後了五六年。」

2017 年 Knapp 越過終點線完成了以 8:52:50 完成了他第 22 次柏林馬拉松 ( 來源:Canadian Running Magazine )

1991 年,他在柏林馬的完成時間是 3:46:00,在 92 年變成 4:47:55,疾病的影響開始浮現,到了 2017 他以接近 9 小時完成了他第 22 次柏林馬拉松。另外,他也有參加超級馬拉松,在 2001 年,他參加一項在 Brühl 舉行的 12 小時賽「Internat. 12 Stunden Lauf Brühl」,成績是 63.552 公里,之後在 2011 年及 12 年也再次參加,成績分別是 46.049 公里 及 52.128 公里。這個成績比一些健康跑手還要好。雖然他的速度已大不如前,但他從未放棄,繼續參與馬拉松及超級馬拉松。

他也表示「12 小時的跑步要容易得多,因為沒有掃尾車。 掃尾車對我來說是一個額外的壓力,會令我的身體問題惡化。」


坦然接受  卻絕不向命運低頭

「對我來說,這比我過去的 3 小時 27 分成就更大,因為它 (完成賽事) 更痛苦。」 Knapp 會按他的方法跑自己的比賽,他會與藍線保持距離,以免阻礙其他跑手。他笑說:「我在其他人最慢的地方跑得最快,在濕滑的路面上,在香蕉皮和塑膠杯上。」這樣他的右腳就不用抬高就可以滑過地面了。

他仍在雷貝格公園練跑。那裡不少人也認識他。「有些人依然像盯著傻子一樣,但我也習以為常。」 被人側目也令他夏天躲到芬蘭北面拉普蘭區 ( Lapland ) ,他每天都在那裡訓練。

至 2022 年他參加了共 36 次柏林馬拉松,當中提早起步 22 次,早已成為了柏林馬拉松的標誌性人物。不過,他曾在不只一次訪問中表示真的不想受到那麼多關注。 「我寧願與其他殘疾參加者一同起步,有兩三個跛子一齊就好了。」

Klaus-Dieter Knapp 是一名自由工作記者和翻譯員,他寫了一本傳記,記載著自己的馬拉松故事。


2017 年  Knapp 越過終點線的一刻
( 來源:柏林馬拉松 Facebook )

補充資料 : 


脊髓損傷 ( Spinal Cord Injury ) 包括脊椎管內的神經損傷,分為完全損傷和不完全損傷。 大多數的脊髓損傷是由脊柱損傷引起的, 脊柱損傷後,影響脊髓傳送和接收從大腦向人體控制感覺, 運動,自主功能的系統發出的指令。損傷的位置和程度會直接影響人體不同部位的功能運作。以頸椎損傷為例,會影響四肢,嚴重的案例可導致四肢全癱。若是胸椎或腰椎損傷,則會喪失下半身的機能和活動能力。不完全損傷的病人在損傷水平以下還有一些感覺和運動功能, 其脊髓還沒完全損壞和癱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