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正常跑馬拉松】馮堅成 Facebook 撰文 望港府不要摧毀體育產業鏈

馮堅成
發表於2022/09/21
1,044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田總早前宣佈,取消原定於,2022 年 11 月 20 日舉行的渣打馬拉松,事件一直發酵,政府當然說沒有錯,同時問田總為何差幾日都唔等得?一天後峰迴路轉,田總宣佈將於 2023 年 2 月 12 日舉行賽事,相關的風波暫告一段落。

作為體育新聞從業員,以及過去的參加者,有必要說清楚,此項盛事的重要性,因為攪好一項盛事,並不是兩個月就足夠,田總的確係唔等得。

渣打馬拉松、國際龍舟邀請賽、浪琴國際賽與香港國際 7人欖球賽,同為香港世界頂級體育盛事,歷史悠久並讓世界所認識。過去的日子,年頭跑馬拉松、3 - 4 月睇欖球、夏季扒龍舟、年尾國際賽馬,為香港體育產業貢獻良多,「盛事之都」並非浪得虛名。

龍舟運動與香港息息相關。疫情前,國際龍舟邀請賽是香港每年的盛事。(圖 :香港國際龍舟錦標賽 Facebook)

2020 年 1 月開始,香港一浪接一浪的防疫政策,摧毀了整條體育產業鏈,與香港的街舖一樣,百業蕭條。國際龍舟邀請賽移師泰國舉辦,7人欖球賽雖然復辦,但傾向「閉環」是完全趕客的舉動。入場參與 7人欖球的外國人,視此項事賽為一年一度的嘉年華會,無論賽事以及賽後到蘭桂坊,都是一次極佳的旅遊體驗,閉環管理等於開演唱無人入場,這樣攪黎做乜?過去英超亞洲挑戰盃,香港是英超賽會首選的亞洲地區,香港無論軟件配套,賽事製作水準,都達到世界級水平,可是這些體育品牌盛事,先後因防疫政策,與香港話別,甚至一去不復返。

香港絕對有人才以及能力,承辦任何世界級體育賽事,現在卻無奈地拱手相讓其他國家。

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 Hong Kong Seven 是一票難求的盛事 ( 圖: 維基百科)


近 3 年因疫情取消了兩次渣打馬拉松,在停辦前渣馬的報名人數自 2012 年開始,每年都超過 7 萬人,數字佔香港整體人口 1 %,參與人數相當驚人。上屆復辦只有 18,500 人可以參加,較之前的人數銳減四分三。當全球的運動賽事都回復正常,運動員不用檢測、不用撩鼻,觀眾不用戴口罩,明年舉行的渣打馬拉松,又是否要「左撩右撩」才能參加? 0+7 檢疫政策,外國選手就算你給予 0+7,也不一定會來參加,因為香港防疫政策已完全與世界脫軌,無論中小學生、社會服務機構的院舍,這兩年的防疫疲勞,有甚於足球員的世界盃後遺症,極之厭倦與疲累。

2021 年,在疫情之下渣打香港馬拉松復辦,只有 18,500 人落場 (圖 : 渣打香港馬拉松 Facebook)


足球有心人羅傑承先生,本想在 2020 年夏天,替香港的東亞運金牌功臣,陳肇麒與陳偉豪在大球場舉行告別賽,以答謝兩位多年征戰香港的汗馬辛勞,同振興經濟與體育,因為跳舞組群與防疫政策,他們在最高榮譽舞台告別的機會被奪去,這些畢生遺憾,又有誰可以補償?這次復辦馬拉松,希望有關當局大刀闊斧,把防疫「緊箍咒」除去,正正常常攪一次賽事,如果舉行與上屆一樣規模的賽事,也只是聊勝於無。


為何復常舉行渣打馬拉松是這麼重要?由 2016-2019 年,渣打馬拉松連續四屆成為國際田聯金道路賽事,大幅度削減名額,會減低賽事認受性,爭取國際田聯認可要十多年時間,被剔除賽事只需一年半載。渣打馬拉松是香港運動界多年努力的成果,並不是一些人自吹自擂或哀求其他人體諒得來。


之前有官員說,為何渣馬上屆可以兩個月籌備,為甚麼這次不可以?因為牽涉很多人力物力。香港足球興盛時,逢星期三與星期六,一般不會安排賽事在大球場,因為港島區沒有足夠的警力與交通疏道。大球場 3 萬人與馬場數萬人,並不是港島警區可以應付。過去我參加過渣打馬拉松賽事,全馬涉及的封路範圍廣闊,政府需要預早在各公路設電子告示牌,提醒駕車人士,以免交通擠塞。過去某些社會服務機構,在科學園籌劃一個簡單的步行籌款,都要兩至三個月前,與馬鞍山的分區指揮官商討,而且並不是一兩次會議可以完結,當中涉及嘉賓的保安等問題。

此外,封路時間涉及賽事人數的多少,在舉行兩個月前,田總未得到政府回覆人數與賽事規模,又何來策劃工作與開展報名?處理二萬人與7萬人的人力資源是有分別,為何兩個月是足夠?還有現時與中國通關問題也是比賽的一大「卡頓」位,不少貨運都未能準時送抵。田總相關的印刷與宣傳品的物流時間,肯定較過往倍增,在開始前兩個月各項配套全都未落實,11 月取消賽事,在籌辦者角度絕對「合情合理」。

現在有半年時間,讓田總重新規劃渣打馬拉松,希望 2023 年渣打馬拉松能撥亂反正,不再加上任何無謂防疫措施,令所有參加者更好地參與體育。前文提及有傳7人欖球賽,以閉環形式舉行,此舉是嚴重危害香港體育產業。沒有觀眾的比賽,運動員甚麼也不是。

體育旅遊能帶旺經濟,是不爭的事實。過去本人曾經採訪 2016 歐洲國家盃,當時在法國無論是巴黎、馬賽、里昂、尼斯、波爾多的旅遊區,都有不同國籍的遊客,而周邊的商舖人流更是絡繹不絕,當中的經濟價值,是顯而易見,並不是像某些人說體育沒有經濟貢獻。可悲的事,香港官方對待體育盛事,攪完交單就算數,從沒有將經驗整合,與旅遊業一併發展,粗俗點說,「有金都唔識執」。

防疫到底何時了,香港人與我一樣,都不知何年何月才得償所望,不掃碼、不打針、不檢測,不戴口罩。這次渣馬回復在 2 月份舉行,在運動角度肯定是好事,至少大家在較低氣溫下作賽,中暑機會也減低。運動不涉政治是一向工作的信念,這數年來,所有的運動行業都受到政治環境所影響。體育場地封場、中小學打齊針才准參與課外活動,在室內與室外使用政府設施,所有人都要用安心出行,很多老人家因此而減少運動。表面上是成功防疫,市民缺少運動的醫療成本,又有誰來負責呢?這次復辦馬拉松,希望政府減少作無謂的指導,聽取田總的專業意見,全面配合攪好比賽,不再在政策上架床疊屋。運動是能夠將國民連成一線,消消社會戾氣,這數年的抑壓社會氣氛,實在需要一次似樣的運動比賽,讓香港人消消氣。政府應放棄固步自封,以體育專業角度出發,若不是,2023 渣打馬拉松唔攪好過攪!

香港經濟、民生、體育,還有輸的本錢嗎?

來源:馮堅成 Facebook

(圖 : 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 )


follow : 馮堅成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