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精英跑團】打造港版實業跑團,推進香港長跑成績

運動筆記HK 編輯部
發表於2022/05/20
3,123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TeamSOLO 是一隊由香港精英男跑手組成的跑團,目前有五名「創始」隊員,分別是黃啟樂、尹焯熙、鄭澤瑭、劉峻崚、陳鎮榮,以及團隊靈魂人物 Nick 所組成。他們這個組合是史無前例的,成員小至20大至29歲,許多成員均曾擁有香港排名。TeamSOLO 期望可以以新帶舊帶領下一代長跑運動員突破一座又一座高峰,幫助香港整體長跑成績能夠更上一層樓,並在未來打造港版的實業跑團,為更多香港精英跑手提供全職運動員的體驗。


TeamSOLO 的由來

TeamSOLO 是由黃啟樂(呀樂)帶出的一個概念並由 Nick 負責實行的,而這個構思從 2021 呀樂在渣馬奪冠便開始……

呀樂分享到:「自己成為自己的教練已有一段時間,日常除了應付訓練更要花心思設計訓練感到有點吃力,並且在心態上亦缺少了教練的支撐。在感到疲倦之際,當我與其他長跑運動員傾談時卻發現我不是個別例子。原來很多運動員在大專以後便開始感到迷惘或沒有教練,香港田徑界比較著重學界,以致很多運動員在大學後便依靠自己發展。如我身邊同期的運動員,很多都不再跑步了。既然有這麼多的個體運動員,這些運動員仍在堅持是因為很熱愛這項運動,既然如此何不將他們聚在一起。

而過往呀樂亦曾向外國教練購買訓練計劃和一對一訓練,最終訓練成果亦十分理想,因此啟發他把這個訓練模式套用到團隊的訓練上。

 

TeamSOLO 的背後理念

TeamSOLO 的名字源於「We Run SOLO as A Team」雖然長跑是一門個人運動,但是一個成功的跑手並不能單靠個人的努力,背後仍需要團隊的支持,如隊員之間互相鼓勵,才能讓跑手可以跑得更快。因此, TeamSOLO 由兩大原則所支撐—信任與尊重,這兩大原則是不只是跑手間存在,而是背後的支援團隊與跑手之間亦會存在。並且 TeamSOLO 期望能夠打破現時香港長跑界的種種限制,讓精英跑手之間能夠有更多的交流和共同訓練,提升香港長跑界的競爭,讓更多跑手的成績能有所突破。

TeamSOLO 的名字源於「We Run SOLO as A Team」


TeamSOLO 的架構

現時 TeamSOLO 的五位「創始」隊員為黃啟樂、尹焯熙、鄭澤瑭、劉峻崚、陳鎮榮,他們都是奪得過不同香港排名的長跑名將,而 Nick 是團隊的經理人,為團隊打點一切對外以及對內的事務,讓五位運動員可以專心練習。團隊目前亦有品牌贊助運動員裝備、物理治療支援,以及力量及體適能訓練團隊提供科學化的系統訓練。讀者可能會感到疑惑:「一個跑團怎麼只有跑手和經理人卻沒有教練?」

原來 TeamSOLO 的訓練會有加拿大半馬紀錄保持者 Rory Linkletter 提供訓練計劃及線上諮詢,讓跑手能夠學習到外國的訓練模式。這時讀者可能也會與筆者有同樣疑問:「為何會選擇外國教練?」Nick 解釋到:「正如大迫傑亦會去美國學師,雖然不同人種的體質各有不同,但現今世代的訓練是科學為主,所有教練都是以數據、研究設計訓練計劃。並且希望透過 Rory 的訓練計劃,為香港引入更多外國的訓練方式,使香港的長跑訓練模式能有所突破。」

加拿大半馬紀錄保持者 Rory Linkletter 擔任 TeamSOLO 的教練

 與教練保持緊密交流是訓練重要的一環,在計劃比賽、從而設計訓練課表,訓練前後與教練溝通訓練的重點、感覺、數據等。Nick 坦言目前這個訓練模式仍在試驗階段,因香港的情況與外國不同,如濕度、溫度、跑手不是真正的全職運動員等等,所以跑手仍需要向外國教練解釋訓練不能完成的原因以作調整。


TeamSOLO 為何稱之為男團?又與其他跑步團隊有何區別?

根據剛才的成員介紹,相信讀者們都會留意到 TeamSOLO 的只有男成員,而背後原因卻是跑團的理念。 Nick 解釋到:「TeamSOLO 的理念是讓運動員可以一起訓練,但香港男子女子跑手的能力上有差異,因此很難可以讓所有隊員一同訓練。當然未來不排除會有女子成員加入,但需要時間籌備。」當然有很多因素會限制了其他精英跑手加入,如跑手與本身教練的關係、品牌、能力、生活、時間、工作等等各種因素亦需要考慮。

TeamSOLO 的理念是讓運動員可以一起訓練

營業方面,TeamSOLO 沒有向隊員收取會費,跑團的營運方式亦不是靠開班收教練費賺取收入;現時依靠合夥人的投入去維持團隊日常運作,以及品牌的商業上的支持,希望未來獲得更多商業贊助繼續營運落去。 

Nick 分享到:「TeamSOLO 與跑會的出發點不同,傳統跑會比較著重跑步的普及化向發展;而跑團的目標希望做到「精英普及化」,即長遠能夠讓更多能力、對跑步有熱誠的跑手都可以透過團隊追尋自己跑步的夢想。

TeamSOLO 的目標是助香港「精英普及化」

事實上現時香港跑步普及化已經提升了很多,日常都能看到很多市民在街上跑步,每年的渣打馬拉松亦吸引很多人參與。然而,跑步的精英化未能做到普及化。香港長跑界的頂尖層次過去多年都只有姚潔貞、陳家豪等等數位跑將,近年亦只有黃尹雋、謝俊賢、黃啟樂等少數新晉跑將。當然,香港難以出現更多精英跑將背後亦有很多現實限制,如要上班上學、前景等等……長跑運動員若要成為精英跑手便需要犧牲很多時間成為全職運動員,如精英跑手需要早晚各一課練習,中間亦需要體能訓練、休息等等。因此 TeamSOLO 的理念與普通跑會不同,他們是希望「精英普及化」而非單單「普及化」。 Nick 認為既然外國可以有 Tinman Elite,香港亦可以有自己的本地品牌 TeamSOLO。長遠而言則希望可以成為如日本盛行的實業跑團,有企業能夠支援運動員出賽、日常生活所需等等。


TeamSOLO 被形容為一個試驗場,到底想試驗甚麼?

TeamSOLO 的創辦人之一 Nick 及呀樂常形容團隊像一個試驗場,原來他們想試驗商業性質營運跑團的方式在香港是否可行。其實商業性質營運跑團的方式在國外並非新鮮事,如在長跑文化盛行的日本,畢業後加入長跑實業團更是一個普遍現象。正因為日本有一個良好的長跑就業系統,企業願意投放資源去培養跑手,讓更多的有潛質的跑手願意成為全職運動員,因此日本跑手不會認為全職跑手是沒有前景的職業。

Nick 坦言現時香港未有這種風氣,跑步讓人感覺都係業餘和興趣,但若要將香港的長跑成績再推進,這種感覺便會阻礙了香港長跑界進步。因此唯一方法只有「跑步精英普及化」,期望可以讓精英跑手的數量增加。當精英跑手的數量增加,競爭便會增加,香港長跑的整體成績便可以提升。TeamSOLO 就是一個想試驗一下類實業團嘅營運方式在香港能否實行的地方,特別在營運方面,能否做到收支平衡,負擔到跑手訓練、海外集訓、比賽、日常生活等等各項基本支出,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全心投入訓練。現時跑團仍在起步階段,雖然很多開支仍需跑手負擔,但已經踏出了第一步,作出了一個新嘗試。

TeamSOLO 期望在將來能夠讓跑手無後顧之憂全心投入訓練 


TeamSOLO 只為推動香港長跑界發展而努力

TeamSOLO 的概念在香港是全新的,最初成立的出發點沒有想怎樣改變跑步界,只是純粹地做一件對運動員有益的事,讓運動員享受一同訓練,一同進步的樂趣,結果如何尚未可知。Nick 希望 TeamSOLO 這種模式的跑團既可以讓香港的長跑成績進步,讓企業或品牌發現這種模式在香港是可行的,鼓勵到更多類似團隊組成,產生良性競爭,逐漸發展出如日本的跑步實業產業鏈,達到「精英普及化」的目標。當運動員成為產業鏈的一部份,職業跑手可維持到生計,降低成為全職運動員的機會成本,長遠而言便可吸引更多有潛質的跑手投入跑步事業,推動香港長跑整體成績。

Nick 最後亦坦言這件事是充滿實驗性,縱使這件事最後可能失敗,但只要跑手享受到這段一同揮灑汗水的時光,跑手的成績都有所進步,這件事也算是成功了。


TeamSOLO 是一個讓運動員實現自我,能夠單純地做自己最愛的平台

其實多年來香港有很多充滿熱誠、有潛質的跑手,原本他們可以跑得更遠、跑得更快,奈何現實讓他們在追夢道路上卻步,未能實現到自己最好的一面,充分發揮到們在跑步上的潛能。Nick 分享到:「TeamSOLO 可以讓跑手實現自我,即他們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成為一名全職運動員,全職運動員是指可以有一個團隊支援,可以不用煩惱太多,只是單純地跑步。很多運動員因生活所逼而試過不同的身份,如賣保險、送外賣等等,而問到他們最喜歡的身份時,很多人都會認為是運動員。因此我們期望 TeamSOLO 可以助跑手解決這些現實考慮,真正發揮到跑步的潛能。」

Nick:「TeamSOLO 能讓跑手做他們最愛的事情!」


TeamSOLO 只有運動員,沒有身份、階級之分

任何人在不同地方都會有不同的身份,不同的階級,如前後輩、上司與下屬、教練與學生等等,而在 TeamSOLO 裏不管你是跑會的總教練或是三鐵港隊的教練,每一個成員都回歸番最純粹嘅身份—運動員。所有人的目標都是想跑得更快,突破自己。


香港長跑名將都願意加入 TeamSOLO 的秘密

TeamSOLO 的創始成員都是具有豐富經驗的跑手,為何他們會願意離開原有的訓練模式,加入 TeamSOLO 呢,各成員有以下看法:

圖左:鄭澤瑭 、 圖右:尹焯熙

鄭澤瑭:「一開始聽到 Nick 介紹 TeamSOLO 讓我覺得這個地方是想幫到運動員的,讓我想加入。並且我的背景是學生而這些年跑步的狀態都是浮浮沉沉。想到既然現時仍是學生身份,便趁這幾年搏一搏。並且團隊有不同的訓練夥伴和支援,整個理念也很好便加入了。

尹焯熙:「其實我在決定參與之前猶豫了片刻,因為從未與一群人訓練,亦不知道這個團隊能夠維持多久。但加入後發現這個團隊各方面的支援也很充足,並且日常教跑已經常常要顧及學生的訓練計劃,練習又要教班便會使人很亂,很難可以很穩定地幫自己處理一些事情。當發現有一個地方可以不用煩惱任何事情,只需要全心投入訓練中那麼便加入嘗試。


陳鎮榮:「認為這個地方可以讓我可以體驗到全職運動員的生活,並且創辦人對這件事的認真程度讓我決定加入了。」


(圖/ lampson)

劉峻崚:「我當初加入的原因十分簡單,因為大家有目標,繼續想突破、追夢,以團隊形式練習,互相推動下,訓練效果更好。


黃啟樂:「其實我是求快求變,看到疫情期間很多事都變了,即使比賽亦要限名額,開始看到下一代甚至下兩代開始有青黃不接的狀況,因為運動員都沒有目標了,亦因疫情而看清了整個跑界的發展原來是這樣,而變得很無希望。因此 TeamSOLO 的成立亦希望可以讓人覺得可以改變未來看到希望,可以看到跑界有另一條路可以走。以往跑界會有很多固有想法,如跑步便要這樣和這樣,完了學界便放棄跑步或自己練習。如果說在長跑軌道上會否有更多的後路可以鋪, TeamSOLO 就是去鋪這些後路的可能性,為跑界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成員對加入 TeamSOLO 後的感受

成員都在加入 TeamSOLO 訓練了一段時間,他們都認為該跑團與以往加入的跑團有所不同,亦為他們帶來了很多轉變……

圖左:陳鎮榮 、 圖右:鄭澤瑭  (圖/ lampson)

陳鎮榮:「與其他跑團最大的分別在於我們會接納更多元文化,不會有門戶之見,很清晰感受到團隊的目標是推動香港長跑成績更上一層樓。


黃啟樂:「成立 TeamSOLO 後我能夠更專注於訓練上,因為有教練提供指引讓自己不用過分思考,有時過分思考或會限制了自己的發展。並且有隊友的支撐讓訓練變得更容易,如過去的一課訓練中需要他們跑 400m X 12,隊友間互相帶頭使到既有比賽的感覺,又有目標及動力完成課表。在訓練後他們亦會討論課表內容,隊友的想法使到有更多新想法出來而讓他們在一個訓練上能夠有更多的得著。當日後遇到類似的問題,可能在以往的訓練中曾與隊友討論過,使到能應付得更得心應手。」


鄭澤瑭:「TeamSOLO 是參考外國教練的訓練,亦有固定的訓練模式,因此會更精英化和更有系統。如每次訓練後亦會向外國教練報告訓練數據,當教練分析後便會再提供下一課訓練內容給我們。而香港一般的跑團以興趣為主或以跑班為主,因此一般跑團的針對性會較低。此外, TeamSOLO 與一般的跑團出發點不同,運動員的訓練亦是度身訂做更有針對性,亦是一個很好的訓練平台,有很多差不多水平而不同類型的跑手一同訓練。


尹焯熙:「我已有十年的跑步經驗,頭數年亦有與跑團一起訓練的經驗,而近七年都是以線上教練的模式獨自訓練,因此這些年來失去了一夥人一同訓練的熱血感覺。自己訓練可以遷就自己的所有事、速度,因此一開始來到這邊是有點不習慣。過了兩三星期後大家一齊練既感覺氣氛,讓我重新變得熱血,並且練完後成員可以分享各自的看法是很開心。而在香港能夠找到這個規模和差不多水平的跑手一同訓練,是幾乎不可能的,香港較多是需要低水平的運動員陪高水平的運動員訓練,而這次是差不多水平的運動員一同訓練,並互相推動。期望未來可以有更多不同精英跑手加入團隊,使到團隊能夠更精英化,所有隊員能夠去到更遠的目標。」


劉峻崚:「Team Solo 行精英路缐,大家的終極目標是可以成為一隊職業隊或者實業團,這是與其他跑會的分別。當然要成事就先要有成績,得到關注先會再有更多資源。而加入團隊後最大的改變是有一班好隊友的扶持,畢竟要平衡工作和訓練,難免有沮喪嘅時候,但得到隊友嘅扶持,心態上能夠保持正面樂觀。」

 (圖片由TeamSOLO 提供)

這種新跑步團隊模式在香港才剛剛起步,期望 TeamSOLO 能夠愈來愈好,能夠為香港培育更多優秀的精英跑手,亦期待能夠收到 TeamSOLO 的成員在黃金海岸創造的好消息。


Instagram 連結:TeamSOLO 


鳴謝 TeamSOLO 接受訪問

訪:FY/ Nadia

文:FY

圖:Bang Tsang

封面圖片: lamp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