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Alone】攀岩結合越野跑連攀香港三大岩壁 張志輝 Paul Sir 專訪

La Pau
發表於2021/05/04
74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人稱 Paul Sir 的山藝教練張志輝,20 多年前開始接觸登山運動,涉獵行山、攀石、越野跑,2019 年曾擔香港攀山隊的副隊長,代表香港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上月30日他的紀錄片《 Project Alone 》正式發布,紀錄他去年年尾以 Rope Solo 結合越野跑方式攀爬魔鬼山、飛鵝山及獅子山,一己之力在一日之內完成連攀香港三大岩壁。


Paul Sir 和山的故事,要從 20 多年前,還在求學階段時偶然認識到負責行山活動的社工說起。參與行山和露營的活動,讓他找到學業以外的滿足感,因為愛山,他更為了挑戰更多行山路線而嘗試攀石,愛上攀石。多年來亦有多次到海外攀登高海拔山峰的經驗,向更高難度的追求,讓他意識到需要加強體能和對不同地形的掌握,因而開始跑步和越野跑訓練。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Photo Credit to Vincent Chan

Paul Sir 接觸過多種戶外活動,無論攀雪山、攀石、越野跑均有涉獵


「對我來說,珠穆朗瑪峰就只是世界最高的山峰。」
上完珠峰在登洛子峰 成首位連攀兩峰的香港人

2019 年 5 月 22 日,Paul Sir 與盧澤琛、黎樂基組成的攀山隊成為首支踏足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頂的香港官方攀山隊。

Paul Sir 擔香港攀山隊副隊長登上珠穆朗瑪峰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被筆者問到,攀珠峰對於攀山家的意義時,Paul Sir 回答,「對我來說,珠穆朗瑪峰就只是世界最高的山峰。」 在門外漢的眼中 8848 米的數字的確是幾近高不可攀,但 Paul Sir 非常耐心地為筆者解釋,實際上現時攀珠峰已轉為當地的商業活動,由每年都有的攻頂排隊人龍新聞中,那些山脊上登山者肩碰肩、一個接一個的畫面中已可見一二。 「珠峰雖然海拔高,但是相比很多較低海拔的山峰並不算高難度。」

珠穆朗瑪峰攻頂人龍沿山脊蜿蜒,早已經不是新聞。//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追求高難度的 Paul Sir ,也因而在珠峰攻頂後沒有和隊友們一起下山,而是繼續向 8516 米高的洛子峰進發。洛子峰雖然高度和名氣都不及珠穆朗瑪峰,但技術和體力要求則高得多。「在洛子峰攻頂時,鄰近山頂位置,我遇到一具面朝山頂,倚著岩石蹲坐的屍體,那一個畫面給了我很大的衝擊。」Paul Sir 表示出發之前已預期需面對屍體,也做足心理準備,但當親眼目睹時,他的反應比他的想像來得平靜。「親眼看見當下我反而很平靜,更多是反思攀山對自己的意義。」

登頂珠峰之後,Paul Sir 緊接攻頂洛子峰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完成珠峰攻頂之後 原計畫赴美挑戰「Big Wall」

登上世界最高峰後,Paul Sir 原計畫赴美國優美勝地國家公園挑戰「酋長岩」。比起珠穆朗瑪峰,讓全世界的攀岩運動員趨之若鶩的酋長岩,或者更稱得上是 Paul Sir 的終極目標,「攀爬酋長岩對於我們這些一般人來說需要一個星期,但是之前美國攀岩運動員 Alex Honnold 以 Free Solo 形式只需 4 小時就已經完成。」

**酋長岩(El Capitan)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內的一塊巨大的花崗岩。整塊石頭高900餘米(3,000英尺),是世界上最大的單體花崗岩。亦是世界攀岩愛好者的聖地之一。**

El Capitan 是一座幾近垂直的大岩壁,是很多攀石愛好者的終極目標之一


除了酋長岩,Paul Sir 還有另一個目標就是希望有機會挑戰美國巴塔哥尼亞山區(Patagomia)其中一條經典的攀爬路線 — Mt. Fitz Roy。

Mt. Fitz Roy 是 Patagonia 山區最具代表性的路線之一,其獨特的山形也是品牌 Patagonia 上山形 logo 的來源

無奈受到疫症影響,Paul Sir 的海外計畫只能擱置。留在香港不甘停步的他,去年曾經自發用 13 日走遍香港 100 座山峰,成為香港「Kill 標王」。

走完百山後他忽然萌生嘗試「 Rope Solo 」攀上獅子山的念頭。「雖然我以往有不少攀石經驗,但 Rope Solo 是我從來未試過的。」「 Rope Solo 」即是有保護的單人攀爬方式,在沒有其他人輔助的情況下,整個攀爬過程包括上繩及收繩都要由個人完成。有了挑戰的構思後,Paul Sir 與 Patagonia 分享,結果很高興得到他們的支持,更提議將過程拍攝成為紀綠片。「和導演 Tony 見面之後,他同我講只爬獅子山對你來說太輕鬆,不如想辦法加大難度。」有 Tony,Karen 和 Vincent 三人的攝製隊伍加入,給了 Paul Sir 更多意見,讓他的想法更加完善。

挑戰之前經過,經過密集訓練和討論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而《 Project Alone 》貫穿三大岩壁的想法,說起來也是受啟發自 Alex Honnold 與他和搭檔 Tommy Caldwell 在 2012 年一日之內完成美國優美勝地國家公園內三個大岩壁的壯舉。「我希望以最原始的方式,即是不需要乘車的方式和將整個挑戰控制在日照時間之內完成。」最終 Paul Sir 選擇結合越野跑和攀岩,以一己之力連攀三座山。從萌生 Rope Solo 形式攀登獅子山的想法開始,經過訓練和多次測試將裝備減至最精簡,到紀錄片攝製隊加入,完善整個挑戰方案,共歷時接近 6 個月。


Paul Sir 的攀岩紀錄片《Project Alone》4月30日正式發布。


Paul Sir 在 2020 年 12 月 28 日進行挑戰,清晨 6 點半從油塘出發, 先攀爬魔鬼山的「戰爭迷霧」,大概上午8時完成。「戰爭迷霧」是現時香港最長的運動攀登路線。然後他在魔鬼山炮台接上衛奕信徑第三段,等五桂山、過馬油塘、經大牛湖、井欄樹到飛鵝山,約上午 10 時半抵達「日落裂縫」,上繩攀登飛鵝山一段的岩壁。至中午 12 時 18 分登上飛鵝山後,他再經象山落到飛鵝山觀台,沿沙田坳道跑到獅子亭,之後經山路繞至回歸亭,最後攀爬獅子山的崖壁,登頂獅子山。由清晨出發,至下午 4 時 3分完成,歷時 9 小時 30 分鐘,完成魔鬼山、飛鵝山及獅子山的香港三大岩壁,全長 17.28 公里,總攀岩高度 333 米。


經過近 6 個月的準備,Paul Sir 終以意料之外地快的 9 小時 30 分完成挑戰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最終以 9 個半鐘時間完成,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原以為需要 12 個鐘才能完成。」筆者原以為經過近半年的準備,對日照時間,體能訓練等事事講究,甚至多次嘗試,從帶備 16 個登山扣,減至 15 個、14 個,最後只帶最精簡裝備的執著下,最終 9 小時 30 分鐘的完成時間應是在 Paul Sir 完美控制之內,怎料 Paul Sir 的回答卻讓筆者「大跌眼鏡」。


「整個挑戰過程中,最難忘的一刻就是在獅子山上將攀山繩掛上第 4 節最頂一個扣上的瞬間。」

 整個挑戰對於 Paul Sir 來說,最「大魔王」的一段就是獅子山的最後兩節攀登,在攀岩之中亦被稱為「Crux」。除了路線之中難度最高的一段,也是來到挑戰的尾聲,無論是體能還是精神都已經有所下降。他更坦言,第 4 節岩壁即使是在練習中,也沒有試過順利地一次過完成,因此心理壓力也非常大。「最難的一段,我的左手捉住一個很小的把手位,右腳舉起跨上石壁差點抽筋失手墮下,非常驚險緊張。」


Paul Sir 攀至最困難的一段時,紀錄片背景音樂也戛然而止,讓觀眾也隨著風聲和繩索聲屏住呼吸,緊張感十足 // 《 Project Alone 》截圖


說到完成「Project Alone」的感受,Paul Sir 希望籍自己的經歷,告訴學生和觀眾,成功與否不應單憑社會地位的高低來判斷,引述 Paul Sir 在紀錄片末的一席話:「我們登山的人常常都會問題,究竟你會不會追求高度?難度?對我來說,我不會問自己是否要爬到最高最難,我覺得意思不在這裏。要問問自己內心,做這件事有沒有一個滿足感。」


張志輝 Paul Sir 小檔案

Paul Sir 是香港少數登上珠峰的攀山者,也是香港第一位攀山者於兩日內連登兩個海拔八千米山峰 — 珠穆朗瑪峰(世界第一高峰,高 8848 米)及洛子峰(世界第四高峰,高 8516 米)。


他對山系情有獨鍾,全因走在山野中可忘記困難,重拾力量;在岩山中找到機會、自我實現、建立自信、探索人生。
現時是山藝教練及運動攀登教練的 Paul Sir 不斷透過自身的經歷去推廣攀山運動。


熱愛戶外活動的他,到過世界不同地方進行攀山活動及比賽,直至現在,他已攀過世界五大洲超過 30 個山峰。

他最大的願望是透過身體力行的方式,誘導更多朋友走進自然,感受叢林之力、山系之樂,並鼓勵大跳出舒服圈,放膽嘗試,實踐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