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力‧跑步的天空】針草帽風雲2021(下篇)——迷你四徑之麥理浩徑

艾力‧跑步的天空
發表於2021/04/01
88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話說上回《針草帽風雲2021》(上篇),我參加了《12峰》的16K賽事,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以3小時28分7秒,改寫3年多前「針草帽」的PB時間,而被改寫PB時間的賽事,正是今次再度出戰的《迷你四徑之麥理浩徑》。雖然因為新型肺炎疫情持續,今次也是變成了Virtual形式舉行,不過大會在貼心的在原定實體賽事當日(2021年3月28日),安排起點(城門水塘)、鉛礦坳及終點(扶輪公園)設置水站支援跑手,讓參賽的我無後顧之憂。


每次比賽 都是一個挑戰

想起短短兩星期內兩度挑戰「針草帽」,每次都是一個挑戰:只有約16公里的路程,總爬升卻達1400多米,共登上六個山頭:針山、草山、燕岩頂、四方山、大帽山及禾塘崗。由禾塘崗一段大帽山道起,《12峰》和《迷你四徑》就分道揚鑣,分別依麥徑8段新、舊走線落山,分別直奔「蓮姐」新茶水站及扶輪公園。

對上一次(3月14日),我跟了《12峰》取道新麥徑8段的走線,今次(3月28日)《迷你四徑》就走回舊麥徑8段的走線,理論上由大帽山頂就一直沿車路下山,可以做出比上次更快的時間。不過,事實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炎熱潮濕 增加難度

踏入三月,寒冬遠去,初春臨到,天氣漸漸變得潮濕悶熱,其實對「山賽」不是一個有利的出賽天氣。上次《12峰》做出十分理想的成績,或許是因為天氣恰巧清涼而已。不過,春分之後數天,氣溫再次上升,到出賽當日(3月28日),天文台預測最高氣溫會達到30度!當然我這兩次跑「針草帽」,不是為了「做時間」而已,不過上一仗的亮麗成績,委實對於我構成一定的出賽壓力,究竟今仗能否延續當日的氣勢?

話回頭,天氣已經難以逆轉,就放鬆心情去好好跑這一回吧!


在針草路途上

當日早上08:40我才正式在城門水塘主壩起步,但之前已見到不少跑手在附近準備,除了《迷你四徑》,亦有部份是打算挑戰《12峰》的,在燒烤場準備的時候,剛好遇到「毅行教室」的KK陳國強,他正帶領一班跑山同學練習!他的出現,正是我們一眾跑手的鼓勵!

當日除了《12峰》和我今次的《迷你四徑》外,原來在登上針山、草山途中,才發現有不少跑手迎面而來,他們是出戰《Salomon Virtual 100》和《逆走100 Virtual》的跑手!可謂一場山界的「武林大戰」!


筆者和KK(陳國強)於城門水塘


筆者在城門水塘主壩起點出發


終於再次踏上「針草帽」的路途,和上次天氣情況不同,今次明顯地濕熱,體力消耗比上次更大,但都居然可以做到35分鐘上到針山山頂的成績(和上次時間差不多)。早上在前赴城門水塘的旅程途中,我忽然loop住聽澳洲女歌手Delta Goodrem的Sanctuary(收錄於2004年專輯 Mistaken Identity內) ,這首歌的歌詞正正十分貼切今次再戰「針草帽」的心境。

Just like the glorious northern star you guided me
Shining a light of pure tranquillity
To a secret place where no-one else could go
Free to reveal the things I never show

Strong like a symphony
You protected me
From reality


再度登上針山山頂


在整個「針草帽」賽程期間,感覺有著一種引導的力量,即使不是為著「做時間」,都有上帝的力量同在,給我可以無懼體力和意志上的軟弱,又將許多的壓力抛諸腦後。

距離草山愈近,這種「勇敢」和「堅持」也愈強,正如以下這一段的歌詞段落:

Somewhere to love somewhere to breathe
Somewhere to call my sanctuary
Here in the dark I can be strong
Knowing that nothing can hurt from now on
Somewhere to love somewhere to breathe
Somewhere to call my sanctuary
Closer to the sun
Till your heart I run

最尾兩句,形容我在山野上奔跑的心境——追著大陽直奔,直抵你的心坎:堅持下去,快快跑完這場征戰,回到我最愛的人(內子)身邊。

約10:10終於到達鉛礦坳(比上次快了5分鐘左右),該處已經有義工補給食水,喝過隨身的一支「水動樂」和啪Gel後,便好似上次一樣立馬上路,向大帽山進發。


在鉛礦坳的補給站


走進高山美景 也迎向挑戰

由鉛礦坳登大帽山的路段,先是相當急的石級路(我其實不太喜歡這樣沿石級登山,寧願行石級邊的斜路,會較省力),跟著約在M139標距柱開始,四圍的亂石令到我要「步步為營」。不過,辛苦這一段路,卻是值得的!踏入燕岩頂至四方山一段,除了四圍無敵靚景外,於M140標距柱見到大群的「牛牛」,自由自在地生活。

在山野奔馳中,一邊享受陽光、微風、四圍的動植物和巨石(M141標距柱前的「蟹鉗石」更是我每次踏上「針草帽」必拍的風景),整個賽事,我最享受的就是這段!脫離世俗塵囂,走進荒原高山,有如以下這段歌詞形容的美:

One step on the horizon
A safe place up on the mountain
So far away from chaotic life


四方山上的「牛牛」
蟹鉗石


與此同時,在四方山及登上大帽山途中,感覺上好似比上次《12峰》的同一路段似乎慢了少許,尤其過了四方亭後,立即要面對一段上山大斜路,今次明顯出現氣力不繼的情況(賽後翻看紀錄,發現今次由鉛礦坳上到大帽山「白波」用了1小時25分鐘,比起《12峰》的同一路段(用了1小時14分鐘)明顯地慢了不少!),不過以我「不認輸」的性格,咬緊牙關一步一步的上去,到達大帽山「白波」後,就是一直下山的石屎車路,也是決定我能否再創佳績的關鍵路段!


望到大帽山白波,就是凱旋落山的時候


奔跑,堅持,絕不放棄!

由「白波」到終點扶輪公園約4.3公里,由於不像《12峰》一樣在禾塘崗處(M152標距柱)要再次走入山徑,因此我可以收起對Pole,以路跑的方式一直跑落山。不過中途有幾次似乎要變「步兵」,明顯因為天氣較熱及潮濕,令到體力消耗加劇吧!當我幾乎要步行繼續時,內心又有聲音呼喚我,要繼續堅持跑下去!這段副歌再次在我腦海中浮現:

Somewhere to love somewhere to breathe
Somewhere to call my sanctuary
Closer to the sun
Till your heart I run

就是這樣,縱使體力已經砍掉大半,最後2K路段又人多車多(講笑地,實在要為大帽山道發出紅色塞車警報!),需要左穿右插,恐怕影響完成時間;當見到右邊大帽山郊遊公園遊客中心的路牌出現,就知快到終點,我立即加速完成最後一個右彎位,抵達扶輪公園衝線!


完成時間:3小時26分28


看著手錶的時間:3小時26分28秒(比上次《12峰》的成績3小時28分7秒,快了1分39秒),就知道我又再次寫下出戰越野跑賽事的新一頁:在短短兩周內,兩度打破「針草帽」的個人PB!尤其當我上到「白波」時,已經知道時間比上次慢了一大截,要在餘下的路段「追時間」是十分困難的,不過我的「堅持」加上主的保守,終於在今次《迷你四徑》再下一城!這一刻實在很有成就感!

越野跑就是這樣奇妙,就算一樣的賽程,每次上去,四時風景有所不同;不同的天氣,不同的路況,要用不同的策略和方法完成,正是武打巨星李小龍的人生哲學「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Using no way as way, having no limitation as limitation”)」的實踐。

不知道何時我會再次挑戰「針草帽」,但我卻相信好快再次有踏上這條山野賽道的時刻,甚至在更長的越野賽事中,走上這段經典的山野越野跑路線。

追著大陽直奔,直抵你的心坎。(“Closer to the sun, till your heart I run” – Delta Goodrem)




後記:在完成此文章初稿之時,得悉香港長跑好手「金毛」楊錦鴻離世安息主懷的消息,他原來一直支持越野跑運動,連今場《迷你四徑》賽事總監王永育Paul Sir一手創立的《環大帽山越野跑》(UTMT),他也十分落力去支援一眾出賽的越野跑健兒。

今日,就讓我們去延續他未完成的跑步使命,無論在路跑或越野跑的旅途上,他的精神永遠不滅。願「金毛」安息。

謹以此文向「金毛」楊錦鴻 (1970-2021) 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