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會客室】黃浩輝極限挑戰 香港第一人

Kathy Tsai
發表於2020/10/06
38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行山、跑山,看似不難,但如果花 18 日把香港 100 個高峰通通走遍,你又做到嗎?

首個、第一人、唯一一人...這個字眼放在黃浩輝(輝 Sir)身上已經見怪不怪,皆因輝 Sir 不但是一名超級馬拉松跑手,更是一個不斷挑戰自我的挑戰者,曾作出多項驚人挑戰,能人所不能。他曾在毫無任何馬拉松訓練下就完成 HK100 比賽,而且曾跑步環夏威夷大島、台灣、日本,更用 18 日登上香港 100 個山峰,最近更完成「環島‧走塑 水上直立板環香港島」的挑戰。

延伸閱讀:【環島‧走塑】黃浩輝為環保出力 膠樽直立板11小時環島成功


大學上莊 從此與山結緣

輝 Sir 大學時期曾與同學一同「上莊」,辦理「理大旅協」行山組織,主要舉辦行山活動供學生參加。原來年少時的輝 Sir 與大部分大學生一樣,也是「走堂」一分子!不過一般人的「走堂」可能是與同學逛街,或是在家睡覺,輝 Sir 則是一星期花四五天去露營、行山。原來大學時期的他已經熱愛行山、熱愛接觸大自然。

隔後大學畢業,輝 Sir 開始轉向個人運動發展,選擇了越野單車 Mountain Bike,但無奈自己技術不佳,便轉向跑步發展,亦發掘到跑步的樂趣。「自己一個幾時想去邊又得,想做乜都得,所以就越跑越多,越跑越上癮!」自從愛上跑步後,輝 Sir 每天一起床就馬上出去跑,跑到日落就回家吃飯,洗澡睡覺,每天重覆同樣訓練。久而久之,便慢慢累積了跑步的耐力。到 2012 年 HK100 第一屆比賽,輝 Sir 便在沒有受過任何正式馬拉松訓練的情況下,膽粗粗就報名參加,自此便開展了他的超級馬拉松之旅。


「喜歡自由 不受束縛」因而愛山?還是因山而生?

輝 Sir 曾經提及過自己愛上跑步的原因是因為自由自在,亦可見他的性格是熱愛自由,不願受人束縛。他直言自己因為熱愛自由而愛山,同時也因為愛山而養成這種性格。他表示雖然自己由小到大表面上都是一個守規矩的人,但實際上很「古惑」,會「走精面、找捷徑」,例如練跑時跟師傅「偷橋」,再自己密密練習。輝 Sir 認為山是讓他找到自由的一個地方,因為當時想逃避來自經濟、家庭、朋友等的壓力,因而借跑山宣洩。山,便成為他負面情緒的出口,亦讓他找到自由。


▲ 2017 參加EP1CMAN Challenge Ultra Endurance Run,在夏威夷圍著大島跑一個圈。
▲ 當時的他孤注一擲,選擇最長途、也只有他一人參加的 300 英里賽事。


可是輝 Sir 慢慢發現自己對追求速度、時間、體能,甚至每天的訓練產生疲累,亦令他開始反思自己追求的目標到底是甚麼。就在 2017年,輝 Sir 的教練 Jason P. Lester 邀請他參加EP1CMAN Challenge Ultra Endurance Run,在夏威夷圍著大島跑一個圈。當時的他孤注一擲,選擇最長途、也只有他一人參加的 300 英里賽事,相當於 483 公里,最終以接近 5 天時間完成整個賽事。

在旅程上輝 Sir 加深了對自己的認識,亦了解到自己有足夠的耐力、精神、體能可以去應付長途比賽。於是比賽結束後,他便萌生出更大的想法,希望可以透過挑戰豐富自己的人生,於是「五年計劃」正式出現。


「五年計劃」第一站 - 1,400 公里 8 字環台

2018 年,輝 Sir 用了 19 日就完成一共1,400 公里 8 字環台之旅,更加兩次登上台灣公路最高點武嶺(海拔3,275米),成為首個完成這條路線的香港人。


▲輝 Sir 兩次登上台灣公路最高點武嶺
▲中途拉傷大腿受傷,但慶幸得到台灣人熱心的幫助。


輝 Sir 認為整個旅程最獨特的地方,莫過於自己拉傷大腿受傷的經歷。剛開始時,輝 Sir 體能狀態不錯,每天約跑 80 公里。但好景不常,一個星期後,大腿便因長期勞損而拉傷。「但我冇放棄,行就行啦!」就是因為輝 Sir 有參加毅行者的經驗,於是他以毅行者的速度,將一天跑 80 公里轉為一天行 50 多公里,繼續餘下路程。而當地人亦非常熱情,熱心照顧受傷的輝 Sir,更提供地道藥膏,令他很快痊癒,過兩天又繼續跑步。

雖則挑戰順利完成,但輝 Sir 也有感到失望,因為跑過台灣各個美好的地方、風景,卻沒有太多時間、機會去認識了解。所以挑戰完成後,他也留在台中一個星期,好好享受台灣,也容許自己大吃特吃,增磅不少。


「五年計劃」第二站 - TransJapan 3,500 km

2019 年 8 月,輝 Sir 再挑戰用 73 天從日本北海道跑到沖繩,全長 3,500 公里。旅程期間更因颱風吹襲長野,而令他萌生出義賣籌款的計劃,最後總共籌得了20,000 日元,幫助長野縣受颱風吹襲痛失家園的居民。


▲輝 Sir 的物資手推車內裝有他的補給品,但也因這輛車,令他只可以跑行人路及馬路。


在日本之旅中,輝 Sir 竟然一反常態,「有山不跑,只跑平路」,這個舉動全因他的物資手推車。因為這次旅程再沒有補給車從後支持,所以他只能在手推車內放入兩個大行李袋,以及其他糧食,推着來跑,所以全程上不了山路、上不了樓梯,甚至有時候出現「人車爭路」情況。


▲ 旅程途中,也會與日本當地朋友敘舊吃飯,也令身體藉此回復過來。


輝 Sir  本來預計以 70 日完成整個旅程,平均每天跑 50 公里,但因為中途加上自己的休息日,令到旅程愈來愈長。雖然花費時間變多,但輝 Sir 卻視才為開心的經歷。因為當他跑到不同地方,如:東京、長野、福岡等,他可以與當地的朋友敘敘舊、吃個飯,有時候朋友更會帶他到不同景點看風景。看的事物多了,認識的朋友多了,身體藉此回復過來。


「五年計劃」第三站 - 18日挑戰香港100山峰 Great Traverse Hong Kong

因為疫情關係,而萌生的本地計劃——Great Traverse Hong Kong 其實是輝 Sir 受到一套日本紀錄片啟發而有的。輝 Sir 當時看到紀錄片中的日本人找出日本 100 個最高的山,然後一口氣走完,覺得很有挑戰性,便想在香港實現同一樣的挑戰。



▲ 輝 Sir 按着列表上的山峰,續一規劃路線,最後由北面跑南面。


輝 Sir 先是在網上找到香港 100 個山峰的列表,然後按着列表上的山峰,續一在地圖上標示。起初他也為路線苦惱了一段時間,最後決定以「油顏色」的方式,由北面的山一直跑到南面,完成整個「100山峰」挑戰。


▲ 輝 Sir 每到一個山峰,都會打卡留念,更會擺出不同搞笑姿勢。


輝 Sir 坦言「其實好多山我去都冇去過,聽都冇聽過」。由於自己對九龍的山不太熟悉,只能靠四處問人才能知道確實位置。從未上過或聽過的山,對輝 Sir 來說都是一個秘景。像是大上托、鷓鴣山,輝 Sir 也是因為是次挑戰而首次登上這兩個山,「大家喺九龍望過去,全部都係石礦埸、地盤,上到去見到嘅風景係好特別,跑山啲人唔會專登跑上去,鐘意行山嘅人先會聽過。」


▲ 雖然家住馬鞍山,但輝 Sir 登上最高峰卻不足 5 次。

但說到最印象深刻的山時,輝 Sir 便確實地說是馬鞍山。原來輝 Sir 已經住在馬鞍山差不多三十年,但登上馬鞍山最高峰卻不足 5 次。「上到去嘅感覺,係有啲羞愧」輝 Sir 坦言自己住一個那麼近山的地方,卻沒有常常登上這座山,所以當登上最高峰時,輝 Sir 便不禁有種「我好耐冇嚟探你」的感覺,像是跟老朋友敍敍舊的感覺。

完成 Great Traverse Hong Kong 後,輝 Sir 直言「香港真係好靚」,而且他也特別珍惜這段時間。因為很多人都覺得香港很小,沒甚麼值得去的地方,但其實是我們未深入認識香港,只要我們能用心欣賞香港的話,也會發現當中特別、獨特的地方。


圖:黃浩輝 Facebook

文/ 剪接: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