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身說法】盧巧音親述跑步如何改變她

運動筆記HK 編輯部
發表於2020/07/29
10,50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個個未跑步都話跑步好辛苦,其實我自己都一樣。初頭我連五分鐘都跑唔到,一二百米都跑唔到,係真事,並且我係直接返咗屋企。以前我由銅鑼灣去天后,咁近距離我都係選擇搭的士,係唔會行,同一啲無跑過或者跑唔到嘅朋友一樣。但係而家都 OK 啦,都跑到一個全馬,雖然唔係一個好快嘅時間,都滿足到自己個心願,原來自己唔只跑到一公里,而係可以跑到十公里、廿一公里以至係一個全馬。呢樣嘢好考自己嘅堅持同埋毅力。我想話畀女士們聽,你會少咗去做 facial,無乜必要去睇減肥餐單,因為你身材會變得窈窕。」這是盧巧音 Candy 想跟新手分享的一席話。


當紅壓力大得差點壓跨她 跑步助她重建身心靈

盧巧音 Candy 是香港樂壇少有的由地下樂隊成功轉為流行樂壇的女歌手。1998 年出道,憑《垃圾》一曲打響名堂,之後 2001 年《喜歡戀愛》、2002 年《好心分手》及 2003 年《三角誌》也是一時大熱。2003 年更首次於紅磡香港體育館舉行個人演唱會。

現在的 Candy,熱身動作有板有眼,很難想像她以前連 200 米也跑不了  ( 圖 : Thomas Ip )


Candy 走紅之後,工作被安排得密麻麻,新聞不論好的壞的亦很多,換來極大的精神壓力,情緒極不穩定,身體也開始出現毛病,患上甲狀腺亢奮,病徵更是所有人的惡夢 - 掉頭髮。為了保養身體,2005 年開始減產,她在樂壇的發展亦陷入低潮,2007 年患上抑鬱症,於 2011 年更宣佈退出幕前,投入幕後工作。2013 年與樂隊 Kolor 的主音及吉他手蘇浩才 Sammy 共諧連理,婚後生活一時未能適應,抑鬱症也不時發作,幸得醫生及 Sammy 幫助下,加上靠運動發泄情緒,終於康復過來。


起初做運動不是因為抗抑鬱,而是要治哮喘,怎知兩病齊癒

現在的 Candy 成了跑步愛好者,不時以健康陽光的形象在人前出現,不要以為她是靠跑步醫好了抑鬱症。醫治抑鬱症還是要靠藥物,「我開始跑步或者做運動唔係精神科醫生叫」Candy 笑說「因為我本身有哮喘,係我睇開嗰位醫生有一次同我講『你身體愈來愈差,係時候做下運動,唔係唔掂!』被佢嚇一嚇,咪開始做。」

Candy 與 Sammy 跑步也是形影不離 ( 圖 : 盧巧音 )

「因為腳部有舊患,跑步時會腳痛,所以都係做 H.I.I.T.、行山、游水,叫做郁下」Candy 起初也沒有跑步 「都係老公主動叫我跑,可能佢見我有番啲體能,叫我陪下佢跑。」Candy 忽然笑了「初頭連 200 米也跑不動,一攰就截的士走。」「慢慢過多幾次,每次都有啲進步,結果我真係跑得到,開始有信心。」Candy 停了哮喘藥,腳部的舊患也消失得無影無縱。

Candy 也談起她的抑鬱症「病發時精神好不安,成個人係一個驚恐嘅狀態」她一直都有服用藥物,同時有做運動及跑步「跑步時,個心靜啲,跑步真係可以放鬆心情,心身得到舒緩。原來帶氧運動真係可以令到人開心啲。」抑鬱症徵狀也慢慢減輕,2015 年後 Candy 不用服食抗抑鬱藥,「醫生同我講:『唔使返嚟喇,唔想見到你!』」

Sammy 陪 Candy 走過抑鬱症,過程令雙方感情昇華 ( 圖 : Thomas Ip )

由漫無目的地跑至投入訓練

Candy 娓娓道出她曾經「港女」的一面,她本來不只不喜歡跑步,甚至不喜歡走路「以前由銅鑼灣去天后咁近,我都唔會行過去,都係截的士。」相信不少人也想知 Candy 為何會去了跑馬拉松「起初跑步無乜目標,都只係為健康,for fun。」 跑步習慣遇上跑步風潮,竟然為 Candy 帶來另類工作機會「後來 New Balance 搵我幫手,同時我又有諗到,其實自己都唔後生,都想 achieve 一啲嘢。」

「New Balance 嘅支持好重要,佢地嘅教練黎 Sir ( 黎可基 ) 同埋葉 Sir ( 葉雅傑 ) 幫咗好大忙,執我嘅跑姿啦,又成日鼓勵我。」2017 年底當她正籌備舉行的《RE:TURN》演唱會,也第一次參加十公里比賽。

跟 Candy 說到訓練,她是一臉認真 ( 圖 : Thomas Ip )

New Balance 除了有教練幫助 Candy 訓練外,當然也有不少裝備供她選用,相信 Candy 也穿了不少他們的跑鞋,包括剛剛到貨不久的 FuelCell Prism。「我幾鐘意佢夠穩定,跑長課相當之適合。」Candy 續說 :「我之前有腳部舊患,所以都好怕又痛番;FuelCell Prism 好輕之餘又好彈,可以保護到我雙腳,又無話太過腍,跑起上嚟感覺幾穩定。」

Candy 近期經常穿 New Balance  FuelCell Prism ( 圖 : Bang Tsang)


2019 年的 Candy 不只初馬順利完走

2019 年是 Candy 在樂壇是活躍的一年,她與老公 Sammy 及吉他手野佬何兆基,組成了樂隊 The Fiveday,5 月尾更舉行一連兩日的《 SENSE.感 》演唱會。跑步生活也沒閒著,Candy 在 3 月 10 日跑了人生第一個馬拉松,應 New Balance 邀請參加名古屋國際女子馬拉松,以 4 小時 39 分20 秒順利完成賽事。11 月 3 日更遠赴美國參加紐約城市馬拉松,成績是 4 小時 48 分 18 秒。


Candy 談名古屋馬與紐約馬

回想起兩次馬拉松的體驗,Candy 面露笑容「名古屋係好新鮮,因為係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樣樣嘢都係第一次,咁大地方攞號碼布又係第一次,女子比賽又係第一次,比賽之前操得咁勁又係第一次。」「縱使條路面算係無咁艱難,不過當日天氣好嚴峻,得 6、7 度,又大風大雨啦,原來自己都戰勝到。雖然唔係跑得好快,但都叫做完走,都很安慰。」

「紐約馬個規模更加大,感覺更加震撼,幾萬人一齊比賽,喺同一條路上經歷同一樣嘢,係好得意。」「又見到一啲比自己年長嘅公公婆婆,或者傷殘人士,比自己跑得更加快。去到三十幾公里時好想放棄,但係見到周邊嘅人都咁落力,嗰個動力好大;同埋沿路有好多觀眾歡呼,又係會令我跑快少少。」


從辛苦中了解自我不足,為進步學會盡力而為

Candy 做運動以及跑步的日子也不少,對最初做運動的經歷特別深刻,「有次練 H.I.I.T.,個心跳得好快,當時好驚自己唔掂。反而經過嗰次之後知道自己好弱,更加要努力。」

Candy 講述跑步前後的分別 ( 圖 : Bang Tsang)

「以前比較容易放棄,沒有想過堅持,放棄咪放棄囉,做唔到咪做唔到囉。」跑步之後,對 Candy 的工作也有明顯的改變,「跑步令我工作上多咗動力,亦都敢嘗試一啲新嘢。開始一啲新嘢嘅時候亦會更加畀心機,多咗耐性去完成佢,而不是中途放棄。」「跑步教曉我堅持,應承自己呢日要跑無論係五公里好十公里好,就要完成佢。而唔係跑唔到十公里,同自己講『算啦,放棄啦。』一定要盡力而為。」「跑步令我學識同自己對話。」


跑步夫妻的相處之道

不知不覺間,Candy 已有四年跑步習慣,老公 Sammy 跑齡當然更長,已有七年了。Candy 一開始跑步,便是跟著 Sammy 一起跑,從中 Candy 也有很多得著,而夫妻倆的感情也得到昇華「一齊跑令夫妻關係都好咗,大家分享同樣嘅興趣,例如素食、跑步、健身。就算有時有拗撬,過後再退一步諗下,個人好似淨化咗。慢慢個人又比較有耐性,學識遷就。」現在 Candy 與 Sammy 夫妻倆經常結伴行山同跑步,他們透露了不少趣事。


Candy 不忙說出跟著 Sammy 跑的好處「佢跑姿好啲,我跑姿衰啲,教練有同我講過叫我放鬆膊頭,我硬係放鬆唔到,咪偷下佢師。」還有「兩個一齊跑係有好處,佢會帶到我嘅 Pacing,唔使話 hea 跑就 hea 跑。因為每一次跑都希望係有意義嘅練習。」

Candy 也對他的了解加深,「因為跑步,先知道佢有選擇困難,例如明明要跑方向 A,當再問佢想跑邊個方向,佢會突然不知所措決定唔到,呢個時候就要我嚟決定。」不過呢,Candy 也笑著道出跟著 Sammy 後面跑的另一個原因,原來是「我唔鐘意佢跑係我後面,佢會踢哂啲沙落我對腳,啲沙就入哂對鞋度。」

Sammy 的眼神中,看到了什麼是關心什麼是愛  ( 圖 : Thomas Ip )


Sammy 也回敬了 Candy,笑她經常帶不夠補給「佢就有啲怪,明明天氣好熱要帶水佢又唔會帶,明明跑長課要帶 GEL 佢又唔會帶 GEL。通常我都會帶多啲水,帶多啲 GEL,遞畀佢就會話要。問佢『飲唔飲水?』就會話『飲。』問佢『食唔食 GEL ?』就會話『食。』」(女孩子想人哄吧?)不過,Sammy 很欣賞她開始跑步後的毅力「從來無見過佢咁認真做一樣嘢。我哋其實停留係十公里好耐,係佢首先衝破咗,係佢激發我去跑長啲。」

Candy 與 Sammy 夫妻倆在 2019 一同遠赴美國參加紐約城市馬拉松,這是 Sammy 的初馬,以 4 小時 9 分 6 秒完成。Candy 的完成時間是 4 小時 48 分 18 秒。

文:艾頓
拍攝:Thomas Ip / Bang Tsang
美術 : La P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