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會客室】黃浩聰 4日 環繞香港 360 公里

Fiona Joe Chui
發表於2020/06/14
50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平均每個鐘跑 10 公里,6分鐘的配速,看似不難。但是當中既有平路也有山路,在香港已經沒有多少人能做到。如果要連續維持四日,總共用 36 小時跑 360 公里,大家可以想像究竟有多難嗎?


本地國際級越野跑好手黃浩聰 ( 下簡稱聰Sir ) 於 2020 年 5 月 14 至 17 日,連續四日的白天,共用了不到 36 小時完成環繞新界、九龍、大嶼山和港島的 360 公里挑戰。兩天後,筆記會客室有幸邀請他來接受訪問,小編看著他一拐一拐地走進來,暗忖「這就是走畢 360 公里的代價嗎?」閒談之間,他笑笑的說:「如果這次挑戰有第五日要跑,我仍然可以跑下去。不過,而家無咁嘅需要,精神放鬆咗,所有疲倦痠痛一齊出來,搞到自己行路都拐下拐下。因為我相信意志力大於體能,可以克服痛苦同困難。」可見聰 Sir 意志力有多強大。


誤打誤撞 成為長途越野跑好手

聰 Sir 自 2011 年起加入消防長跑隊,由 400 米開始跑起,初初跑得好差,原來他不適合短跑,後來轉為長跑,由 10 公里逐漸加長至半馬距離。同年年尾,他參加 30 公里的樂善盃山賽,在 3500 人中獲得第六名。於是他發現自己在長途山賽有優勢,而且他亦喜歡山路的多變化,所以決定向長距離賽事發展。

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第一站納米比亞 
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第二站戈壁
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第三站智利 Acatama
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第四站南極 


近年累獲佳績 揚威海外

聰 Sir 以往在本地長途越野賽中,如 The North Face 100、Hong Kong 100 Ultra Marathon 等,屢次獲獎。更在 2018 年「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奪得總冠軍。20192019年在世界越野跑殿堂級賽事Ultra Trail du Mont Blanc ( UTMB ),在芸芸的歐美高手之中得第六名,是香港人在歷次 UTMB 中奪得最高的名次。

2019 年 聰 Sir 在 UTMB 衝線一刻。他只用了 22小時47分8秒完成 100 英里山路,全場第六。


HK360 Ultra的概念

早於上年,HK360 Ultra 賽事總監 Mark Western 已經邀請聰 Sir 參加這個全新的賽事。賽事原訂於 2020 年 4 月 16 日開始分七日進行,每日距離由 38 公里至 61 公里不等,大概是取道香港最外圍的道路及山徑環繞整個香港一個圈,由清水灣出發至石澳完結,過程相當艱鉅,但卻可以用腳走遍香港。

雖然首屆 HK360 Ultra 在疫情下無奈取消,卻喚起聰 Sir 年青時的夢想「細個時睇完電波少年,好想大個咗去浪跡天涯,闖蕩江湖。十幾歲入班 (消防員訓練) 前有段空檔時間,試過孭住背囊,攞住地圖,周圍探索,幾日幾夜無返屋企。」360 的概念既是 360 公里、也是從 360 度去探望索整個香港。因此在問准大會用上 HK360 Challenge 的名義來命名今次創舉。他打算親身示範一次,證明香港係有人可以做得到,從而喚醒大家去追求挑戰。

聰 Sir 修改了原本 HK360 Ultra 的路線,賽程亦由七日縮短至四日

縮短賽程日變四 難上加難

聰 Sir 得到賽會的准許,採用差不多的路線,用個人身份來挑戰。由於 HK360 Ultra 採用分站賽(stage race)模式進行,只計算點到點的行走時間,一到站便停錶,計算累積總時間。「為咗令今次嘅挑戰更困難,我將本身用七日時間完成濃縮成四日。即係要 36 小時之內走 360 公里。」聰 Sir 的勇氣和自信由此可見一班。


DAY 1 油塘大本營起步前合照DAY 1 油塘大本營起步前合照
DAY 2 元朗鳯琴街體育館起步前合照

路線詳情

第一日:油塘大本營 至 元朗鳯琴街體育館,途經:將軍澳、西貢、大埔、沙頭角、上水、元朗(113公里)

第二日:元朗鳯琴街體育館 至 油塘大本營,途經:尖鼻咀、良田坳、屯門、荃灣、麥理浩徑、龍翔道、九龍灣(83 公里)

第三日:東涌東匯城起步,逆時針環大嶼山一圈,途經:大澳、分流、梅窩、愉景灣、迪士尼、花瓶頂、欣澳。(100 公里)

第四日:上環中山公園起步逆時針環香港島一圈(64 公里)如總距離累積未夠 360 公里,則於中山公園繞圈直至達標。


挑戰難度有多大?

第一是長度:極地賽事通常是七日內走 250 公里,今次是四日內走 360 公里。

第二是熱度:這幾天日間溫度高達 30 度。最熱是大嶼山那天,因耗水過多在芝麻灣一度要「慳住飲」。

第三是攀升:360 公里中有 50 公里山路,共 4000 米攀升。單是環大嶼山便有 2000 米攀升。

第四是速度:山路和攀升部份會流失時間,第一天在西貢,可跑性高,114.5 公里用了 10 小時 02 分,平均配速是每公里 5 分 15 秒,等於用 3 小時 33 分跑馬拉松。


如何訓練?  1000K之約

早於四月份,聰 Sir 一位朋友因疫情而在家工作,於是與他約定月儲 1000 公里。「以往我最高的每月里數是 700 公里,一下子多 300 公里,於是要晨操晚練,一日幾課,我初初都以為平均日跑 33 公里,其實唔一定。反而要去感受自己身體,時快時慢,時長時短,原則係短而快,長而慢。正正因為將里數慢慢累積,令我有條件於五月進行今次挑戰。」


跑界的團結力量

起初聰 Sir 只打算隻身挑戰賽道,隨身帶備八達通和少量現金,方便隨處補給。當他把想法與他的團隊 The Peak Hunter(下簡稱 TPH)分享後,他們馬上表示支持並幫手籌備,「根據時間表和路線圖,佢哋在適當位置安排義工加入,讓我可以無後顧之憂專注咁跑步。」

 TPH 團隊的支援很重要


這場挑戰亦吸引大量全馬 SUB-3 好手,及越野跑界 ITRA 600 甚至 700 分以上精英跑手現身來支援。「有一班精英跑手亦自動就位,唔使報名,唔使預約,每一日,每一段路,我都不知道邊個會出現。我一個人跑都好開心,但有佢哋出現,我會跑得更好。只要我先跑,就能夠呼喚佢哋一同參與,發揮跑界團結嘅力量,一齊締造跑界奇蹟。」

這場挑戰亦吸引一班高手現身來支援。

每個崗位也有樂趣

連一些能力稍遜的、有病患的、有傷患的,平日少見面的也會來陪跑。「我嘅四日挑戰非常適合鍛練跑力,雖然跑手要隨時協助支援,難度增加咗,但佢哋可以隨時退下,可以無限復活,到市區食個飯,再到下一地點支援,當即有一位跑手一日內『復活』過五次,跟咗 18K,每次 3K,充份感受到她的支持。唯獨係我唔可以退場,所以我亦扮演著配速員嘅角色。畀大家一起感受如果要完成 360 公里,應該係乜嘢配速。」

另一越野高手曾小強也抽空來陪跑

感受天天大不同

Day 1 記得第一日跑西貢山路,其中有 TPH 嘅同學仔跟唔上,我諗住等埋佢。其他人見到,就同我講『唔使等,去啦!』嗰種感覺跟平時一班人玩隊制好唔同,因為以往同隊友係齊上齊落,不離不棄;當時恍然大悟,原來今次我先至係挑戰者,其他人係專誠嚟輔助我、成就我,令我更有動力勇往直前。」


Day 2 「第二日,熱辣辣,由流浮山開始,本來係七個人陪跑,至良田坳剩番三個,到良景得番兩個人。最後走哂。佢哋係適當嘅時候離開,食完嘢再復活,之後在城門引水道加入。途中我估唔到會遇上什麼人,驚喜就係咁樣嚟。」


Day 3 「第三日環大嶼山係最辛苦嘅一日。由貝澳經望東灣,經芝麻灣再去十塱灌溉水塘,長 15 公里。當日氣溫超過 30 度,三個支援者夾埋湊咗 500 ml 畀我慳住飲。當時身體因嚴重缺水,作抽筋,可能輕微中暑,塊面紅哂,我覺得自己恢復唔到。本來頭兩日我賺咗個半鐘,呢一刻,之前賺咗嘅時間正一分一秒慢慢咁流失 ⋯ 幸好敏儀逆走送水過嚟,舒緩咗中暑嘅不適。」「仲有,由迪士尼上花瓶頂,我哋可能踩到蟻竇被蟻咬,之後各人頭痛同周身痕。」

Day 3  環大嶼山的一幕,跑過大澳的棚屋

可想而知,聰 Sir 環大嶼山的一天是如何難捱。「當日最熱嘅時間,陪跑人員嘅手錶顯示體感溫度高達 37 度,即時感到又辛苦又氣餒,當時已經同其他人講:『時間已經唔重要,不如慢慢行,不如欣賞一下風景,打下卡。』」這番話顯示高溫已逼得他有放棄的念頭。然而,太陽一下山,熱力稍退,他和眾人馬上提起勁由欣澳跑往東涌,這 12 公里的路途,「我哋一大群人一邊跑一邊嗌口號,士氣十分高昂!」


Day 4 完了第三天挑戰,時間只剩下 6 小時 36 分,仍有 64 公里環香港島要完成。若是平日,聰 Sir 應可輕鬆應付。可是,當時已經累積了三天的疲累,加上他完全不熟識香港島的路線,大家都擔心他有否足夠時間完成。TPH 眾人馬上找到「坡神」來相助,他是環港島的高手,無論順走逆走,不同長度的路線他也走過,由他帶路便萬無一失了。


香港四徑 vs HK360

香港四徑是個香港四大山徑共 298 公里的挑戰賽,需要一次過完成,自我補給,嚴禁非參加者陪行。根據聰 Sir 所描述,「香港四徑是一場自我對話。」由於睡眠不足,很多參加者在途中都會出現幻覺或者幻聽。而 HK360,聰 Sir 刻意控制衝線在晚上七時前,然後和 TPH 籌委及支援者一起晚飯,慶祝一日的完結,形式上是歡樂的。

HK360 在日間進行,可以陪跑,讓很多人也可以參與其中,尤其是第一站和第二站的中午和放工時間,跑到各區都熱鬧起來,觀賞性高。香港四徑是很個人的賽事,HK360 則講求團隊合作,互相成就和幫助對方。聰 Sir 覺得 HK360 不容易成為一個大型賽事,因為當中有太多捷徑可以抄,參賽者需要十分自律才令賽事有意義。

「達達 (左) 係最有義氣嘅陪跑員」
「Joseph (左) 係最有價值嘅陪跑員」


感激不盡

「今次動員咗十分之多嘅人力同埋物力,我要感謝每一位支持者!其中 Joseph 係最有價值嘅陪跑員(MVP),Day 2 他跟足 80K,而全程他總共陪我同埋遞水的路程超過 230 公里。」

「另外,達達係最有義氣嘅陪跑員,四日都有出現,每日至少見到他兩次。試過有支援者落後,達達陪他離開後再追上來。佢又試過幫忙搬開路障(雪糕筒),為我開路後再還原。最重要嘅,佢係一個肯為我按腳嘅男人,實在係有義氣!好兄弟!連佢自己都話將雅典娜成功護送到神殿。」

「同埋,如果唔係有 TPH 籌委同埋同學仔等作為我強大嘅後盾,實無法完成今次創舉。」

「最後要多謝我嘅太太,我明白佢嘅擔心同憂慮,阻止唔到我參加。睇見我對白色跑鞋因為水泡而浸血,佢只係默默買止痛藥俾我食,等我可以繼續完成賽事。所以,當我完咗成件事,衝線嗰一刻,佢忍唔住喊咗出嚟…」

聰 Sir 太太在終點中山公園終於等到聰 Sir 順利完成,喜極而泣

明年還會再玩嗎?

聰 Sir 表示完成 HK360 後,肌肉和關節均無大礙,皮膚經過連續四天曝曬的確是曬傷了,「最難頂係雙腳生滿水泡,每落一腳都痛。我的腳皮本身練到很硬淨,好少出水泡,可能因為每次有新嘅支援者加入,佢哋一見到我就幫我淋水降溫,由頭濕到腳,腳板濕咗所以易出水泡。不過,我要强調好感謝佢哋嘅熱心,反效果係始料不及。過程中無輸贏也無對錯,可以從中汲取經驗。」

「如果問我下年會唔會再試,我諗未必喇。今次已經達標,下次我會選擇用唔同嘅方式去挑戰自己。」

為咗降溫,聰 Sir 經常被人由頭濕到落腳


如何看待近來跑者越跑越長的心態

近年越來越多人參加越野賽,兼且越跑越長,聰Sir覺得十分正常。「玩運動或者對任何東西嘅追求,應該是向難度挑戰。以山賽而言,不外乎同一距離,時間越來越快;或者越跑越長;又或是路況由平至難,增加攀升,甚至去高海拔或極端氣候地方。因為人會追求進步,若長期待在同一環境便會不滿足,所以會求變,令自己進步。」

文 : Fiona
編輯 : 艾頓
美術 : La Pau
照片:由受訪者黃浩聰先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