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借出自家酒店隔離病人 Bekele :「救人要緊」

艾頓
發表於2020/05/10
85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原訂於今年 4 月舉行的第四十屆倫敦馬拉松賽有一幕兩位世界最頂尖的高手對決,2019 年曾經破二的 Eliud Kipchoge 與 在柏林賽道上只比他慢兩秒的 Kenenisa Bekele。可惜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爆發,各地賽事不是取消,就是延期,倫敦馬拉松也要延至今年 10月4日。

Kipchoge 在 2018 柏林馬拉松年以 2:01:39 刷新馬拉松世界紀錄後,2019 年在維也納一次設計完美的馬拉松活動中,在配速員及配速車的配合下,創造了人類歷史,打破兩小時跑馬拉松的門檻。另一方面,Bekele 在 2019 柏林馬拉松以 2:01:41 贏得冠軍,今年 3 月 1 日倫敦的 The Vitality Big Half 半馬拉松以 1:00:22 打破大會紀錄。兩大高手也是狀態大勇,實力也在伯仲之間。

可惜因為疫情,這場世界關注的對決要待 10 月才有可能出現。截至昨日英國超過 21 萬確診病例,而埃塞俄比亞也有 210 確診病例,兩國也在實施封城令。BBC 早前訪問身在埃塞俄比亞的 Bekele,讓我們看看這位老將怎麽說!


 第四十屆倫敦馬拉松賽重頭戲 - Kenenisa Bekele vs Eliud Kipchoge (圖 : World Athletics)


「我擔心未來及隨之而來的饑荒」

「我現在狀態非常好。」Bekele 表示憂心 「我擔心未來及隨之而來的饑荒。埃塞俄比亞已經在封城了,在這個國家,太多的人手停口停,待在家裡對他們太奢侈。」但對戰勝疫情還有一點信心「我相信我們將在這場災難中幸存下來。雖然過程並不容易,但是人類在歷史中曾經克服了許多大型災難。」


「我希望大家可以使用我在 Sululta 的酒店,那裡有房間呢。」

Bekele 作為埃塞俄比亞最有名的運動員之一,他獲得過三面奧運金牌,並且在兩個項目中均保持世界紀錄。當他認識到疫情有多嚴峻後,他馬上行動起來 — 他把自己名下一家的位於 Sululta 的酒店提供給政府,用來隔離新型冠狀病毒患者。 Sululta 距離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 25 分鐘車程。

他解釋說:「我希望大家可以使用我在 Sululta 的酒店,那裡有房間呢。」
他說:「我想自己出錢,以幫助大家應付這種神秘的傳染性極強的病毒,這種病毒極大地危害著大家的健康和生命。」


「我和我的家人願意提供幫助。我們必須承擔責任!」

他說,隨著疫情在全球迅速擴散和世界各地亦不斷累積各種壓力,人們需要相互支持。「我和我的家人願意提供幫助。我們必須承擔責任!」 「很明顯,這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世界是一個村莊。我們都是人類,同樣容易受到傳染病的傷害。」

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的運動員採取不同措施幫助應對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Bekele 也跟隨大家為對抗疫情出一分力。

運動員有責任為他們的支持者出一分力。「我感到我們有責任感向他們作出回饋。」

「在可能的情況下,應向我們周遭的人作出捐贈及支持。在此困難時期,也要鼓勵他們。」

「我還想提高人們對新型冠狀病毒和其他傳染病的認識及警覺。我告訴人們要用肥皂洗手,並且要保持彼此之間的距離至少 1.5 米。」


「我從不放棄」

目前,埃塞俄比亞正在施行嚴格的社交隔離,不僅禁止 4 人以上的聚集,也關閉了田徑場,因此 Bekele 也只能獨自開車去家附近的森林中訓練。

早上他會在森林中跑 20-25 公里,以保持身體節奏和跑量。下午的時候我會在家進行交叉訓練。在跑步機上跑大概 5 - 10 公里,然後交叉訓練 20 分鐘,再騎車 20 分鐘。早上訓練結束後,他還會花時間陪孩子們讀書。

他今年確定會參加的比賽是 10 月 4 日的倫敦馬拉松,雖然還要等上一段時間,但他並沒有因此而灰心喪氣。

Bekele 總結到:「跑步是我的生活,它已經給了我很多。我仍會跑下去。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曾經遇到過很多傷病,所以我已經學會了忍耐。從謙卑之中,我學會了如何克服困難。我從不放棄。」


在 2019 年的柏林馬拉松上,Bekele 以 2 小時 01 分 41 秒奪冠,距離 Kipchoge 保持的世界紀錄僅差 2 秒,成就了馬拉松歷史上第二快的成績,讓世人驚呼「王者歸來」,再多的讚譽給這位老將都不夠用!(圖:BBC)


Bekele 出生於 1982 年 6 月,Kipchoge 出生於 1984 年 11 月,兩位世界馬拉松成績排名前二的跑者都已近 40 歲,雖然馬拉松這項運動有著「老而彌堅」的特點,但年齡仍然會成為不可忽視的門檻。新冠疫情對精英運動員影響深遠,我們只能期待 10 月的倫敦馬拉松得以如期舉辦,希望 Kipchoge 和 Bekele 能在安全的狀況下上演一場精彩對決,一掃疫情以來田徑賽場的抑鬱和沉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