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講古】adidas 與 PUMA 兄弟決裂的故事 (五之二)

艾頓
發表於2020/04/14
1,59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二集 政治風向難測 - 成也納粹黨 敗也納粹黨

(承上)

納粹黨在 1930年代崛起,其中一個主張是雅利安人種 ( 當時認為是日耳曼民族的來源 ) 的優越性,所以納粹黨及希特勒上台後,大力提倡體育運動,好向世人證明此一觀點。Dassler 的運動鞋也隨即暢銷起來。那個年代的德國正處於政治狂熱之中,Dassler 家三兄弟與不少德國人一樣也加入了納粹黨 (1933年 ),Rudolf 更積極參與各種活動,Adolf 則當上當地希特勒青年團所屬俱樂部的教練及供應商,認為這樣可以有助擴充生產( 註: 當納粹黨正式掌權,便立法強制國內所有青少年組織成為希特勒青年團的一部份)

1936年,在柏林奧運會上,Adolf 終於有機會在自己國家向世界展示自己的運動鞋。當然在 Waitzer 的協助下,大部份德國運動員已穿上他的出品,但 Adolf 的眼光卻更遠大,他只想證明 Dassler 的運動鞋可以令運動員更快更強,他看上了美國黑人田徑明星 Jesse Owens,因為 Owens 在前一年 ( 1935年 ) 密歇根州一場田徑比賽中在不到一小時內破了三個平了一個世界紀錄,成為一時佳話。雖然有人提過此舉可能令領袖不高興, Adolf 卻回了一句「我才不管政治!」

Adolf 為美國黑人運動員 Jesse Owens 設計的特別版 「兩間」田徑釘鞋。 Owens 就憑此雙鞋寫下了經典 
( 圖 : adidas )


不理反對 Adolf 堅持初心 - 助運動員變得更快更強

Adolf 帶上跑鞋及工具,到奧運村中拜訪 Owens 並推介為他特製的釘鞋。Owens 欣然接受,穿著這雙「兩間」特別版的釘鞋作賽 ( 當時的 Dassler 的運動鞋兩側並沒有皮製間條 ),他在該屆贏得 100公尺、200公尺、4 x 100 公尺接力賽及跳遠共四面金牌。其中在跳遠決賽的一幕竟然傳頌於史冊,當時他的對手是德國的 Luz Long,當 Luz Long 在最後一跳平了 Jesse Owens 第二跳的 7.87公尺時,座上的希特勒緊張得站了起來,渴望著雅利安人打敗黑人。Owens 出盡全力一跳出,以 8.06公尺把 Long 打敗,奪得金牌同時也刷新了世界紀錄。更是一手粉碎了納粹黨提倡的所謂「雅利安人的優越性」。

Jesse Owens 終極一跳,擊敗了勁敵 Luz Long,也粉碎了納粹黨提倡的所謂「雅利安人的優越性」 (圖 : Bundesarchiv, Bild 183-R96374 / CC-BY-SA 3.0  )
Luz Long 與  Jesse Owens 在柏林運動場的合照(圖 : Getty Image)
在德國當時濃厚的種族主義氣氛下,此合照實在難得,不只代表兩位運動員識英雄重英雄的廣闊胸襟,亦代表了友誼可以跨越膚色,當然也不用理會政治。不說不知,初賽時 Long 提點了 Owens  才令他可以晉級決賽。可惜,友誼並未長存,二戰爆發後 Luz Long 被徵召入伍,在 1943 年的西西里戰役中陣亡。 


不過此舉同時也引出了兄弟間政治取向的不同,當二戰時工廠被大幅限制產量,Adolf 想到柏林求情,Rudolf 更向弟弟發難「看看你當年在柏林幹了什麼好事 !」

當時 Owens 的成就亦令 Dassler 的運動鞋得到國際注意。訂單應接不暇,更在原本工廠 500 公尺外的 Würzburger Strasse 另建新廠房。二次大戰爆發前夕,一年的產量已去到二十萬雙。生意正在蒸蒸日上。

位於 Würzburger Strasse 的新廠房 (上)、
Adolf 在新廠房工作時留影 (右)
(圖 : adidassler.org)


可惜,當戰爭爆發,納粹黨管控了全國的工業生產,Gebrüder Dassler 只獲得月產六千雙運動鞋的配額,經營頓時陷入困境,逼於無奈把新開設的廠房關閉。此時,工廠也得應政府要求生產一些戰爭物資,同時也盡力為 Waitzer 供應運動鞋。但到了 1943 年,戰局對納粹德國日益不利,納粹政府更下令工廠把造鞋機器換成焊接機器,生產反坦克火箭筒 ( Panzerschreck )。


戰爭令家族撕裂

納粹德國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把整個國家也拖進戰爭的泥沼中。不但管控企業生產,很多男子也被徵召入伍。Rudolf 在戰爭初期就上了前線,當時剩下 Adolf 來帶領工廠,Rudolf 認為弟弟沒有商人的敏銳觸角,希望他可以把決策知會他,同時讓她妻子 Friedl 來代表他,而 Adolf 拒絕這個建議,理由是當初兩兄弟成立公司時,協議中訂明兄弟其中一位不在公司由另一位來處理公司事務。Rudolf 疑心弟弟想獨吞公司,由此兩兄弟心生嫌隙。

1941年 Adolf 與兒子 Horst 及 大哥 Fritz 在家中後園「玩」各類運動,一家人看來相當融洽
( 來源 : adidassler.org )

有一件家事,令 Adolf 對 Rudolf 心生不滿。當時 Gebrüder Dassler 是少數獲准生產的工廠,工人亦因此不會被徵召入伍。他們的姐姐 Marie 哀求工廠收留她的兩個兒子,以免他們要上戰場,Rudolf 竟以工廠內太多家族問題而拒絕,使得他兩位姨甥最終被徵召上前線,最後陣亡。大哥 Fritz 也解僱了他自家 Lederhosen 工場的一位女裁縫,之前她曾替 Adolf 工作了四年,Adolf 是想維護她的。Dassler 家隱約分成了兩個陣營。

另有一則傳言。在 1943 年的一次盟軍空襲,Adolf 一家躲進防空洞,當時 Rudolf 一家早一步先到,Adolf 隨意說了一句「那一班骯髒的混蛋又來了」當時他是指盟軍,Rudolf 卻認為是攻擊他的一家人。

在戰爭初期,Rudolf 應召服役  4 年,Adolf 在 1940 年 8 月 7 日也接到徵召的命令,12 月他進了空軍接受雷達技術員的訓練,但翌年 2月 28 日卻被通知要他重返 Gebrüder Dassler 為國家生產運動鞋。而在 1943 年,Rudolf 再被徵召,令他頓覺太不公平,因為他已經服役過,而弟弟卻只是服役了很短時間。

時局動盪,加上無數小事,把兄弟倆的矛盾激化。

( 故事待續 ~~ )

Adolf ( 後中 )、Rudolf (前右二) 。少有的兩兄弟年輕時的合照 ( 圖 : ideal.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