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補給】他享年廿二,卻其實活到現在

蝦叔
發表於2020/02/13
948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有些說話由細聽到大,老套到爆。但到了一定年紀,去到某些時候,你才會覺得這些說話雖然沒錯很老套,但確也真實,其中一句就叫做:「助人為快樂之本。」

活生生的例子,現在天天都見。

疫症當前,一個口罩就令你見盡眾生百態。在有人哄抬價錢、呃 like 呃 share 的時候,也有些人千辛萬苦從世界邊端撲到口罩,然後以成本價賣出,甚或派贈。

也許你可以質疑他們在賺知名度,但你也不能否認,至少他們確是在政府無能的時候幫助社會大眾。這些口罩,他們買到了,大可低調轉手賺錢。但他們肯定知道賺錢雖然快樂,但與助人的快樂相比,還是差得遠。

就算不是藝人作家等公眾人物外,以我所知,也有不少朋友暗地捐出口罩等物資。理由很簡單,因為大家眼見香港芸芸眾生,惶惶不可終日的輪口罩撲廁紙,感到於心不忍。

在這種情況下,若有人仍然要利用他人的焦慮來大賺一筆,而晚上又可安然睡得香的,那就由他們好了。

反正就如某醫院高層說的:「人終歸一死。」到頭來最令你在乎的,是「熄燈一刻」你回想自己賣了多少口罩,還是做過甚麼令你覺得不枉此生?

你覺得自己在瘟疫彌漫時扶過老弱一把,與靠耍小聰明賣口罩賺了一個番,哪件事能令你更引以為榮?

恰巧最近宅在家中,看了一齣陳年馬拉松西片,也是同一主題。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傳記電影《希望馬拉松》(The Terry Fox Story),主角是霍斯(Terry Fox)。香港大概沒太多人曉得這位加拿大截肢跑者,但在加國卻是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曾被選為最偉大的加拿大人第二位。

他在 1981 年二十二歲就患癌逝世了。但在此之前,他卻立志要靠義肢協助跑步橫越加拿大。為何要做這樣的傻事?不就是和今天派口罩的人一樣,都是因為「於心不忍」四個字——他在接受癌症治療時,在醫院看見其他患者的慘況,觸發他要利用僅有生命去做點事情。

結果,霍斯開始了「希望馬拉松」(Marathon of Hope)。雖然,這次長跑最後因為癌症擴散而終止,但他亦已跑了 143 天 5300 多公里,平均每天 40 公里左右,大約相當於一個全馬。對於健全的人來說,這也絕對是壯舉了吧。

在三四十年前,跑步不如今天普遍,霍斯的壯舉足以令他成為國家英雄。直到今天,霍斯的基金會依然在世界各地有紀念跑活動,連香港也在早幾年舉辦過。他的事跡,現居加國的文友 Edkin 幾年前在博客文章及在幾期前的 Sportsoho 專欄談過,在此不贅,今次主要談幾句電影本身。

坦白說,這齣拍於 1983 年的《希望馬拉松》實在不怎麼樣,只是相當平鋪直敘地交代了霍斯患癌後的跑步故事。至於他如何訓練、如何計劃,這些都是草草略過。絕大部分的情節,都是不用看都會猜到的那種。唯一比較深刻的,是描述霍斯在旅途中與同伴的相處,期間時有爭吵糾紛。不過電影把霍斯形容得頗為任性而脾氣暴躁,有傳惹來了霍斯家人的不滿。

雖然這樣,但畢竟電影所記載的事本身就夠動人,所以老實交代了事情始末,亦足以感動觀眾。最近有個叫 Matty Gregg 的人跑步橫越美國,他稱就是受到《希望馬拉松》這電影的感召。

值得一提,飾演霍斯的演員 Eric Fryer 是真的截肢者,故在戲中完全毋須特技處理。不過此君的電影生涯也不長,翻查紀錄,他拍過《希望馬拉松》後也似乎沒太多參演了。至於其他導演、演員大都名不見經傳,唯獨是飾演霍斯華裔女友的趙家玲(Rosalind Chao)仍活躍影圈,早前才入選了奧斯卡評委,並參演了真人版《花木蘭》。

最近加拿大盛傳,新五元加幣將會印上霍斯肖像了。可見霍斯雖然得年僅二十二,但在意義上,他活到今時今日。相比之下,更多表面活著的人,其實早就死了。

正如 Pixar 動畫《玩轉極樂園》(Coco)所說的:「被遺忘,才是真正的死亡。」


撰文:蝦叔

作者 Facebook:蝦叔跑步 Uncle Shrimp Running



延伸閱讀:

【私人補給】此刻還應到外面跑嗎?

【私人補給】 你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私人補給】你到底積下多少條比賽毛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