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馬隨想曲】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愛拼才會嬴!

艾力‧跑步的天空
發表於2020/01/23
2,040次點閱
2人收藏
加入收藏

《建發廈門馬拉松2020》(簡稱「廈馬」)終於曲終人散。

今次出戰「廈馬」,是我今個跑季「全馬三部曲」的第二場全馬(首場為去年12月的《廣州馬拉松2019》)。這場全馬出戰前後,也是自己在職場上「戲劇性轉變」的時刻——無論出戰前或出戰後的一段日子。

一時失志不免怨嘆 一時落魄不免膽寒……那通失去希望 每日醉茫茫 無魂有體親像稻草人

上月(2019年12月)完成《廣州馬拉松2019》後不久(12月13日,星期五),任職的公司宣佈裁員,我也因而被逼離開已任職接近十四年的公司。接到消息的一刻,反應是十分愕然,因為從未有這個的準備;在離職的那天早上,還和公司同事Ken交流「廈馬」的準備呢!

突然失去了工作,日子如何過呢?除了積極找工作、見工外,空閒的日子如何度過呢?不想從此度過好似「那通失去希望 每日醉茫茫 無魂有體親像稻草人」的荒廢人生,唯有用跑步消磨時間,就在離開上一份工作之後,在沒有見工的日子,就是幾乎天天出去跑步,一來不想自己「閒著」,二來為將要出戰的《建發廈門馬拉松2020》作準備。

今次出戰,我已召集了一個5人團隊參加(原本團隊為6人,可惜出賽前2星期,其中一名隊員不幸意外受傷,結果要住院一星期,最終無法隨我們成行),各有不同的參賽經歷;上仗和我一齊出戰《苗圃挑戰12小時2019》的Carmen(今仗都有加入我們團隊出戰「廈馬」),很快知道我要找工作的消息,又即時介紹她公司的空缺給我應徵,可見各隊員對身為隊長的我,實在愛護有加。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 有時起有時落……好運 歹運 總嘛要照起工來行 

到了聖誕,我和內子前赴潮州、汕頭一星期度假及探親,但期間仍然不眠不休地,為是次「廈馬」組隊及參賽行程的各樣事宜作出準備。尤其因著有隊員受傷,要臨時改動酒店訂房及車票,其實心情也有點不好受。當時未知道我要等多久才能找到新工,就專心備戰「廈馬」吧!找工作的事情,待回到香港才繼續吧!正如《愛拼才會嬴》歌詞中「好運 歹運 總嘛要照起工來行」一句(就是「無論遇到好壞,總要腳踏實地而行」的意思)。

終於到了1月4日啟程赴廈門的日子了。

我們一行人很早便抵達高鐵西九龍站集合,乘搭高鐵前赴廈門,列車上也有不少同樣參加「廈馬」的師兄姊們同行。4小時半的車程很快便度過,到達廈門後,第一餐當然要吃地道的閩南菜啦!

和作者一同出征《建發廈門馬拉松2020》的戰友們,於高鐵西九龍站準備出發(左起:Carmen, Lorraine(副隊長)、作者(隊長)、Stephen、Tommy)


午餐後,我們立即前往廈門國際會展中心(賽前的1月2日至4日,在該處舉行第四屆《中國馬拉松博覽》,也是今次賽事的起、終點),領取跑手包及物資。與上一場《廣州馬拉松》不同,這場「廈馬」並沒有安排跑手戴上防作弊識別手帶,氣氛比起「廣馬」較為人性化得多了。

全隊隊員領取號碼布後合照


接近黃昏,我們一行人前赴今次下榻的酒店——廈門海景千禧大酒店(位於廈門地鐵1號線總站「鎮海路站」)安頓,跟著我和兩個男隊員去了對面的「中華城」晚飯「加碳」。

晚飯後,我獨自漫步中華路一會,順便在中華城買了一杯「喜茶」(在深圳爆紅的人氣飲品店,竟然可以在廈門找到!)和買了一條麵包,準備明天出征前作早餐。以往在出戰《廣州馬拉松》前夕,我都會獨自夜遊,舒緩大賽前的緊張氣氛,今次出戰「廈馬」也是一樣。

作者是次出戰的裝備

三分天注定  七分靠打拼……

《建發廈門馬拉松》,源於一位普通廈門市民於2002年12月寫信予市政府,建議舉辦馬拉松賽事,結果引來極大迴響,最後獲國家體育總局批准舉辦,首屆於2003年3月30日舉行,2008年起獲「國際田聯」(IAAF) 確認為金標道路賽事。2020年的賽事,踏入第18屆,是「國際田聯」(IAAF) 於2020年1月1日正式更改名稱為 「World Athletics 世界田徑」後,首場舉行的金標認證賽事,因此,賽事備受國際注目。

2020年1月5日,廈門的清晨,天氣清涼而多雲,濕度達98%。一場目前全國最大規模的單一全馬賽事(規模達36,000名跑手,比《北京馬拉松》的30,000名跑手還要多),將要開戰了!我們也有幸參與其中。

我們在酒店出發,於「鎮海路」站乘搭首班地鐵前赴最近廈門會議展覽中心的「軟件園二期」(離會展中心1.4公里)(註:「軟件園二期」站屬廈門地䥫2號線的其中一個車站,該條地鐵路線剛於去年12月25日正式通車,剛剛趕及「廈馬」開戰前不足10天投入服務!這是我們今次「廈馬」旅程的第一個驚喜!

到達廈門會議展覽中心已經是大約7時25分,剛剛賽事的第一槍(07:30)已經鳴槍起跑,我們各人趕緊去寄存背包,再前赴指定的起跑區(「廈馬」採用分區檢錄,分五槍鳴槍起步,我們大部份隊員都被派去K區,除了Tommy獲派去H區召集),準備上陣。由於廈馬的規模龐大,參賽人數眾多,入到行李寄存區時,只有我和Carmen一齊。 

作者和Carmen在起點前合照

「廈馬」終於出發了!


終於等到08:00,最後一批位於K區跑手正式起步!和Carmen說聲「終點見」之後,我就很快的跑出去,開展42.195公里的「廈馬」全馬之旅。

今屆「廈馬」賽道,主要依廈門島主島的會展南路、環島東路、環島南路、演武大橋、鷺江路及湖濱南路,折返點由上屆的3個減至2個(湖濱南路及環島東路)。頭19公里的賽道是順時針方向的,上落斜不多,跑起上來其實比《廣州馬拉松》舒服。跑了大約8公里,已見到領先的跑手正在對面的回程賽道上,他們的速度不是我們這些「業餘」跑手可以追及的。好吧,就讓我們好好享受這個全馬,用腳步體會廈門吧!

跑了11.5K,賽道就跑入著名的「演武大橋」。演武大橋全長2.2公里,於2003年9月6日正式通車。在結構上採取了魚腹式梁,橢圓型墩,橋身通體漆為白色。為了避免影響沿海景觀,橋樑照明採取附設在橋樑護欄上的照明燈而不設燈杆。由於演武大橋低橋位段的橋面標高只有5.5米,被認為是目前世界上離海平面最近的橋樑。這段賽道可以說是整個「廈馬」最具特色的一段,即使在橋上,都可以望到岸上的市民,一直為我們一眾跑手打氣。這個熱烈的氣氛,一直延伸到大約19K的第一折返點,即使這時要折返向東跑,他們的打氣聲成為我們堅持下去的動力。

跑手在演武大橋上努力中


到了約22K處,見到前面一個身穿紅色背心的跑手,背後寫著 “COUNTING DOWN TO 100 MARATHONS  TODAY IS #90”,下款寫著 “WALTER”,這時想起早前有一個馬拉松賽事「常客」叫「水哥」Walter Cheung張樹槐(前恆生銀行傳訊部一哥,已退休,和我一樣也是主內弟兄),在他Facebook寫道他將要挑戰第90個全馬——廈門馬拉松,於是上前問他一聲,果然他就是張樹槐本人!「野生捕獲」一直敬佩的長跑師兄,順理成章,我當然要和他合照了!

整個賽事中,我在賽道上見到他兩次,跟著我衝線後不久,也在終點遇到他衝線回來;賽後翌日早上,我和Lorraine去鼓浪嶼觀光時,在船上及島上也前後再偶遇「水哥」兩次!這是今次廈門馬拉松之旅,我遇到的最大驚喜!我已決定,返到香港後,要買他的著作《跑出一片天》細細閱讀他的馬拉松之路了!

「野生捕獲」長跑名人「水哥」Walter張樹槐(左一,攝於賽道22K處)


上次出戰《廣州馬拉松》時,於25K處已開始出現腳痛,今次「廈馬」就在30K處才出現腳痛,不過,戰意仍是高昂的!沿途不斷的「民間補給站」、「噴淋點」也成為我們堅持下去的動力!這時仍是多雲及潮濕,原先落斜的路段已變成上斜,要想破PB也不容易。我這刻就放下爭取PB的目標,最重要的,不單我要順利完賽,同行的隊員也都要同樣順利完賽!

民間補給站

賽道上的噴淋點,有助跑手降溫

環島東路上的跑手銅像(賽道約35K處),鼓勵跑者要堅持到底

當抵達38.5K,就到達第二折返點,該處正是「廈馬」冠名贊助商「廈門建發集團」的總部(建發國際大廈)所在。當我們跑到接近廈門國際會議中心的路口,原來還要向前跑多2公里才折返,我心想,賽道要特別繞經冠名贊助商總部所在呢!這時天氣變得晴朗,陽光開始猛烈照耀,我們已跑了超過38K的跑手們,面對突然轉變的天氣,似乎有點吃不消,只能「半行半跑」地繼續「打拼」。


愛拼才會贏!

好不容易由環島東路西行右轉入會展南路,踏入最後的一公里賽程。忽然地,一切氣力都「番晒嚟」,就忍著腳痛,在會展南路的樹蔭下一直慢跑下去。只見不少跑手在這段路,大部份已變了「步兵」。跟著內心的節奏,伴著手機播著的輕快音樂,轉入最後的200米,只見終點拱門在望!我就出盡力氣,加快跑過去,搞掂!終於衝線完賽了!就這樣完成我人生的第4隻全馬賽事了!

作者衝線後留影

用了5小時27分02秒完成「廈馬」(賽後證書列出官方時間為5小時27分01秒)

我衝線後不久,「水哥」張樹槐也終於衝線回來,我笑著和他說:「今次我嬴了你了!」他只是輕鬆地笑著,跟著找我幫手為他拍照,拍攝他這個「歷史時刻」——完成人生第90個全馬賽事。相信他邁向「百馬王子」的日子不遠了!

慶祝「水哥」張樹槐完成第90隻全馬!

《建發廈門馬拉松2020》完賽牌,十分精緻

 

返到廈門國際會展中心取回行李後,原來在休息區設置了「冰水區」,供跑手可以用冰水浸小腿(每個跑手最多可浸8分鐘),是我出戰全馬賽事以來首次見到這樣的配套!連《渣打香港馬拉松》和《廣州馬拉松》這類頂級全馬賽事都沒有!個人認為,這樣的配套對一個全馬賽事十分重要,因為可以令到跑手加速復元。過往我多次出戰全馬,在衝線後便要立即取回行李離開,之後的兩、三天,行路變得「寸步難行」,十分辛苦,這時想起以下YouTube的片段(這是2017年《渣打香港馬拉松》完賽後,不少跑手在歸途上「叫苦連天」的片段):

 【蘋果攝影機】跑完渣馬 齊齊抽…抽…抽…,來源:蘋果日報)


跟著我返到展館內的空地,我的隊友也陸續衝線回來(大部份用了5小時多完賽),惟獨Carmen尚未返回展館。我們一眾隊友在拍照慶功之餘,也十分焦急,這種情緒隨著「廈馬」最後衝線的關門時間(14:15)已過,更加強烈。

 

幸好,十多分鐘以後,Carmen終於回到展館空地和我們會合,她告訴我們,她終於可以在6小時內(5小時59分)完成全馬,破了她個人全馬PB!她對上一個全馬賽事《大阪馬拉松2019》她都要超過6小時才完成,聽到她的成績後,我們都為她而歡呼!更開心的是,我和我的隊友們都能全部在限時內完賽,副隊長Lorraine也終於報回上仗《台北馬拉松2019》中途因超時被DQ(限時5小時30分)的遺憾!

 

在廈門休息了一晚後,翌日(1月6日)早上,我們一齊吃過沙茶麵,之後我們分頭前赴南普陀和鼓浪嶼觀光。下午我們懷著興奮但依依不捨的心情,前往廈門火車站,乘搭高鐵返港。就在準備出發前赴火車站的時候,我手機WhatsApp收到訊息,要我電郵自己的薪金證明及其他文件去在出發赴「廈馬」前應徵的一間大型電訊公司,於是我在回港的高鐵列車上,將這些資訊送出去。我這時和Carmen說,我將會有新公司獲聘用了。

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告別廈門,乘搭高鐵返回香港

 

果然,在返港後兩天(1月8日)的下午,我終於收到獲聘的消息,便懷著期待又興奮的心情接受任命,於1月13日正式上任新工,距離對上一份工作離職只是剛好一個月的時間!

還記得在新工作面試時,和約見的主管表示,「要在工作上發揮馬拉松的精神,堅持到底,絕不放棄」。期望我能在新的崗位上,完全實踐馬拉松的人生和哲學。

著名的閩南語(台語)流行曲《愛拼才會嬴》,歌詞充滿勵志和希望(這首歌也成為我們今次出戰的主題曲),我們在今次「廈馬」中,將歌詞信息發揮得淋漓盡致。尤其我在「廈馬」前後的經歷,更體會到,做人必須腳踏實地、作實事(無論出戰馬拉松、或在職場上、家庭上,或待人接物),這才不枉上主所託。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愛拼才會嬴!

願以此與各位共勉。


延伸閱讀

【苗圃挑戰12小時2019】42公里上的甜酸苦辣


【全新山賽】大帽山之美

【IAAF改名】World Athletics,與你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