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補給】他白天判人坐牢,下班帶釋囚跑步

蝦叔
發表於2020/01/10
1,77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記得當年香港馬評家董驃逝世後,有一堆董驃金句流傳了出來。其中有兩句在我看來特別精警,念念未忘至今。這兩句分別是:

「開心的事,睇場合講。」
「傷心的事,不要見人就講。」

跑步,是一件開心得來少不免暗含傷心的事,所以我提醒自己更要小心地講。再具體地形容:在非跑者面前,跑步,我盡量不講。

不是嗎?所謂「跑者故事」,十居其九都是「以前活得不好,現在靠跑步變好」的模式,沒有誰會剖白「我跑步後人生變得如何不堪」的。搞不好,事情就變得好像傳教,很容易令人反感。

不過剛剛看了一部跑步紀錄片,卻令我覺得如果能像片中主角一樣,跑步有時講多一點也無妨。


Craig Mitchell是洛杉磯一位年逾六十歲的法官。他熱衷長跑,經常在法官袍下經常短褲跑鞋,全因方便上庭過後去跑步。

他一個判刑決定,往往就可影響他人半生。久而久之,他不禁想:「我判人家坐牢是否幫到社會?我還可以多走一步嗎?」

結果,他成立了Midnight Mission長跑隊,帶當地「低端住民」到外地跑馬拉松。

這就是紀錄片Skid Row Marathon(下稱《SKM》)的故事。


Skid row泛指北美貧民區,其中在洛杉磯的那個,惡名甚為昭彰,米高積遜名曲Beat it的音樂錄影帶也在此取景。遊客好奇進去探險遇襲的新聞,時有所聞。可見在洛杉磯這個五光十色娛樂之都,也有陰暗一面。

看《SKM》時,你會覺得這位長相有點像影星辛潘的法官有型有款之外,也真的宅心仁厚。老實說,skid row的三教九流普通人看了都搖頭避開,何況是本應身嬌肉貴的法官大人,竟然要跟這幫人做朋友?

Craig法官與世界紀錄保持者Eliud Kipchoge合照於柏林


從來反對把跑步描繪成有甚麼神效。但不能否認,總有些人,確是因為跑步而改變人生。

就像Midnight Mission長跑隊,開始時幾個人,發展到現在幾十人。影片特寫了幾位隊員,他們各有沉淪往事,但可幸絕大部分都能在Craig法官協助之下習慣運動,改善衛生,成功重投社會,過上新生活。甚至其中一位外表非常搖滾的音樂人,更成功考上舊金山音樂學院。

可能你會問,在住處跑就好了,為何還要大費周章跑海外馬?

原來Craig法官是效法現任教宗方濟各。話說阿根廷籍的教宗,曾帶布宜洛斯艾利斯的貧民外遊,希望他們能走出本來死命認定離不開的地方,拓闊眼界。

Midnight Mission出戰羅馬馬拉松


結果,長跑隊到過非洲迦納、羅馬與峴港參賽。下一站,更打算到耶路撒冷。《SKM》拍下了他們到迦納與羅馬的遊蹤,踏過異域的街道,看過經典的文物,這班曾經自暴自棄的中年人,第一次看到世界的寬廣,見識到外面世界的美好。

Craig法官說:「我希望帶他們找回尊嚴。」

記得以前香港曾經有部叫做《流浪漢世界盃》的福音電影,其實題材與今天的《SKM》甚為相似,但拍出來的戲劇效果不佳,再加上硬銷福音,所以只落得一般評價。《SKM》就像美國版的《星期X檔案》,勝在夠樸實無華。

雖然不可能要求人人像Craig法官那樣有心有力,但至少我們不妨知道一下跑步這東西,在世上不同角落可以有全然不同的演繹。

除了向人訴說自己的跑者故事之外,有時也不妨關心一下人家的跑者故事。在我們一年五六場海外馬變成基本動作的時候,請別忘記,對世上更多人來說,外遊看世界,並不是一件必然的事。

影片租看:https://vimeo.com/ondemand/skidrowmarathonla


延伸閱讀

有一種福氣,叫做為自己的愛好堅持過

當馬拉松變成「馬仔」時

為了忘卻的紀念 - 我的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