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訓練不是為了來這裡跑個3:02的 - 大阪馬拉松 第9回 賽後感

Terry Wong
發表於2019/12/10
774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跑成點?」
「麻麻地啦 ... 」
「咩時間?」
「3:02。」
「很好啦!」
「....... 」

我想,大概只有我自己才能評價在比賽中的表現。如果給自己評分,一定是個不及格的分數,回想往績及這數個月來的訓練,我的期望絕對不是這樣,不論是過程或是最後的完成時間。雖說關西風景太美,父母也一同來遊玩,但我不是來fun run的。

我可以說抵埗的一晚太夜,比賽前一天太操勞,甚至說日本根本就是不利我的地方(東京跑3:01,這次大阪成績更慢),但給自己藉口無補於事,就如教練所言,還是實實在在地檢討一下更有意思。

賽前教練的說話令我印象深刻:「相信你已昇華了,控制心態調整體能更重要。」的確,自波士頓馬拉松以來這大半年,我是感覺到自己的進步的,再加上教練我的信心,我覺得破三並非必然但相信只要發揮正常應該問題不大。

賽前一天花了好些時間去取號碼布,取完以後累得Expo也只能匆匆了事,但早早上床睡覺後,第二天出發前往比賽場大阪城公園,天氣好,氣氛好,自己的心情和感覺的狀態都無可挑剔。寄過行李jog了近十五分鐘到達起點,心裡很踏實,大概真的已是個征戰多時的戰將了。

我是最先一組起步的,起步人很多,但出奇地步速不怎麼快,前後左右都是人,展步有困難,而要從別人身旁插出加速也不易,只能小心翼翼的向前推進,我想,這樣的起步更適合我的跑法吧。里數牌並不明顯,我看到的第一個已是2k牌子。「甚麼?8:51?」本來起步慢一點沒有問題,但比起目標配速4:15/k實在是慢太多了吧?也沒辦法,這個時候最重要是戒急用忍,慢慢的拾回應有的速度。未幾跟施朗大亨野人重回一pack,還在御堂筋來了張世紀合照。依野人對鏡頭的敏感度和興奮程度,可以知道他今次真的是來fun run的。不久之後,身邊只剩下一組呼吸與腳步聲,大亨正和我繼續進發。在這十多公里裡,我們大致能保持4:08-4:15/k ,但我隱隱覺得自己已經有點累。敗象已現。不過我仍在大亨身旁喊叫著,
       「這樣keep住ok!」
       「繼續keep住個form!」
作為算是最近距離經歷他們訓練歷程的夥伴,即使自己成功與否,都很希望能看到他們成功的一天。15k左右掉頭,在後面一點的野人在對面線叫喊,「一姐係前面!」方才發現原來一姐一直在我們前面。我有點驚訝但毫不意外,一姐想是要衝sub3吧,不過步速會否仍然快了一點點呢?

跑著跑著,望望前後,已沒有熟悉的身影和臉孔,我只好繼續努力作戰。總算是保住了馬速,但感覺卻不輕鬆,知道自己正在一滴一滴耗盡自己的能量。15k到25k是一條長長的來回直路,風景欠奉,但對我來說也不失為一個可以專心於跑姿的時間。在掉頭前一刻,於對面線看到背上綁著氣球的3小時配速員,大概有四十至五十米的距離吧,我想這是我在賽事裡和他們最近的距離。這麼近,那麼遠。好不容易待我也掉頭了,通過半程點,望一望錶,大概是1:29:30左右,仍在目標時間的射程範圍內,但實際上已經sub3無望了。這個情形下要走negative split簡直是妙想天開。只能腳踏實地好好的嘗試保持速度吧。

半程過後,情況跟路況一樣,四字概括,「乏善足陳」。唯一的懸念是速度在哪個位置開始下跌,和會跌多少。最後25k過後我開始守不住4:15/k的pacing,大概跌至4:30/k左右。路線包括不少回頭路段,我一面跑著碰到在後面的施朗和大亨,狀甚吃力,苦苦掙扎著。我想起大家週日一圈又一圈的衝著,還有三數次週末超過30k的長課,結果大家一起早早宣佈衝擊目標失敗,實在很不是味兒。而對我自己而言,未能sub3,自然也未能PB,跑個3:01或者3:11甚或3:21、3:31,其實沒啥意義。有一刻想過把心一横轉作fun run mode,可這不是我的初衷啊,還是過不了自己的一關。再說,作為日本其中一個最大型的城市馬拉松,不論是官方或是民間的補給,並不如我想像中豐富,自不然也沒有興致去「享受」。

30k後路線繼續在住宅區遊走,那些高低起伏的坡度令我錯愕,即使我在之前走得多好,30k後來到這些高高低低的斜坡也應該會陣亡了吧。這樣的安慰自已一下,聊勝於無,希望自我感覺良好一點。

心裡回想著賽事的路線圖,希望能盡快到達進入大阪城公園前的長直路,我跟父母相約在那裡等我。早前兩次sub3都有太太在場見證,這次父母只能看到一個早早已放棄追逐目標的我,其實對自己很失望。經過前一天視察賽道的地方,遇見了父母,進入城內,在天守閣的守護下衝線,心裡沒有別人那種激動、想哭等的感覺,因為正如一直都說著,做足了心理準備下,順利完成實是意料之內,只是當刻也有種感受,即使成績不似預期,但我還是切切實實的完成了一隻42.195公里的馬拉松。在所有完成者(包括自己)的生命裡,始終是種成就。想到這裡,我還是開懷的笑著衝過終點。

賽事完成後,旅程繼續,替父母安排行程的我把時間和心思都放在行程上,也沒空整理對這次比賽的思緒。只在社交媒體讀著不同朋友對這次比賽的感受,有人歡喜有人愁,在跑會裡、或者其他朋友,都有人大PB而回,自己表現未如理想是不爭的事實。「3:02也不錯啦!」「分站冠軍(跑會裡成績最快的一個),仲想點呀?」可我的訓練不是為了來這裡跑個3:02的。

回到香後後,還是不住的在想,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好幾次的長課,尤其在南生圍的幾次,廿多後是完全沒有累感的,甚至三十公里後仍能加速。這次在十多公里已覺疲倦,實在是意料之外。也許前一天排隊取號碼布,逛Expo,再到心齋橋,真的有點累垮了自己吧。或許有一點點。而再次回憶安信教練的忠告,除了體能外,心態還是要再改善。起步後馬失前蹄,已經提醒自己不用急趕,但最終還是耗了一點力來維持速度,跑得不夠輕鬆。十多廿公里後有累感,心態上也調整得極差,只在想著自己將在何時跌速,而不是專注跑姿和跑感尋找輕鬆不跌速的「入定」狀態,以我這個跑齡的跑手,即使覺得累也應該有方法克服吧!再者,教練的練習設計中也有專門對付這種情況的練習,we are well trained for this。大師的金句「攰只是種感覺」並沒有被派上場,我選擇了直接的讓自己倒下,實屬遺憾。

數個月來,我和很多其他香港人一樣,一直心情沉重。有人說,這個時勢,「仲有心情去旅行,仲有心情練跑?」我想,生活仍要盡量正常地進行,而對訓練和成績的堅持,也套用在我的信念上。我很想認真、專注的練習能帶來滿意的結果。跑步是我生命中其中一個部份,但不是全部。路跑上要達至的兩個目標其實都已完成,本來報名時也未知這場賽事會否繼續以衝擊時間為目標。最後決定再次放手一搏,花掉大量時間和心血去訓練,當中實包含了很多個人生活甚至身邊人的諒解與犧牲。槍聲一響,半程不到,訓練成果就這樣失諸交臂,我也不肯定自己會否仍會這樣有系統地去訓練自己預備一場馬拉松。想到這裡,心就有種戚戚然。

或許這就是更強的小泰的最終章?無論怎樣,希望能在兩個月後的渣打場上見吧。賽事是否辦得成,不在於小小市民如我,而在於某些人的勇氣。不過我沒有後悔為這次大阪馬拉松付出的一切,用一句我回應朋友的說話作結,

「付出不一定有收穫,但只有肯付出,才有成功的可能。」

各位跑會兄弟姊妹,各位朋友,各位香港人,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