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補給】東京奧運火炬手:「我跑過的路,不會背叛我。」

蝦叔
發表於2019/11/08
58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剛傳出消息:奧運女子馬拉松冠軍野口水木,將成為明年東京奧運主辦國火炬手的第一棒。

奧運眾多賽事中,馬拉松歷史最為悠久,而男子馬拉松也不成文地通常被安排為最後一項賽事。所以,找馬拉松運動員來當較為矚目的火炬手位置,也不令人意外。例如去屆里約奧運,最後負責點燃聖火的,就是巴西馬拉松名將利馬。

說起利馬,他的不幸非常經典:2004年雅典奧運,他原本領先,突然瘋漢衝出試圖拉倒他。經此一搞,利馬節奏大亂,最後只能奪得銅牌。雖然事後獲頒象徵體育精神的顧拜旦獎,但始終不能不說,這次著實遺憾。

事過境遷,一切如煙。

那屆利馬抱憾而回,另一邊廂女子組的野口水木,卻喜奪桂冠。


這是繼2000年悉尼奧運高橋尚子之後,連續第二屆由日本女子跑手摘金。那幾年的日本女子馬拉松,風頭真的一時無兩。

但印象中,比起高橋,野口的「明星味」似乎總是有所不如。高橋當年在悉尼的比賽,電視台在一天接連重播了三遍,事後跑步的人一下子多起來更是不在話下,甚至還有廠商以她之名,推出了馬拉松選手育成電視遊戲。

不是FIFA足球啊,確是沒想到馬拉松也可以變成電視遊戲的。


話雖如此,野口其實成績方面一點也不遜色——雖然她不像高橋在柏林打破世界紀錄,但她在2005年那次跑柏林造出的2:19:12,也一舉打破了當時柏林、日本及亞洲紀錄。而日本及亞洲馬拉松紀錄,更一直保持至今。

野口予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的嬌小。具體一點說,她身高只有150厘米。然而相傳她的步幅,是令人咋舌的147厘米。

野口的拼,也是頗為有名。有報導說她到雲南移地訓練,34天跑了1350公里,差不多每天一個馬拉松。

跑在英國名將Paula Radcliffe身邊,野口之嬌小更覺顯著。


不過我最記得的,是野口的名句:「我跑過的路,不會背叛我。」

我不知道,野口當初說這句話時經歷了甚麼。但確是在年紀大了時,方發現這句話說得太對。

跑步看來沉悶,但一公里就是一公里,不助你變快,也至少助你減肥。那種紮紮實實的美好,要經歷過若干人生經歷,遇過林林總總對人的失望,才會懂得。多少年後驀然回首,你才發覺除了自己,實在沒誰是百分百可靠。

哪怕這人曾經推心置腹。

哪怕這人曾經同床共枕。

若說苦瓜是「半生瓜」,那麼跑步也可說是「半生運動」。這種波瀾不驚的嗜好,年輕時哪會欣賞。

據報導,2020奧運火炬棒物料,是來自311 日本大地震災區臨時住宅的鋁製窗框廢料。

如今知道野口將會成為聖火首棒,也著實為她高興。這個組合使我重新認識到,馬拉松這種默默耕耘的運動,除了不會背叛之外,更有能力感召群眾,燃起希望。

就讓我們繼續跑下去。


在野口的家鄉日本三重縣伊勢市,豎立著其紀念碑。


延伸閱讀

百碗麵 君莫停 - 盛岡馬拉松2019 

有種信念之續集 - 盛岡馬拉松2019

我比較喜歡自己努力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