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補給】誰跑得快,就答應誰的訴求

蝦叔
發表於2019/08/09
97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近兩個月,你夜晚的時間是怎樣過的?

不少朋友、同事,不約而同表示近兩個月放工在家,不是看新聞直播,就是滑手機看FB,基本上都是皺著眉頭待到睡覺,看看醒來新一天世界又變成怎樣。

跑者如我們,步也跑得心不在焉。這種狀態,實在不健康,所以有必要看點別的平衡一下。所以,最近看了兩部戲,一中一日,都與馬拉松有關,都不算太好看,但都不妨在本周一記。

中國的那部叫《春天的馬拉松》。戲名令跑者很有期待,但除了個別刻意加插的跑步鏡頭之外,基本上整部戲與跑步都無甚關係。

所謂「春天」,是因為主角叫「方春天」。他是村長,熱愛跑步,一心建設家鄉,想透過舉辦一場山賽來振興鄉村。搞馬拉松在文明城市如香港也絕不容易,大家可以想像到在大陸鄉村遇到的問題必定更加棘手。

看之前我曾暗忖,這部戲會不會道出了辦賽的困難,例如封路、補給、人手等問題。看完電影後,我發現自己想多了。戲雖以馬拉松為名,但卻是借機非常主旋律地講改革、談文化、論親情,但就是沒有跑步。據稱,電影以真實浙江農村案例為本。但除非對中國三農問題特別有興趣,否則對香港大部分觀眾來說,那是非常遙遠的事情,看起來想必難有共鳴。

男主角張鐸曾演出《情深深雨濛濛》,不過香港觀眾應該對其妻子熟悉得多——張太就是「松松姐姐」陳松伶。(《春天的馬拉松》劇照)

相比之下,日本的《馬拉松武士》都是改編自真事,但至少跑步成分大很多,對香港跑友以至一般觀眾來說也算比較「易入口」。

其實與《春天的馬拉松》一樣,《馬拉松武士》也很政治——故事講述日本十九世紀「黑船來航」後日本迫不得已面對「外國勢力」。幕末時代的藩主有見及此,決心舉辦長跑比賽,一壯士氣,抵禦外敵。更聲言,獲得第一名的可以提出任何願望,藩主均會答應云云。獎品如此吸引,一眾勇夫自然躍躍欲試。

這場賽事,史稱「安政遠足」,是日本史上第一場有紀錄的馬拉松賽。自1975年始,現代版的紀念賽事開始舉行,鼓勵變裝,氣氛相當歡樂,「跑玩日本」的Charles就曾參加並有賽後報告

論戲,《馬拉松武士》多線並舉,稱不上緊湊好看,未知土橋章宏的原著小說會否好一點?雖然有收買,有抄小徑,更有襲擊,賽事沿途的騎呢事充斥整套戲,但跑步確是佔了這戲的不少部分,起碼沒有像《春天的馬拉松》那樣掛羊頭賣狗肉。想從新聞掙脫出來,看此戲權充調劑,當是認識一下日本馬拉松起源也不壞。

電影如實還原海拔差千多米的賽事,對主角佐藤健以至一眾角色都是一場體力考驗。

走筆至此,難免思前想後心神又回到了此刻的香港。

《春天的馬拉松》背後帶出浙江推行《村級權力清單36條》,將法治精神帶入農村的故事。結尾村長更是由一人一票選出,香港觀眾看到想必感到諷刺之極;而《馬拉松武士》則更赤裸:誰跑得快,管治機構就答應誰的願望——至少,你會知道對方如何才會滿足你的「訴求」。

香港的法治呢?港人的訴求呢?都說現實往往比電影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