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里約奧運女子馬拉松銀牌得主使用EPO被暫時停賽

Timothy Chan
發表於2019/05/22
64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體育運動賽事一向都競爭激烈。而近年資訊發達,令到運動員的身價提升不少。在豐厚的商業贊助以及獎金誘惑下,儘管國際間對於打擊使用禁藥的執法力度越來越嚴厲,但仍然誘惑了到不少人選擇挺而走險。最近又多一個例子。

跟據外電報導,2016年里約奧運女子馬拉松銀牌得主,肯尼亞出生的巴林運動員Eunice Kirwa被國際田聯(IAAF)旗下的Athletics Integrity Unit(AIU)暫時禁止參加所有賽事。原因是在抽查的樣本中被發現曾經使用「紅血球生成素」(英文 Erythropoietin,簡稱EPO)。

EPO是一種醣蛋白激素,用以控制紅血球生成,或紅血球的產生。最常被發現於講求耐力的中、長距離跑步以及單車比賽之中。最深印象當然是曾經7奪環法單車賽冠軍(後全被取消資格)的美國傳奇人物Lance Armstrong。而更巧合的,剛剛於倫敦馬拉松舉行前夕同樣被AIU臨時禁賽的現任半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者肯尼亞的Abraham Kiptum,其教練Joshua Kemei正就是Eunice Kirwa的丈夫。


(圖片及資料來源:The Standard

更令人感慨的是,Eunice Kirwa亦並非首個被禁賽的里約奧運女子馬拉松選手。Jemima Sumgong,該名來自肯尼亞的金牌得主,去年同樣因爲曾經使用EPO而被國際田聯禁賽4年。其後去到今年1月,更被IAAF追加多8年的停賽禁令,原因是期間涉及多次作出虛假陳述,以及偽造醫療報告。然而,所有有問題的樣本皆來自奧運之後,因此兩位所獲得的奧運獎牌依然得以保留。

對於再次出現禁藥事件,美國選手Shalane Flanagan表示絕不感到意外。當年只得第6名的她,在完成整個賽事後,心裡已經有感覺相信日後的名次將會因此被提升。雖然當時並沒有任何實質的證據,但她認為事件至今還有1人以上仍然逍遙法外。「從技術上我還是第6名,但在心目中我的名次已提升到第4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