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利衛徑長征2018】蛻變,就在雷利!

艾力‧跑步的天空
發表於2018/10/25
39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自去年完成了《苗圃挑戰12小時》(下稱「苗圃」)26K賽事後,一直希望在越野跑的道路上,有進一步的突破。該賽事和另一場同樣以衛奕信徑為主要賽道的《雷利衛徑長征》(下稱「雷利」),開賽日期只是相隔不足一星期。自問自己實力未夠班,所以當時出戰的越野賽,都是選擇30公里以下的個人賽事,從未想到自己可以出戰《雷利衛徑長征》這個需要組成團隊參加的賽事。


在2017-2018賽季最後一場賽事《揹水一戰2018》(30公里賽事)順利完賽後,正是我要去計劃及考慮下一賽季有意報名的賽事。其實這時已對《雷利衛徑長征》十分留意,尤其去年賽事因颱風而腰斬,反而令我對這賽事有更有興趣,體驗有什麼吸引力令出戰「雷利」的隊員們力戰惡劣環境,並計劃逢單年出戰「苗圃」、逢雙年出戰「雷利」,只是當時未想到要夥拍什麼拍檔組隊。


執筆之時,已經完成了《雷利衛徑長征2018》的「越野日征」,在寫下感想時,這刻想起,「雷利」給我的第一個蛻變是:跳出人際關口,敢於招募同伴!我內子一直認為認為我的其中一個弱點,就是人際關係較弱。由於「雷利」規定要組成2至4人團隊,招募隊員就成為其中一個要跨過的難關。


當原本計劃答應與我組隊的夥伴決定「甩底」,我竟然大膽地在Facebook的長跑群組上公開招募隊員!結果有兩個「跑友」Yukin和Sunny答應加入,就膽粗粗地去報名這個《雷利衛徑長征2018》的「越野日征」賽程!在決定隊名時,我提議以「雷利」的主題「衛徑‧青年‧世界」,以我們的腳步去為青少年帶來希望,提出以「希望」的希伯來文「Hatikvah (התקווה)」(也是現時以色列國歌的歌名)作隊名(正式隊名為「Hatikvah 2018」),兩名隊員竟然表示無異議,也肯放手讓我擔當隊長一職(兩名隊員其實比我有更多路賽和山賽的經驗,並分別取得一級及二級山藝證書)!這也表示他們對我組隊和領導團隊的信任!


由8月起,我們團隊分了3次去練習今次賽道,雖然今次出征的「越野日征」組別,只有30公里,不過都要爬過多座大山,包括港島的紫羅蘭山、渣甸山、小馬山,過海後又要上五桂山、東洋山及大老山,然後才在沙田坳道衝線。早前在練習時,在登上紫羅蘭山及東洋山,可能因酷熱天氣,更重要可能是登山方法有問題,顯得十分吃力。多得隊員Sunny教導正確的登山方法,到9月初出賽前的最後操練(行畢整個賽道),在登山和裝備方面有明顯的進步,不再感到「冇氣冇力」。


在賽事最後操練後一星期,超強颱風「山竹」襲港,不少行山徑及道路遭到嚴重破壞,在災後數星期的賽事,無論路賽山賽都受嚴重影響,取消的、改期的、改道的都不少。多得大會及各方義工的努力,今年「雷利」終可以如期舉行,只是無法去打「大佬」—「越野日征」的東洋山,要改由飛鵝山路上山。不過真的要一讚大會在改道上十分用心,盡量不影響賽道長度及爬升,始終「雷利」完賽者可獲UTMB分數,對一些想儲分以備戰2019年UTMB的山友來說,十分重要。(當然對我們這班「山賽」初哥來說,UTMB分數並沒有什麼意義,但亦代表賽事難度唔係講笑的。)


Hatikvah 2018起點合照(鳴謝:EC Windblow)


終於到了10月13日比賽日,當日天氣時陰時晴,算是山賽的理想天氣。我們一行三人到達起點,做好登記及行李寄存,很快就到比賽開始。賽前的最後練習,我們用了9小時才完成,之後檢討整個練習過程後作出調整,最後定了我們預計賽事完成時間:8小時。這個已算是十分保守的時間,因為是第一次出戰隊際山賽,目的只有一個:Full Team無痛完賽


日征賽事於10:30起步,其實天氣已經開始炎熱,不過幸好上紫羅蘭山時吹正東北風,陣陣涼風減輕了登山時的吃力,加上心理上已克服「樓梯機」的陰影,沒有第一次操練時登上紫羅蘭山的辛苦。過海後登上五桂山及前後的兩個不知名山頭,都也能夠保持膽量,結果就在不知不覺間,連續征服了多個自己以為難以登上的山頭,也征服了自己的「怯」。這就是「雷利」給我的第二個蛻變:不要讓自己有任何「怯」的藉口!因為,「怯」,你就會輸一世


向陽明山莊進發

抵達CP1檢查站

參賽隊伍需於鰂魚涌乘搭港鐵前往油塘,這是《雷利衛徑長征》的最大特色


其實之前在CP1,隊員Sunny朋友帶來的肉醬意粉支援,也是十分及時,他又幫助我補充水袋的食水。我們在過了小馬山路段時,另一名隊員Yukin跣了一腳「碌」落地,幸好只是小腿擦傷,恰巧有2個外籍山友途經,也及時協助我們。跟著在乘搭港鐵到達油塘站時,我內子Cherri也送來及時的寶礦力飲品予我們團隊。


我們全程都一直按預計的步伐前進,最後還比預期時間早了15分鐘抵達井欄樹檢查站(CP3),我教會夫婦團契的Sam一家四口也在這時到達檢查站支援,帶給十分好吃的三文治及汽水,讓我們一行人吃得飽飽,又找到救傷人員幫Yukin去清潔傷口,然後才繼續最後一段賽程。這就是「雷利」給我的第三個蛻變:發揮領導才能,適時找到合適支援,讓出戰長途賽事時無後顧之憂


於CP3井欄樹檢查站支援的Sam一家


離開CP3,經過井欄樹村的村屋,抵達「休悠田園」的黃色郵箱。「原裝正版」的「雷利」要在這個郵箱轉右,經黃麖地、大藍湖,登上東洋山,在標柱柱W40處上石屎車路;但因颱風「山竹」影響,大會公佈賽道在這處改為左轉,沿石砌路一直去到飛鵝山路路口,再右轉沿車路上山,匯合原有衛徑直奔沙田坳道終點。這個特別版的「雷利日征」可一而不可再,就懷著探險的心態繼續上路。


途中見到另一隊日征隊伍,由改道的路段折回,我問他們情況,原來他們因為之前在CP3井欄樹村補給,一時大意忘記了報到!我就叫他們速速返去檢查站報到,這樣一來一回,他們恐怕浪費了十多分鐘時間!我和隊員也認為,這些「低級錯誤」是山賽不應讓犯的,所以我們做法十分正確,就是一到檢查站,第一件事就是要報到,然後才去補給。


到了飛鵝山道,我再查閱我們隊伍的賽事進度,原來我們的時間都十分理想,位置一直在30至31名上下,不過Sunny卻提醒我,登上飛鵝山道觀景台之後的路段,才是爭取名次的關鍵。沿路見到著名的「百花林」,半山又可遠眺西貢蠔涌及匡湖居的景色,算是補償了登不到東洋山的遺憾吧,畢竟我們若再挑戰「雷利」,未必有這樣的「改道」經歷。好吧,就讓我們享受餘下的一段,盡力完成賽事吧。


大會指示賽道於「休悠田園」的黃色郵箱左轉繼續行程

改道賽道驚喜之一:飛鵝山道「百花林」的入口,為國父孫中山母親楊氏安葬之處

改道賽道驚喜之二:飛鵝山道遠眺西貢蠔涌及匡湖居景色


抵達飛鵝山觀景台,我又不禁拍下九龍半島景色,這時隊員提醒我,真正的挑戰在此才開始,因為這段後就是連續下斜路段,隊伍會在這處開始衝下去做時間。


飛鵝山道遠眺九龍景色


果然,我們三人一開始跑下去時,已有另外數隊(不論是全征或日征隊伍)在飛鵝山路「爆」下去,爭持十分激烈。我們也不甘示弱,沿車路一直狂奔,途中見到不少操練毅行者的「山友」,見到此場景,也有鼓勵我們繼續「爆」下去。因為我在落斜方面實力較強,這就是發揮「小宇宙」的時候。


離終點約100米,等待我們全隊人齊,就一齊挽手狂奔,在沙田坳道近獅子亭衝線!最後用了7小時17分6秒Full Team完成這仗《雷利衛徑長征2018》的「越野日征」賽事,比賽事預計的8小時快得多!再一次證明,只要我們齊心,「我們的希望沒有失去(希伯來文:עוד לא אבדה תקותנו)」(來源自以色列國歌歌詞第二節)。


短短30公里的賽程,大會公佈總爬升已達1400m(之後用Strava計算,累積攀升已經去到1560m),這是我歷來出戰越野跑賽事中爬升最高的一場!總結來說,我們全隊三人齊心合力,策略用得合宜,最終能夠戰勝一切困難,首次完成隊際越野賽事,最後更在全部58隊能成功完賽的隊伍中,排名第30,第一次出戰就得到理想的成績!


這就是「雷利」給我的第四個蛻變:齊心一致,就沒有難成的事!


賽事結果(我們團隊D203最後以第30名完成)


當然,沒有東洋山的「雷利日征」,始終都會有些遺憾。期望日後能有機會,我們原班人馬再戰「真‧雷利日征」吧!


想到這處,真的要多謝隊員的配偶們!沒有您們的支持和「放行」,這數月來也沒有機會一齊練習和聯誼,彼此鼓勵!也要多謝我教會的伉儷團契的夫婦和母會(北角宣道會)「男人天空」的弟兄們,在背後無論以物質或言語的支持,都是我們堅持下去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