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傷康復停滯不前,膊頭筋膜可能是關鍵!

Denny Kam
發表於2018/03/30
3,917次點閱
人收藏
加入收藏

P 先生,24歲,半年前玩 Rugby 斷前十字韌帶,無論點做康復治療,左腳都係很難發力,一伸直膝蓋就痛。


NKT 測試發現:左腳四頭肌被大腿內收肌 (hip adductor)、腳趾屈肌 (toe flexor)、膕肌 (popliteus) 抑制。當我放鬆了他們,四頭肌的發力回復了部份,但唔係100%,依然有代償的肌肉在影響!


檢查發現右邊胸大肌 (pectoral major) 和背闊肌 (latissimus dorsi) 非常緊張,透過 NKT 測試,發現右邊的胸大肌和背闊肌抑制了左邊的四頭肌。


你可能會問:「有無搞錯!右手同左腳有咩關係?」

其實,無論是 Tom Myers 的 anatomy trains 理論,還是 Diane Lee 的 anatomy slings 理論,我們都可以看見手腳斜線的活動關係。


我們每天走路也是手腳交叉的配合啊!你試試看,左腳提腿的時候,右手自然會向前擺!相反,左腳撐地的時候,右手是往後擺的。


P先生是㰖球員,習慣了用右手保護球向前衝。想像一下,右手的胸大肌和背闊肌必須收緊抱實個波,奔跑時不能夠自然擺手,身體學習了特別的跑步模式:左手擺而右手唔擺!


這個活動模式記入了小腦,會一直存在。最終根深蒂固而形成了代償關係。


P先生手術過後,左腳疼痛無力,身體根據之前的代償模式,更加收緊右胸肌肉,影響左腳發力。


用手法治療放鬆了右邊胸大肌和背闊肌,再刺激左邊四頭肌,P先生覺得膝蓋的痛楚減少,而且可以伸直腳見到四頭肌的收縮!


佢換完褲離開診所前,笑住同我講,頭先穿牛仔褲時容易左好多,因為個四頭肌發到力。


作為治療師,見到客人有即時的改善,超有滿足感。


留意返,唔單止 Rugby,如果我們慣性用一隻手孭袋,或者抱小朋友,都可能會有類此的代償。所以,平時最好兩隻手輪住拎野,同埋要確保肩膊的肌肉放鬆,對整體活動會有幫助。


延伸閱讀

做極 Sit-up 同 Plank 條腰都係痛?

梨狀肌問題,為什麼鬆完又緊翻?

使用了運動貼布和護具,就等於刀槍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