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戰兢兢的馬拉松 (4)

cc Cat
發表於2014/04/02
56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6時10分,鳴槍起跑時間到了,跑手們如箭在弦,越踏越前。

卻忽然被叫停,要往後退。

身材嬌小的我,什麼都看不到,滿腦問號。

不是要起步嗎?不是要向前嗎?

原來起步點的吹氣拱門倒下了,實在不可思議。

我們都笑了。

還好,可以繼續熱身一下,但心裡有點著急。

何時起跑?5分鐘?10分鐘?

挑戰組延遲開始,往後的馬拉松一組正常地6時40分起跑,我這個龜速慢腳人,必會被後來組別的快腳追到了。

平常心吧!

跑步,比賽,和做人一樣,都會有預計之外的事情發生,而且等待的不止我一人。

最重要是保持均速,不受其他跑者影響。

同一條路線,又不是首馬,其實無需要緊張。

這一刻心跳加速,應該是心情興奮。

不知不覺,拱門修理好了,還有半分鐘起步。

去年手機搜尋不到GPS,紀錄不了全程,及每公里速度,今次除了用runkeeper app外,還校好錶,每公里按一次。

鳴槍了,我們排得不算前,但由於跑手們期待已久,一鼓作氣,急趕開始,一分鐘內已踏過起跑計時器了。

去年完成首馬說過,走一次便夠了。

這天,我在同一路線,跑我第二個馬拉松。

我們仨,馬速三個半小時的師兄絕塵而去,剩下與我速度相約的師兄齊跑。

挑戰組高手雲集,有些跑手被氣氛感染而開快車,被無數跑手過頭。

如非平常練習感受了自己的步調、呼吸、速度,很容易會被影響至加速。

被過頭之際,不斷留意失散了的相近速度跑友,還有其他同組的朋友,希望可以打個招呼,互相鼓勵。

走過柯士甸道、廣東道、圓方,踏入三號幹線,漫長的公路跑開始了,天色只是微亮。

未到兩公里前,一個稀疏的樹叢,是男跑手的救星,女跑手只可望門輕嘆的地方。

男跑手們為了省時間在流動洗水間排隊,會在這裡方便,記得去年首馬,來到這處,便急的我看到他們。。。

除了氣憤,就是更急!

不久後,迎面是向西隧進發的半馬挑戰組,令我回想起在2012年,參加五點半開跑的半馬情景。

當時入西隧前,天仍未亮,完成時是8時多,如果要上班的話,實在不需要請假。

如果你習慣星期日睡至日上三竿,香港馬拉松,這個所謂的香港盛事,壓根兒對你沒有影響。

經過奧海城,天橋上是某大學打氣的啦啦隊,還有攝影師在這裡拍攝跑手們。

天橋跟道路其實相距甚遠,但這應該是往新界方向前,最後一個可以讓民眾駐足給力的地點了。

為了準確地紀錄,作賽後分析,除了runkeeper app外,每經過1公里的提示牌,都會按錶,並跟同行的師兄報告剛才1公里的速度。

還會跟配速手帶比較,看看有否失速或者過快。*

每公里要做的事不少,其實也頗忙碌。

不少心急,或者起步時排得較後的跑手,會在此段路超越跑步區域,或者左穿右插過頭,希望追回時間。

每有這些跑手,我會盡量讓路避開,或者刻意加大擺手的幅度,以免被撞倒而受傷。

說時遲那時快,跑至上昂船洲大橋的內彎位,旁邊的中年男跑手,誤踏橋邊的凹陷去水位。

我說了一句:「小心呀,師兄!」

見他一柺一柺的,似乎拗柴了。

路跑實在要一眼關七。

昂船洲大橋是香港馬拉松比較斜的路段,由於剛開始,跑手們力量充足,還有興奮的氛圍,大家也不覺得艱辛。

去年上完斜後,大約8公里小腿作抽筋,大概是心急所致,所以今年以不徐不疾的節奏上昂船洲大橋。

即使比預定配速慢一點也沒所謂,最重要是沉住氣,不被其他人影響,因為可以在落斜時追回時間。

此時遇到久違了的師兄,大家邊走邊談,原來失散了的師兄師姐們可能起步排得較後,暫未追上。

昂船洲及青衣高架橋無遮無掩,極為當風,逆風會消耗不少力氣,嬌小的我無懼逆風,因為隨便跟在任何一個高大男跑手後,都可以為我擋風呢!

高架橋上稍感涼意後,進入南灣隧道,沒有焗促的感覺。

平常每1公里提示的runkeeper沒有叫喚,是因為隧道偵測不到嗎?好在還有錶。

相比去年,多了海外跑手,有台灣、日本、韓國、國內、東南亞的。。。

一位身穿藍衣的日本跑手速度穩定,與我們相近,師兄說跟著他便是了。

離開南灣隧道,已經走了11公里,是另一段暗斜,此時見幾位跑手以走代跑,心想:只是四份一而已,希望你們能完成吧!

相隔一會,附近一男跑手可能開始疲倦,左腳kick右腳,摔倒了。

為何會知道他疲倦?因為我也試過跑至累,或者作抽筋,步法會散亂,提不起腳等。。。

12至13公里時,離遠見流動洗手間排隊的跑友,我大喊:「Tammy加油呀!」

叫喊會費力氣的,但這一叫,我好像打了強心針般醒神了。

此時望向對面大約23公里,稀疏的精英跑手群準備入長青隧道,我比他們慢10公里。

有生之年,我能夠有這速度嗎?

邁向青馬橋,迎面是許多折回的跑手,他們大約跑了18公里,沿途留意有否相熟的師兄師姐,希望跟他們來個give me 5,互相給力。

青馬橋上,遇見了:補習天王Frenda So (沙田皇者之戰曾遇過),Boy'z的張致恆,還有很多面善的跑手,可能在不同路跑,或者在港九新界練習時相遇過。

還有不少變裝的跑手,如孫悟空、lolita、卡通人物、揹著沉重包包的,跑衣印著各式各樣加油字句的。。。不失是一種樂趣。

但最想碰到的,是失散了相近速度的師兄師姐們,因為在這個時候,連唯一的同伴都走失了,變成獨跑。

大約16公里,青馬橋折回點,是大會的影相及拍片位,我刻意走慢一點,抖擻精神,希望被攝入鏡頭。

折回後,相遇失散了的師兄師姐們,我向他們喊加油,實情是為自己加油。

他們大約比我慢1公里,除非我減速,或者他們加速,否則不能齊跑了。

17公里左右,能量開始降低,在水站前,吃了第一包power gel,15分鐘內,發揮作用。

差不多時間,看到其中一個距離提示牌倒下,卻沒有被執拾起。

完走青馬橋,向汀九橋進發,途中落後的師姐追上,後勁凌厲。

不久後,相遇汀九橋折回的師兄,我們give me 5之餘,他說:「一半喇,加油呀!」

謝謝你。

走兩橋的分別不大,都是暗斜上落,當風,有水站,及零星的水站工作人員打氣。

默默地跑,實在是頗沉悶的。

在這時刻,我會self talk。

靜聽呼吸和心跳聲,會否跑得太快或過慢呢?

留意跑手們的跑姿,這個腳踭著地,那個前掌落地;這個內旋,那個外旋;這個提腿跑,那個O型腳。。。

還有他們奪目的衣著,穿那個品牌的跑鞋。

欣賞沿途風光,在巴士上看到的,跟親身跑在橋上,感覺很不一樣。

忽然相遇Tammy師姐,之前長課36公里也是她作伴,大家速度相近,齊跑了一段路。

走完汀九橋,在22公里,經過大會時間的大鐘,很高興,比去年快了10分鐘。

奮力地跑,在23公里按錶,時間是2:34:49。

除了按錶,聽runkeeper提示每公里速度,更在心裡盤算能否保持均速,比去年快,能夠PB。

計算過應該沒問題,但餘下近20公里,要刻服撞牆期,難捱的西隧,還有不可預期的意外。。。

沒有十足把握。

回想去年在同一路段的身體狀況,這時只有少許因為欠眠的暈眩,沒有腳痛,其實相對順暢。

是未知和有經驗的分別,因為經歷過,心中有數的。

對自己說:別擔心,努力跑吧!

進入長青隧道不久,奇怪的事情發生。。。

〈 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