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之巔到大嶼之巔 Adrian Ballinger 出席 Moontrekker

艾頓
發表於2017/11/30
1,268次點閱
人收藏
加入收藏

大自然保護協會 (The Nature Conservancy) 邀請了 Adrian Ballinger 參加 Moontrekker 2017。Adrian Ballinger 生於1976年是當代極出色的美國攀山專家,他曾七次登上珠穆朗瑪峰;2011年他成為第一個三個星期攀上三個八千公尺以上山峰的人,兩次珠峰一次洛子峰;2017年他更成為第二百位無需輔助氧氣設備登上珠穆朗瑪峰 (下簡稱無氧登珠峰) 的人。多年來,他已經成功攀登過喜瑪拉雅山脈上 25 個六千公尺以上的山峰。

Adrian Ballinger (圖片來源 : http://www.adrianballinger.com)


他本人亦經營登山嚮導的業務,曾帶領客登上珠穆朗瑪峰及附近的山峰,包洛子峰(世界第四高峰)、馬卡魯峰(世界第五高峰)、卓奧友峰(世界第六高峰)、馬納斯魯 (世界第八高峰)、及阿瑪達布拉姆峰等。亦多次義務修理及清理珠峰上的繩索,及清理前人遺留之物,亦向雪巴人及其他登山團體推廣使用被留在山上的登山裝備,及捐贈並教育他們使用垃圾袋,對保育珠峰有很大貢獻。


完成了無氧登珠峰壯舉,Adrian 在山頂留影
(圖片來源 : Adrian Ballinger@Instagram)


20年訓練及攀山事業中的小休 赴港出席Moontrekker

剛剛完成了無氧登珠峰壯舉,Adrian 正處於休整階段,所以答應出席2017年10月13日舉行的 Moontrekker。被問到攀山跟越野跑有什麼不同,他笑言他平時也以跑步鍛鍊體能。他說兩者都要有足夠體能及應付惡劣環境的能力。他也很喜歡越野比賽,能夠集合一班喜歡挑戰自己的人,彼此互相認識,亦可以令更多人去欣賞及尊重大自然。


科技雖然進步 面對大自然人類依舊十分脆弱

近幾年無論是越野跑及攀山運動也是十分盛行,Adrian 也樂見越來越多人去挑戰自己,不過亦發覺不少問題,除了山上垃圾多了之外,他亦發現有不少登山者跳過了一些必要步驟便去攀登一些高峰/大山,主要是體能不夠及欠缺應付惡劣天氣的能力。他說「越野比賽中 DNF 只是離開賽道,在攀登一些大山途中 DNF,意味著很可能會離開人世。」所以足夠的訓練十分重要。


(圖片來源 : http://www.adrianballinger.com)


Adrian 多次強調要透過教育來提高攀山者的安全意識,特別提到要登上珠峰,最少要累積 五次六千公尺、一次七千公尺及一次八千公尺的登山,才有足夠經驗付高山突如奇來的惡劣天氣。


從失敗之中反思,終成功無氧攀登世界之巔

2017年5月27日 Adrian 聯同伙伴 Cory Richards 成功無氧攻頂,但一年前的五月下旬,同樣也是 Adrian 與 Cory,亦嘗試無氧登珠峰。可惜距離頂峰不到一小時的路程,Adrian 面對手腳冰冷、全身顫抖、無力等一連串低溫症狀,決定撤退。雖然無功而還,這個決定亦算撿回一命。回到美國家鄉,立即請兩位教練一齊分析失敗原因並找出解決方法,重新從飲食及訓練入手,到2017年5月27日才完成他兒時夢想。

Adrian Ballinger (左)兩次無氧登珠峰的同伴 Cory Richards (右)
(圖片來源 : Adrian Ballinger@Instagram)

參加 Moontrekker 還有海洋生物專家 Peter Waldie

TNC 藉著 Moontrekker 宣揚保育大自然,除了找來保育珠峰的先行者 Adrian Ballinger,也找來海岸漁場科學家 Peter Waldie (Pete)。Pete 在 2017 年加入大自然保護協會的太平洋組別,擔任海岸漁場科學家。Pete 在生態、經濟和社會三方面對珊瑚礁漁場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他在 2016 年取得詹姆士庫克大學博士學位,研究社區對具備高漁場價值的大型受威脅珊瑚礁魚類進行保育的可行性。Pete 的博士研究於巴布亞新畿內亞的新愛爾蘭省進行,過去四年他長期在農村社區居住,並與新愛爾蘭的大自然保護協會緊密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