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參加者 只不過喺渣馬攞嚟自high打飛機嘅數字

高達奔
發表於2015/01/29
1,04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主場博客)

前兩日高達奔寫過,點解渣馬成日死人,原本都以為要講的都講晒了,但睇到呢兩日網上文章,講到跑友受到的涼薄對待,仲有唔少所謂資深跑手,將死咗人的責任,賴晒落個死者唔夠訓練,完全唔覺得渣馬有需要檢討,真喺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參加者 從來只喺一堆創新高的數字


咁多年來,多少跑手危殆送院、多少跑手命喪渣馬賽道,但田總渣打渣馬除咗深切哀悼慰問,可唔可以話畀高達奔知,渣馬咁多年來究竟做過啲乜,為參加者提供更大嘅保障?可唔可以證明畀大眾睇,渣馬喺重視跑手嘅性命?


喺咪因為渣馬嘅死亡率合乎科學統計,所以渣馬可以乜柒都唔駛做?


不尊重參加者的渣馬


高達奔敢斷言,渣馬出嚴重意外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唔喺空氣差、唔喺天氣差,而係喺渣馬嘅世界,死咗人只喺或然率嘅問題,純屬不幸同意外,又或受害者自己的責任,絕對同渣馬嘅安排無關,同早出發無關、同比賽嘅醫療安排無關、同唔夠補給畀運動員無關,只能夠被動咁等待,下一個愛害者嘅出現,正如高威林喺2012年評論跑死人時話齋:四十二公里路咁長,冇可能每一處都䏲得到。


喺渣打嘅世界,參加者從來喺一堆統計數字,人數創新高就high過打飛機。渣馬唔當每個參加者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唔覺得有好大嘅責任去用心照顧參加者,唔覺得有需要行多兩步,提供更多更大嘅保障,等跑友可以平平安安咁返屋企。


呢種只當參加者喺數字,而毫冇半點尊重同愛護嘅嘅態度,體現在渣馬寧願請人神共憤嘅秃鷹鳴槍,都唔畀葉伯任何肯定、工作人員呼呼喝喝嘅態度、多年來連生蕉都冇提供、驚死你攞多半塊朱古力、受傷就唔該自己行返終點、老屈你跑唔完上車、我畀膠袋、畀毛毯你保暖係人情,唔畀你喺應該。


渣馬嘅罪,就喺唔單止無盡最大嘅努力,為跑手提供最大的保障,就連基本對跑手嘅尊重同愛護都冇。


相比之下,外國實在有太多的例子,畀你睇到一個賽會對人命嘅重視,對每一個參加者嘅尊重,Edkin嘅文章「從渣馬看香港:為甚麼我們總是要死人」,已講咗好多日本嘅例子。單喺應付突發天氣,你去外國跑,天氣凍就有熱飲、天氣熱就有凍飲再加沿途灑水,就連臨時增加時限都有,你喺睇到賽會果份心意。


但喺香港,即使遇上天氣異常,渣馬從來冇Plan B應變,在last minute昨最後嘅安排,以減低參加者意外的機會,有乜事發生就賴天氣唔好、賴空氣唔好。


網頁連基本的醫療知識都無


最最最荒謬嘅喺,明知耐唔耐都跑死人,渣馬唔單止冇在賽道上放任何流動醫療隊伍,就連渣馬嘅網頁和場刊,咁多年來竟然喺冇任何內容,講解跑馬拉松常見有乜嘅意外、有乜健康問題需要注意?比賽詳細嘅醫療安排同支援?有乜醫療設備喺路上提供?


就連賽前攞號碼布的機會,寧願搞埋九唔搭八花式跳繩表演,都唔做任何宣傳同教育,教跑友常見嘅意外同避免方法,搵醫療人員教跑友急救嘅方法,連呢啲最基本嘅門面功夫同PR都唔忍做,點可能相信渣馬重視人命?


提供醫療資訊,美國喺咁做、日本喺咁做,何難之有?如此不重視人命嘅渣馬,仍然有輿論吹捧為盛事、仍然有跑友樂此不疲年年參加、仍有銀行繼續巨額贊助,視之為Pride & Joy,實在是我城之荒謬、不幸與墮落。


延伸閱讀:

「渣馬對受傷選手不人道對待」,徐然

「從渣馬看香港:為甚麼我們總是要死人」,Edkin

「我無上巴士,你唔好屈我」,家聯

“How bank chief’s baby – the Hong Kong Marathon – grew into a giant' , SC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