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跑到老,活到老!這個早餐俱樂部,壽命多活19年

發表於2017/02/23
4,484次點閱
2人收藏
加入收藏
#1 跑步傷身又傷心?是真的嗎?
最近幾年一直有種常跑傷身的觀點在網路上流傳,這觀點可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真憑實據,有研究報告佐證。但是心臟科主治醫師 Ben Rosin 一直懷疑這觀點的正確性,剛好他自己也是老資格的跑者(今年 76 歲,從 30 出頭開始跑),於是他決定調查一下他的跑友圈,看看這觀點到底有沒說服力。

結果他發現他的跑友們的健康狀況要比一般同年齡的美國人年輕 20 歲左右!


到底是活到老跑到老,還是跑到老活到老?(圖片來源:123RF)

這群已經 7、80 歲的跑友們,從 70 年代就開始一起跑,人數在 30 到 50 之間。每到禮拜天就聚在一起練長跑,有時距離長達 30 公里。跑完都會一起吃早餐,所以他們都自稱為早餐俱樂部。當然跑馬拉松是這群人共同的喜好,超過百馬的人比比皆是(Ben 自己則是 60 馬),不少人也是超馬咖。成績方面,最快的跑者成績在 2:30 到 2:40 之間,其他人則都是在追逐破三的目標。有些人以前就是田徑校隊,從賽場上退休後仍繼續跑步;但大多數人都是從 30 幾歲開始跑。

Ben 總共調查了 54 名俱樂部成員,其中 18 名已經過世(平均壽命 81 歲),有 7 名的死因是癌症,平均壽命 77.2 歲,心臟疾病則奪走 5 名跑者,平均壽命 86 歲。

剩下的 36 名成員,平均年齡是 76 歲,其中 17% 有心臟方面的疾病。但是根據統計資料,76 歲的美國人患有心臟疾病的比率是 34.6%。Ben 表示:早餐俱樂部的成員患有心血管疾病的比例極低,而且平均壽命長了 19 年之多。19 年這數字比其他研究的結果要高得多!例如,另一篇研究指出自行車環法賽選手的平均壽命比一般人長 8 年,其他的研究則指出,長期保持中強度健身狀態的人,平均壽命高出 3 到 8 年不等。

當然,Ben 也瞭解到他的觀察對象不能代表一般人,因為這些俱樂部成員多半收入跟教育程度較高,有好的醫療保險,自然健康狀態會比一般人更好。Ben 的結論是,對這 54 名跑者的長期觀察顯示,跑步對於降低心血管疾病與延長壽命頗有好處,也沒有理由建議這群資深跑者不要再從事高強度的耐力運動。

新聞來源



#2 馬拉松泡沫終於來臨?
最近一篇日經報導指出,日本馬拉松泡沫破滅的時代似乎已經降臨!雖然著名的馬拉松,例如東京馬拉松、京都馬拉松仍然是一籤難求,但許多歷史悠久的馬拉松賽事,卻在近年開始落幕。

例如已經舉辦了 30 屆的種子島火箭馬拉松(日本九洲南部的島嶼,島上有火箭發射中心),今年將是最後一屆。參賽人數曾經多達三千人,去年卻只有 1800 人參賽。儘管這場比賽風光明媚,也有些企業贊助,但還是阻擋不了參賽者下滑的趨勢。主辦單位認為,與其這樣慘淡經營下去,不如就在今年為它劃下一個美麗的句點吧。


官網封面,好傷感的 LAST RUN(圖片來源:種子島火箭馬拉松官網)

從 2005 年以來,日本國內馬拉松賽是從 50 件增加到近 80 件,但跑者人口卻沒法維持同樣的成長率,而且從 2012 年以後就開始下滑。下滑的原因是許多休閒跑者已經不再熱衷跑步,轉向別的運動。


深藍色是跑者人數,對應到右邊軸線,淺藍色是賽事場數,對應到左邊軸線(圖片來源:日經新聞

去年的琦玉國際馬拉松,是日本國內收費最高的馬拉松賽事。以觀光聞名的京都馬拉松,收費一萬兩千円,中籤率 1/10 的東京馬拉松收費一萬零八百円,但是琦玉國際馬拉松收費高達一萬五千円!但是這場比賽辦得一點也不好,在日本 runnet 網站上的抱怨貼文超過一千筆!更衣室不足、補給不足、管制不良,常見的缺失一件不少!琦玉國際馬拉松去年將完賽時間從 4 小時放寬到 6 小時,導致參賽人數三倍成長,但主辦單位卻沒因應措施,才會讓賽事一塌糊塗。這樣的經驗,也會影響到跑者的參賽意願。


琦玉國際馬拉松在  RUNNET 評價,得分只有 55,非常的低(圖片來源:RUNNET)

但也有些非官方主辦的馬拉松,這幾年成長得非常快速。例如宮城縣登米市的東北風土馬拉松嘉年華,以振興東北為目的,取經法國梅克多紅酒馬拉松,參賽人數從 1300 人成長到 6000 人。整體觀光來客數上看 5 萬人。但是這場比賽辦起來非常辛苦,主辦單位需取得賽道周圍所有住戶的同意,官方才會給予路權。主辦人曾經挨家挨戶地拜訪了兩百戶人家,也被拒絕許多次,好不容易才促成比賽的誕生。


東北風土馬拉松(圖片來源:日經新聞)

隨著 2020 年東京奧運的到來,企業會開始將預算轉往奧運,這對許多市民馬拉松的營運將是雪上加霜。其他賽事的命運,是會像種子島火箭馬拉松,還是會像東北風土馬拉松,就看主辦單位如何選擇了。

新聞來源



#3 Dell Miller:進化永不停息
Dell Miller 是一位在紐約執業的染髮師,但也是一位熱愛馬拉松的跑者。一直以來他都以為他的訓練是為了到達比賽的終點,直到 2015 年 1 月 25 日,他才發現他錯了。

這一天醫生發現他感染了某種罕見的腦膜炎,這種細菌感染會突然且大量地吞噬掉他的肉體,醫生估計他的存活率只有 15%。儘管在加護病房待了好幾天,狀況還是不樂觀。


(圖片來源:Competitor.com、影片

這時他才意識到,原來他的訓練是為了今天,為了一個更大、更難的目標:活下去。就像一個面對艱苦訓練永不退縮的跑者,Dell 也沒有逃避,他正面接受生命帶來的挑戰。為了抑制感染,他毅然決然告訴醫生他決定從膝蓋以下切除雙腳。

Dell 回憶起這段經歷,他說:「曾經運動就是我的生活,切除的不只是我的腳,還有我跑者的身份。」Dell 感覺他像被囚禁在輪椅上,不禁懷念起賽道帶給他的能量與生命力。兩個月之後,他出院了,他覺得自己是一個破碎的人,不只是肉體上,心靈上、精神上也是。

當然他想再重拾對跑步與運動的熱愛,但當前他最要克服的難題是:重新學會走路。第一次裝上義肢的時候,他以為他的身體會聽從極度渴望跑步的大腦,跨出第一步,但其實不然,這第一步,是在跌倒了無數次、嘗試了無數次之後,才踏了出去。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一步變成三步,三步變成十步,儘管需要不斷地練習、嘗試和修正,但是 Dell 感覺到他開始進化了,再度逐漸進化成一個跑者。


(圖片來源:Pictaram

藉由殘障運動員協會 Challenged Athletes Foundation 的協助,Dell 獲得一雙專為跑步設計的義肢,他終於開始重拾他的跑者身份。想當然耳,這過程要比學走路更艱辛、也充滿了挫折,但是 Dell 已經設定好他的目標:參加世界各地的馬拉松賽!就像 X 戰警電影的情節一樣,越困難的挑戰,越能激發你的進化潛能。
「了解自己的極限,同時不斷地去突破它,是我每天要做的事。希望讓我不能放棄,我相信奇蹟、也不怕冒險,我絕對不會浪費生命賜給我的第二次機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