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完成牌的意義

鄭素素
發表於2017/02/01
3,10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伴走」於日本馬拉松的意思,即是伴隨著視力障礙的跑手順利完成賽事。

四年前,小女子首次於東京馬拉松發現「伴走」的意義。那時走在我前面的二人,一個正常視力的跑手與另一位盲人跑友手牽一繩,結伴走過42.195公里的距離。要一個健全的人連續跑四個多小時已夠辛苦了,一個完全看不見事物的人,是如何堅持跑下去呢?對他們好奇和敬佩的內心種子一直種在我心底深處。當其時的我,一心做好首馬成績,只顧著自己,對要貢獻別人的跑步成就、或要與別人一起跑的意義,並無特別注意。

剛過去的星期天,小女子獲冲繩石垣島觀光局邀請,參加當地的全馬賽事。但後來卻決定作為一位弱視跑手的領跑員,雖然我作為伴走員並不會領到完成獎牌,也不會獲得大會所頒發、印有完跑時間的精美証書,但今次的伴走體驗比以上的一切,還要值得回味。

日文的「伴走」,與「領跑」一詞意義似乎大相逕庭,那種在一起的感覺,並沒有高低之分,我們只是互補不足而已。我伴著弱視和聾啞跑手,一邊與他們描述沿途的景致和作加油手勢鼓勵。一向多言的我:「一班穿捧球隊衣的小學生和我們打鼓打氣啊!」、「左手面是水天一色、深藍色的大海,嗅到海水味嗎?」「右手面是一望無際的甘蔗田,農夫坐在收割車上對著我們拍手啊!」雖然大家也因數個斜坡和突然的大太陽跑得喘起氣來,但我的同伴還是努力地慢跑上斜,令人感動。我的職責是不斷地描述路面情況、鼓勵大家、獻水、食物、報時及距離,最終我們三人一起衝終點了,還感動得互擁起來!

跑伴緊握我雙手説:「多謝你為我描述的一切,有素素一起跑,不再寂寞!」她竟引用我新書《跑步時,我孤獨,但不寂寞》中的句子幽我一默呢!多謝您啊!

我這才發覺,放棄完走奬牌,令我獲得更重要的人生意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