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馬拉松回顧(上)

cc Cat
發表於2016/12/30
2,39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如果你想跑步,跑個一英里就好。如果你想體驗不同的人生,那就跑場馬拉松吧。」

"If you want to run, run a mile.  If you want to experience a different life, run a marathon." - - 奧運金牌得主 Emil Zatopek

2016年,筆者體驗了七次人生。正確來說是一個超馬,六個全馬,累積十三隻馬。相比一個月跑幾隻馬的跑友,這紀錄微不足道,但卻是我暫時之最。2016年將盡,是時候來個總結。

2016.1.17 香港馬拉松(忌心浮氣燥,濕身最難忘)

(圖片來源:cc)

這是上一個賽季第一隻馬,之前賽季尾幾次感冒,那有心情計劃半年後的賽事?2015年10月開始見跑友陸續往外地跑,後悔之前沒有周詳計劃,因為反覆地病,2015年有半年訓練不足,能保住不退步已經萬幸。

可記得今年馬拉松前除了大家最關心的備戰心得外,另一個熱門話題是大雨下跑步嗎?很多可行或不合理的方法於網上流傳,如果這是我的初馬,即使有幾手準備,都會不知所措,前一晚撤夜難眠。有跑友說:「人是防水的。」我不敢苟同,毛孔因風雨而擴張,繼而易感染風寒,底子弱的我平時少在大雨下練跑,比賽例外。42.195公里,除了頭兩公里乾著跑外,向 昂船洲大橋上斜開始,大雨灑不停,未夠十公里衣衫已濕,同時間抵抗寒風、大雨、地上的積水,又怕跣倒。。。跑得費力。記得在汀九橋未夠半馬處,整個賽道是水洼,我的跑鞋就在那處避不過濕透的命運。標榜三隧三橋的馬拉松,香港人都嗤以之鼻,稱隧道通風不足,但這天,隧道卻能讓人避開雨水喘息一下。

除訓練不足外,EQ也是有待改善,若非混身濕透後心浮氣燥,在美孚與半馬跑手滙集後未能從容地左穿右插,以致浪費力氣,感覺定必更好,最終只能以場地PB作結。

這個馬拉松,最難忘的,肯定是雨水。


2016.2.28 東京馬拉松(六大第一擊,氣氛無得輸)

(圖片來源:cc)

首次往日本跑馬,而且是六大之一,賽前三星期病,功力倒退不少,食藥戒口休息,有限度地練習。即使跑友說這是一條易做PB的路,但病後勉強做時間只會令身體更傷,志在享受過程,吃喝玩樂,希望跑得不太辛苦。

東京馬Expo很大,有很多跑手愛看及愛買的東西,仔細行可以消磨一天,時間關係,安排跑馬前一天前往,比賽前要注意的多休息、多飲水、加碳等蕩然無存。就在這樣的身體狀況下,踏上東京馬拉松之途。

二月尾的東京仍冷,多謝跑過的朋友提點,穿上較平常跑馬厚,才不至於穿梭於高樓下,沒有陽光時受寒。慢慢地無壓力地跑,身體沒出狀況,偶爾取民間供應的食品,多數是朱古力糖、果汁糖、小 蛋糕等,差不多全都是甜的。見有打氣助興的團體載歌載舞,停下拍照拍片,順道回氣。半馬後巧遇跑友M,結伴跑、走、拍、食十公里,然後因為往洗手間,獨自完成餘下跑途。

聞名已久的東京馬,經跑友們在網絡或媒體介紹吹噓,老早熟讀詳情,知道是跑入鬧市、人聲鼎沸、加油聲不絕、民間補級如美食加年華。。。有些事情,事先了解太多,會削弱親身感受的驚喜,身歷其中是享受的,但一幕幕似曾相識的畫面, 令興奮度降低了。


2016.3.6 扶輪香港超級馬拉松(任性玩連馬,辛苦到極點)

(圖片來源:cc)

東京回港幾天,是未跑過的50公里超級馬拉松,連馬報名緣起自朋友的戲言:「你報我就報!」最終朋友因工事沒有出席,我卻完成了。

東馬前病到,未癒跑全馬,外遊欠眠、週居勞頓、大吃大喝,身體豈能恢復?盡量休息也未能在幾天內回復正常,加碳食滯已是警號,超馬早上肚瀉,早餐吞不下嚥甚至作嘔,家人提議棄賽,天使與魔鬼之間選擇了天使。當時想:吃不下早餐不要緊,一開始跑已有補級可食,只要密密食便不會餓,如果棄賽會後悔,寧可慢慢跑,支持不了才放棄,起碼曾經努力過,參與過!

上天待我不薄,知道我任性地報名,拖著虛弱身軀跑超馬,送上超微風、潮濕、艷陽,又濕又熱又焗,最怕的天氣。。。不是考驗是什麼?50公里,每兩公里一圈,共跑廿五個圈的倉鼠跑,很多跑友怕悶,我不認同。跟高手能以咫尺之遙同場跑步,沒有追不到的尾燈,反過來他們會追著我尾過頭,遇到認識的跑友互相打氣,多跑幾轉後,不認識的跑友都變成面善了;工作人員、攝影師、補給站義工等每經過一圈又熟一點,大家都喊加油。這種互動,只有倉鼠跑才能體會。

跑至三十多公里,十一時多,烈日當空,能量飲品派完,跑手們陸續完成,對我才是真正試煉。若非不服輸、有人加油、不斷自我對話、堅持及意志,實在想像不到怎能完賽,明白跑得越慢會越辛苦,但心有餘而力不足,跟自己逐圈倒數,終於限時內完成,第一個超馬,無論如何這都是PB。

這是我跑過最辛苦的馬,當時說不會再連馬,不會再玩超馬,但隨著痛苦記憶消逝,有誰保證不會再次任性?


2016.3.20 清遠馬拉松(番梘當蛋糕,病完堅持跑)

(圖片來源:cc)

清遠馬報名早於超馬前,當時只是想跑一隻國內馬,沒有任何懸念。

超馬完賽後極度虛弱,當晚已感不適,翌日發燒,見西醫後久燒不退,西醫怕是肺炎,著我往急症。在急症室煎熬幾小時後,換來強勁抗生素和大量藥物,病得頭也昏,管不了個多星期後的清遠馬,最緊要盡快復原。可是,個多月累積下來的病怎能一下子回復過來?清遠馬前四天,猶豫應否出發,雖然當時藥已食完,似乎好了七成,但超馬艱辛的感覺,令人猶有餘悸。

天使再一次勝利,六小時限時應能跑完,星期六跟跑友往深圳再北上清遠,謝謝跑友安排租車、住宿及膳食事宜,讓我不需費神。清遠屬於二三線市鎮,對馬拉松安排期望不高,東京馬後,叫自己對跑馬不抱期望會更好,果然,清遠馬有難忘事。

時值農曆二月,春雨綿綿,潮濕得很,馬拉松前一天未知會否下雨,經過一月香港馬拉松大雨,超馬烈陽,最想的天氣是陰天、有風、乾爽,即使下雨只是細雨便好,但世事豈能盡如人意?開跑頭幾公里狀態尚可,但原來只是虛火,潮濕陰天焗促,久病初癒,欠缺長課,耐力下降得很快,未試過全馬十幾公里已經想行,既然能量不足,要跑完餘下的路便要靠意志,還有不斷補給維持力量。大概廿多公里開始,一位國內男生跑速跟我叮噹馬頭,時而他比我快,間中我比他快,大家也為餘下的路程努力。到最後一個大會補給站,停下來食粥、香蕉及其他食品,補充後果然如有神助,最後兩公里跟他拍住跑,大家越跑越快,如interval的速度,識英雄重英雄,過終點後認識了,還一直交流跑步心得。


(圖片來源:cc)

如果你對清遠馬沒印象,跑友誤把完賽包內的番梘當作蛋糕進食的馬拉松應該略有所聞吧?這可能是清遠馬最令人貽笑大方的事,跑過大大小小的馬拉松,大至金級賽事也試過聲稱有蕉卻無蕉或生蕉供應(那個賽事,你懂的);香港馬也有洗衣液贈送,只是清遠馬的番梘包裝太似蛋糕,又在跑手最肚餓時收到的完賽包出現引起誤會。主辦單位其實有心辦比賽的,賽後有專人為跑手披上保暖氈,有薑茶供應,完賽牌分男女跑手及有刻名,2017年重新編排賽道,全程海 拔最高不超過30米。。。只是欠經驗引致蝦碌事而已。

兩個月跑四隻馬,第二至四隻在22天內,不在狀態下完成,簡直是沒有計劃,不應效法的錯誤示範。從經驗中學習,之後的賽季,會好好安排時間表,努力訓練,保重身體。

(待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