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t Jurek: 超馬是意識上的挑戰

鄭素素
發表於2016/11/01
2,37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鄭素素)

世界級越野跑手Scott Jurek 日前來港為美國自然保育協會籌款而參加Moontrekker 越野比賽。有幸與偶像跑山,小女子如踏進夢境一樣。
 
Scott Jurek 被稱為超馬之神,於美國著名惡水超馬賽奪冠兩次,亦是美國24小時超馬賽的紀錄保持人。在攝氏50多度下跑,他說「超馬是孤寂的旅程,而惡水超馬更令人撕裂!」他從過去高血壓、弱質的體格,透過堅持訓練和全素的飲食 (除了不吃肉外,甚至蛋、芝士和牛奶也不吃不喝),搖身一變成為最強桿的運動員,成功改變及引證坊間所認為「不吃肉,沒有力」的謠言。


(圖片來源:鄭素素)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由2015年5月開始,跑畢一般人以五個多月完成,而他只用了46天跑完約3500 公里的Appalachian Trail(阿帕拉契小徑)!他下一個冒險目標是什麼呢?「我跑了22年,希望透過自己傳達run for purpose(為目的而跑)的理念,而今次來港也是為保育團體的籌款跑。」
 
當其他記者問及他如何訓練、吃什麼的時候,我反而問Scott:「我們既是跑手也是作者,無論在跑步和寫作時所面對極致的黑暗和孤寂時,你會如何自處?」全場靜了兩秒。(他是暢銷書《Eat & Run》/《跑得過一切》的作者


(圖片來源:MoonTrekker)
 
「我常想,為什麼我要那樣辛苦挑戰?早上起床我也會有所掙扎,可是每件事也賦予其意義。在跑到第三十多天的時候(阿帕拉契小徑),我也有想過要放棄,但超馬的精神主要就是意識上而不是體能上,只要不斷為自己注入正面思考和其意義,就可以渡過!
 
我想透過完成此徑向太太和母親致敬!太太為了生育,生理上面對很大的挑戰;而我也見証母親在病床完全不能動,一點一滴地失去生命。每次我想到她們,既然我可以跑,可以生存,我的苦又算是什麼呢?」(I can move, I can run and I am alive.)

完整訪問,有見於小女子於一月出版的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