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全馬看不起半馬,半馬看不起10K

蝦叔
發表於2016/08/31
13,267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蝦叔)

2012年澳門馬拉松有兩件事令我印象很深刻。第一件事,眾所周知,就是工作人員指錯路,弄得賽道長了。第二件事,則應該沒幾人知道。

其實也沒甚麼,只不過是某中年參賽者的幾句話而已。話說當年起步沒多久,我就聽到耳邊傳出罵聲:「都講X左對唔住啦,仲點呀?我走全馬架,你走乜呀,X你XX!」

說明一下,當時全馬和半馬是同時起步的,故那位叔叔才「有此一問」。如無意外,都是一些小碰撞引起的小口角而已。

印象深刻,是因為當年我也是半馬參賽者之一,一次全馬經驗也沒有。叔叔那句話,雖不是衝著我而來,但一字一句,都錐在我心深處。對呀,真窩囊。只敢跑半馬的我,不禁低下頭,下意識把腹前的號碼布遮了又遮。至少至少,不要給那叔叔看到。

後來本人決意挑戰全馬,想起來,這位叔叔其實也不無功勞。

有時不得不感慨,做人很難。滿以為不進葡京,不寒酸地換幾個籌碼賭兩局大小,不走過那人聲鼎沸的百家樂桌就不用自卑。很不幸,在賽道上,還是不能倖免。當年那位叔叔的一句使我深刻地體會到:距離,足以構成跑步世界中的歧視。

跑超馬的看不起跑全馬的,跑全馬的看不起跑半馬的,跑半馬的看不起跑10K的。跑10K的沒誰可看不起,只好看不起不跑步的人。

幾年下來,千辛萬苦裙拉褲甩跑過數個馬拉松,滿以為自己終於過關熬出頭了,當年這種自卑感已不會屬我。豈料,剛過去的周末,沒想到那要命的感覺還是去而復返。

面書上,跑友出戰UTMB的賽後報告一個接一個的浮現。訴說賽道艱險者有之;感激支援隊伍者有之;歌頌山景俊美靈秀,人一世物一世你一定要去返次朝聖者,更加有之。

這樣的報告,不用拿去化驗所也知道該列為劇毒級別。可憐我,一字接一字的拜讀,就像饑荒小孩不慎看到米芝蓮食評那樣,簡直有違人道。在我面前,中興盃10公里那張號碼布,正皺巴巴的擱在茶几上。

「這些機會」。

Bill Rodgers說,跑馬拉松令人謙卑。突然覺得,不需要吧,在面書停留一下,不也達致同樣效果?

不過回心一想,人家能在霞慕尼終點振臂高呼,當初不也是經歷過無數遍在雙坳之間默然往復,不也是看盡了針草帽上的黑夜與晨曦?一切一切,老套說句,各有前因莫羨人。

今年9月14日,也許你只敢怯生生的人抽你抽,去碰運氣報名參加人生第一個渣打10K。但只要跑下去,不用多久,你也必會拿到你的初馬完賽獎牌。正如今天在放UTMB毒的人,我相信,曾幾何時他們也是曾經「慘遭毒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