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馬】沒有極限的世界 - 超馬

香港超級馬拉松協會
發表於2014/07/25
1,514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2222)


超馬(即超過42.195公里的賽事)並不是一般人可以挑戰的運動,即使強如村上春樹,人生也只曾參與一次--1996年的北海道佐呂間(Saroma)湖畔的100公里超馬。村上是這樣形容這次的經歷:

 

55公里到75公里的路程變得極其痛苦。此時的我心里念叨著向前沖,但身子卻不聽使喚。我拼命擺動手臂,覺得自己像塊在絞肉機里艱難移動的牛肉,累的幾乎要癱倒在地......天空和風、草地、觀眾、喝彩聲、現實、過去——所有這些都被我排除在外。

 

神奇的是,不知從哪一秒開始,我渾身的痛楚突然消失。整個人仿佛進入自動運行狀態...... 下午442分,我終於到達終點,成績是11小時42分。這次經歷讓我意識到:終點線只是一個記號而已,其實并沒有什么意義,關鍵是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人生也是如此。'

 

這種澄明清澈,接近湼槃的精神狀態,恍如從瀕死的天堂邊緣回到人間,村上的精神和肉體上都昇華至另一個層次。

 

超馬的世界是沒有極限,比100公里長的比賽還有很多,而且很多都自稱是世上最難、最勁、最XX的比賽,大家鬥趕客。最經典的比賽Spartathlon(雅典至斯巴達)243.5公里。被譽為世上最惡啃的比賽,美國加州的惡水超馬(Badwater Ultramarathon)的賽程是217公里,冠軍至少要跑廿三小時。(惡水超馬去年有100人參加,香港好手羅楚健以37小時5059秒完成賽事,排第三十名,主場新聞亦有報道)


有些超馬則是分階段進行,特別是跑沙漠的比賽,例如摩洛哥撒哈拉漠舉行的Marathon des Sables。這個比賽,同樣被譽為世上最艱難的賽事,251公里的賽事分六日舉行,最長的一段是91公里,參賽者都要背裝備物資上路,增加了賽事的難道。究竟惡水難飲,還是沙漠難啃?要問問兩者都參加過,而又有命返來的跑手了。


另一種超馬是計距離賽,通常繞圈或在運動場舉行,在24小時的時限內,跑最多的那一位便勝出賽事,也是惟一可讓觀眾坐定定,由頭睇到尾的比賽,特別是最後一小時的高潮。大概只有跑步超級狂熱發燒友,才有興趣不斷跑圈,而為了避免跑手不斷跑圈轉左彎而增加受傷機會,每跑數小時便要轉方向,平衡左腳和右腳的消耗。



最為本地跑手熟識的跑圈賽是台灣東吳國際超馬。東吳超馬是台灣跑界的大事,《運動筆記》及don1don.com的跑步網站,都有專題報道,每年亦吸引不少日本好手參與,例如曾經七連霸的關家良一、創24小時跑世界紀錄的工藤真實、及亞洲1600公里紀錄保持者沖山裕子(的確是1600公里,沒有打多個零字。2010雅典舉行的1600公里超馬賽,沖山以14日20小時54分,奪得女子第一名,於十六名參賽者中排第五)等好手,也因東吳超馬而廣為華人跑手認識,連帶關家和工藤的自傳中文版,在台灣亦相當多跑手追捧。台灣出產不少超馬跑手,應該都要歸功於東吳超馬。


雖然沒有山勢和高底起伏,也不必攀山涉水,但不斷重覆繞圈的風景,如永無止境的輪迴,也是另一種煎熬。據園丁所知,香港一些超馬愛好者,打算於明年一月舉辦香港首個24小時超馬跑圈賽,有望邀請關家良一、工藤真實等好手來參加,以及邀請沖山裕子到香港,於84日晚舉行一場超馬講座(見圖),有興趣的跑手請不要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