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十問

莊曉陽
發表於2014/08/24
1,34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主場博客

(流行萬里兄在一年容易又渣馬點名小弟的渣馬十問,難得流兄點名,小弟奉陪寫)


上周五,渣馬開記者會,宣佈新一屆賽事。記者會前一日,小弟在FB列了十問,希望採訪的記者同業幫忙問問:


田總諸公,有無探過葉伯?有無打算邀請他主持開幕禮?

渣馬年年餵跑手吔生蕉,上年更加連蕉都無,但就捐左幾廿噸食物出去,點解會咁?

繼續係香蕉,點解外國的馬拉松無生蕉,惟獨香港就要跑手吔生蕉?係咪香港的蕉商特別屎?

連周融都可以開維園至遮打的中環路,點解號稱所謂的國際盛事、年年人數創新高的渣馬,咁多年都唔得?究竟田總咁多年來,做過乜去爭取?

傷殘賽,預計今年的DQ率會否再創新高?

田總幾時會將渣打馬拉松,正名為渣馬十公里?

田總會唔會繼續打壓,跑手市民自發在街上派食物?

田總會唔會再畀朱古力贊助商,搞廿蚊抽獎送參賽資格?

高威林咁多年來,究竟攞左田總和渣馬幾多張合約?總金額有幾多?

渣打銀行業績倒退,但仍然年年巨額贊助一個歧視傷殘運動員、透明度低、充當國際盛事的三流賽事,是否愧對股東?

「渣馬十問」在短短一晚呃過百like,15個share,當中唔少係記者同業,算係超額完成。有企業公關朋友見到同我講:「你果十問都好難答喎,個記者應該未問晒,渣馬已經當佢黎搞事,拖佢出去打啦!」


據現場記者友好講,一問到唔想答的問題,一係做錄音機講廢話,一係公開話有下個採訪,扯走高威林。雖然如此,記者都有機會問到Q1, Q2, Q3和Q4,參考《蘋果日報》的報道,高威林似乎講生蕉比較多:


"高威林昨辯稱香蕉一定供應足夠,「如果有12萬條蕉,一定有生有熟,如果你搵到供應商畀我,唔生唔熟六小時內畀到運動員,你話畀我知,我一定登門拜訪」;又說終點有雪梨供應,「唔係食蕉咁簡單」,稱食品種類已較外國賽事好。"


"有記者再追問會否邀請渣馬標誌人物,逾20多年經驗的高齡跑手、93歲人稱葉伯的葉倫明。他說:「會考慮所有其他可以出嚟幫我哋起步或頒獎嘅嘉賓。」"


雖然曾經有些跑手聲稱:「外國有些賽事連水都無,所以渣馬有蕉咪益你囉」,但又講唔出係乜賽事,但常以「國際盛事」自居、自詡勝過波士頓的渣馬,沒有理由一講到比賽的安排和水平,就搬龍門與外國最簡陋的小眾比賽睇齊,然後就話自己較外國賽事好。


「唔係食蕉咁簡單,種類較外國賽事好」,完全反映田總多年來閉門造車,無視國際大城市的標準,沈溺於精神自瀆而不能自拔。更甚是,這種「如果有12萬條蕉,一定有生有熟,如果你搵到供應商畀我,唔生唔熟六小時內畀到運動員,你話畀我知,我一定登門拜訪」的寸咀,完全反映渣馬對多年來提供生蕉,不但毫無任何愧疚,更加認為食生蕉乃天經地義,你想食熟蕉咪自己搵囉!


辦馬拉松的是田總,唔係記者;提供入得口的補給,是賽會的基本責任,唔係記者的責任。生蕉,跑手已經忍左好多年了,若果連這個最基本的條件--提供食得落肚的補給,做了十九幾年都做唔到,渣馬是不稱職、不專業及不合格。



(圖片來源:主場博客

採購香蕉有多難?我在外國從來無見過比賽提供生蕉,即使是泰國的偏遠比賽,慢跑手也有充足的照顧,不是連蕉皮都無(上圖:泰國清邁有西瓜和果乾),而跑過東京馬拉松的眾多跑友都知道,東京馬更安排專屬香蕉(上圖,跑友Charman提供)。即使我信高威林一成,香蕉蕉商真是係好廢,其實補給也有很多種類,是否一定要非蕉不可?是否田總簽了幾十年生蕉期貨,所以無奈要年年餵跑手食生蕉?


最後,多得傳媒和跑友的批評和監察,今年的兩大改善是,輪椅賽的時間放寛了(但仍只有輪椅十公里,而且起步時間同樣是不近人情地早),以及快腳可以先報名(其實不少外國比賽早已這樣做)。這些小修小補,其實只不過是一個賽會起碼要做的事。


或許有的跑手覺得唔好只係鬧,這些進步都要讚下,唔讚就唔公道,但實在恕難同意,如果連盡最基本的責任都值得讚,只顯得我們的標準實在太低。有怎樣的跑手,就有怎樣的比賽,渣馬是我們的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