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請個跑馬人?

蝦叔
發表於2016/03/18
2,49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一、履歷就像雞扎

求職履歷就像雞扎這種廣東點心——甫聽,大家都似乎曉得那是甚麼。但要說清道明,才發現難以得到確實答案。

雞,當然不能少,但該選雞柳還是雞翼?可能已經有所爭議。還有配角:是火腿還是瘦肉,是魚肚還是豬皮?眾說,一定紛紜。

就像求職履歷,除了學歷與工作經驗之外,有人問:該不該把馬拉松成績也報告其中?

蝦叔人微言輕,對如何求職這事情自是無從置喙。不過碰巧,上周末出席康宏主席王利民新書《極地狂Run》講座,有在座聽眾也問了類似的問題。


王利民及蔡東豪主持的「極地狂RUN BUSINESS」分享會
(圖片來源:蝦叔)

康宏經常贊助本地長跑賽事,老闆愛跑,上行下效,公司組織出各項運動隊伍,在不少本地以至外地路跑以至山賽也會見到Convoy員工的蹤影。所以,如果應徵康宏,長跑愛好者還不佔上風?

「知道求職者也跑馬拉松,我會『哦』一聲囉。」豈料王主席淡然回應。「除非他跑得真的很快啦,否則分別不大。」

主席坦言,求職信、履歷等東西,無非都是為了搏取一個面試機會。報上馬拉松成績,自然也是在芸芸求職者中顯示自己「與別不同」的方法之一,但卻不是絕對。

所以,要成功加入康宏,主要還是看個人業務實力。話說回頭,任職康宏倒是令不少跑者心生嚮往。無他,皆因康宏員工有機會給選中,受公司贊助前往極地跑馬拉松!

例如北極浮冰馬拉松,單是報名費已逾港幣十萬元,還未計算無數裝備,這些未必是一般打工仔花得起或願意花的錢。所以,那些極欲自我挑戰的跑手,能不既羨且妒?所以,蝦叔那支參賽大軍甄選條件甚具興趣,故就此發問。王主席並沒透露太多,卻誤稱蝦叔為「同事」,惹來全場起哄!

當然,蝦叔有自知之明,加入康宏是力有不逮了,故一於捧讀主席新作,在沙發上稍微領略一下極地跑馬的滋味如何好了。

南北兩極,再加撒哈拉三個馬拉松的參賽經歷,是王主席此書的主打賣點。看罷,長了不少知識,卻不免覺得參與這些比賽未免太「離地」,無論費用、假期,以至毅力,都不是一般跑手所能想像。

不過書的後半部,卻見到王主席非常「貼地」的一面——他和大家一樣,都參加過毅行,都會對渣馬吐糟,也會因為操練而受傷。所以,他對跑界的看法,能令跑者極有共鳴。

說到共鳴,其實,《極地狂Run》劈頭第一句已令蝦叔如遭雷殛:「其實我唔鍾意跑步!」真想不到,竟然有人和蝦叔一樣,跑極都未能上癮。不過,不太喜歡,卻不代表不需要做。王主席自言跑成如今這個外人看來是發燒友的模樣,全因為了保持身體健康,免卻戒口之苦。

由始至終,王主席一直強調他與跑步的這種距離。可是,他要麼不玩,一玩就要玩得比誰都要徹底。讀者閱讀此書,可以看到一個精英一旦投身某種興趣,他會如何看待這回事。人家跑步多為自娛或自助,他的目標卻是為了助人。正好應了一句跑界老話:心態決定境界。

如果你正為一時傷患,或一分半秒的比賽成績惆悵的話,讀讀《極地狂Run》將使你知道世界很大,有助釋懷。


王主席為蝦叔蝦嫂簽名留念
(圖片來源:蝦叔)

二、值得尊敬的包尾大幡

《極地狂Run》其中一篇序言,由《馬拉松。歎世界!》作者莊曉陽執筆。文中,他稱許王主席對跑步有「瘋狂執著」。

其實,莊曉陽本人,何嘗不是對馬拉松有瘋狂執著?在一般人追求成績的時候,他執著於慢,且以慢為榮。早前,他連續三個周末往日本去參賽,參加北九州、姬路及鹿兒島馬拉松,在姬路馬更成功以5:59:59成績最後一名衝線。在他們的臉書專頁上公佈此消息時,喜不自勝,蝦叔在香港隔著手機屏幕也能感受到。

如此參賽態度,或許有跑友會不以為然。不過蝦叔相信,馬拉松既為萬人盛會,理應有著廣闊光譜,可以容納不同類型的參賽者。只要,他們沒違規,沒妨礙其他跑手,其實又有何不可?

本著這樣的精神,莊曉陽與志同道合的Edkin和Frankie早前出版了《馬拉松。歎世界!》,當日新書發佈會座無虛設,便決定「再下兩城」,再搞兩場聚會,與眾共享「歎馬」經歷。


「馬拉松看世界」版友聚會
(圖片來源:蝦叔)

蝦叔出席了首周聚會。場地是在太子一家很有心的思的Cafe,眾人聚在二樓,隨意而坐,儼然就是一群背包客在異鄉一起喝咖啡談遊歷的氛圍。

透過投射出來的零碎影像,這天下午,大家一起密集地看了許多隻馬:由Edkin的田中米倉,到「陽總」的日本三城,到Frankie的貝加爾湖、古巴及格魯吉亞。書中很多沒有提及的精彩細節,都在這次聚會披露了。

你有你分秒必爭,我有我閒庭信步。馬拉松的精彩,不正在如此?

「緩慢的程度與記憶的濃淡成正比;速度的高低則與遺忘的快慢成正比。」米蘭昆德拉如是說。

謝謝三位,刻意求慢,留下那麼精彩的紀錄。你們的濃烈,不只停留於回憶,也在渲染著無數跑友的希冀。


會後簽書者眾
(圖片來源:蝦叔)

編輯精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