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康復,根本就是自己與自己打一場仗 — 由中風半癱到走上42.195km

Jeanne Wong
發表於2016/02/25
10,214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在剛過去1月份的香港渣打馬拉松,好友Amy Yeung 也順利完成了。她跟我講,在暴雨中的渣馬,幸好有一位來自澳門的師兄互相支持陪走了30km,讓她不知不覺地捱過了天最不穩的路段。但最令我驚訝的是,原來那位師兄竟在2012年,曾因中風導致左邊身癱瘓並住院半年; 4年後的今天他已走過大大小小的長跑賽事,並連續於去年9月、12月及今年1月分別完成了三個全程馬拉松。他就是今次訪問的主角 黃志君(阿君)


 

(圖片來源: Jeanne Wong)


「中風後,個噴嚏,咳下,被嚇一下,或者抓一下癢都會引起臂痙攣,手掌及整條會蜷曲不能伸開,就好像有人緊握著你的拳頭再全力壓下去。 阿君說著,另一邊用力壓下我那緊握的拳頭和屈曲的手臂,好我親身感是怎的一回事。那是中風的後遺症,如果肌力夠大就可對抗此收縮張力。在我開始長跑後身體變壯,左臀及手掌的張力就相對變輕,手也能自然伸直。 要不是他那樣示範,很難想像中風病人手部屈曲外,原來還會有那種被壓住的感。而且,每次都會劇痛,阿君說那痛會沿手筋神經直上大腦,光是聽聽也覺苦萬分。

 

阿君2012年年頭中風,當年只32歲。中風後左邊身在開頭1個半月完全不能彈動。所謂康復根本就是自己與自己打一 是阿君在病發後約4個多月,尚在住院時寫的網誌主題。一個正常人在中風後首先面對的是身體轉變,一般由面容扭曲開始到口水,失去半邊身的控制能力生活上由手腳活到完全不聽使喚,會失禁!什麼都做不到,遇到這麼巨大的轉變及落差,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得到,這是第一個心魔在患病後,有剝奪所有的能力般以往生活上一些簡單自理及動作,突然變成了一種奢望。舉個例發病後所有大小便都不能如前那自在如意解決,而要用尿喉成人尿布,加上使用藥物來進行這也大大打擊患病者的自尊,叫人很難面對 看著眼前那位說話及活動自如的阿君,很難想像他曾有那一段過去。

 


中風後,在頭1個月半完全不能彈動左邊身。

(圖片來源: Jeanne Wong)


初時也有哭過,還好只掙扎了一個星期在家人的勸說下總算可以渡過這一關。事情都發生了哭也沒用,在醫院所有人都想幫及希望你可康復,只有自己是康復上的最大敵人。再想想,自己不想就這樣躺著一世,就下定決心去克服不要成為需要完全被人照顧的負累。 就這樣,阿君就放開心情,決意要康復起來


在醫院中接受各樣治療、針灸、電療,加上親人不斷地為他按摩穴位刺激其痛覺,終於在發病後的6月出院。及後遇上了一位熱愛運的針灸醫生,叫阿君一起去打羽毛球及慢跑,好幫助身體康及肌協調,於是他便對長跑產生了興 記得同一年10月,我參加了一個5km的長跑賽事。當時跑姿很奇,就像張達明在棟篤笑裡面扮速龍那樣,手縮起來腳一拐一拐的向前疾走,相當有趣。


阿君現在說來輕鬆,但在10個月內由左腳不能移動到長跑,可是用巨大痛楚換回來的。 「職業治療之痛不說但針灸痛要說常針灸後,再在一些特定穴位再試行一種名為搓針舍法的療法。」 所謂搓針就是用孖針插入特定穴位後,再用針大力彈針幾下搓開相關的筋鍵。那種療法小妹曾經試過,每彈一下整條筋就會即時抽起來,筋越緊就越痛。再加上日常作息不便及各種後遺症,阿君復康路上的艱辛可想而知。

 

自怨自艾,倒不發奮圖強,那是阿君給我的強。因著他的決心,在長跑路上走得越來越遠。第一次跑比較長途是在11月,一個珠海澳門的聯跑活動,是那位熱心的針灸師提議我去參加。他說不用介意距離度,當遊玩心態做做運動就好。雖開步5分鐘後其人都早已遠去,但那次一口氣跑了17km,叫我增添了不少信心。」 只要肯嘗試,凡事總有可能性存在。在打後的12月,阿君參加了2012澳門銀河馬拉松的5km賽事,在豪雨中以52分鐘完成。

 

及後,阿君開始了一些上落斜路的練習,再加上肌力訓練,身不知不覺有了明的好轉。雖然可以走動了,一直都未可以做到蹲下那個動。有一次跟朋友外出,剛好要上廁所,一打開門發現是蹲廁,但因為太急了也要硬著頭皮蹲下去。哎! 居然完全沒有問題,可以自如地蹲下再起來也沒,那真是一大進步。」 後續那幾年間,阿君一直有堅持訓練,加上健及自的幫下情更為理想。

 

跑過兩年半馬賽事,阿君決定挑戰自己,踏上全馬之路。2015年是我重大轉變的一年,在朋友介紹加入了一個跑步群組,裡面成員對跑步都充滿及擁有不少跑步知,按他的建我開始更有系統的跑步訓練。因為他們,我第一次參加了920日悅跑圈舉的線上馬拉松,用了6小時30分在街上完成。」 那可以算是阿君的初馬。後來,參加了馮華添教練(SIR)來澳門辦的長跑講座,就決心報名添SIR的訓練班,希望提升自己。當時我跟教練說明情況,他為我度身訂造訓練計劃,設定全馬完目標。」 阿君說班上氣氛很好,同學們互相鼓勵支持,尤其記得為準備12月澳門銀河全馬賽事,要走35km的最後長課。因為阿君走得不快,最剩下他只獨自一人在運場跑圈,一些早已完成並梳洗完畢的師兄見狀,就即放下隨身物品跟他一同走完最後圈數,那叫阿君十分感動。

 


「我學到無論跑步與人生都沒有所謂失敗,只要你拒絕停下來。」- 波士頓馬拉松冠軍 Amby Burfoot 
(圖片來源: GinOy 歐陽靖 (Official) Facebook 專頁)

 

就那樣,阿君就踏上了2015澳門銀河全馬賽道,因為身體多處地方抽筋,未能在大會限時內完成,但他仍堅持走到終點。台灣跑步女神歐陽靖有引用一句說話一直支持著我,大約意思是 --- 只有你拒絕停下來,你的人生沒有失敗。 阿君越戰越勇,懷著興奮期待的心情,參加同樣是全馬賽事在20161月舉行的香港渣馬。

 


2016渣打馬拉松起步前拍照留念 (: Amy , 右二 : 阿君)

(圖片來源: Jeanne Wong)

 

起步前,因差不多,添SIR安排我跟Amy一起跑。自己早已看過她的減肥事跡,覺得她正能量好強,一直希望認識她,能一同跑比真是十分開心。當日大家都配合得很多,Amy補足了我配不穩定的問題,也是完賽的一個關鍵。直走到銅鑼灣鬧市,其實左腳腳腕早已非常的痛,加上疲倦,街上的支持者的歡呼擊掌給就成了我繼續向前的力量。記得在Sogo門口,有一班師兄師向我大叫『加油! Sir等緊你! 』叫我好感動。到了維園跟添SIR打過招呼,再收到完賽牌的一刻,我的眼淚忍不住留了下來,當場嚎哭了五分鐘。」那幾年來的努力,復康戰鬥的艱辛,那一面完賽牌的意義重大可想而知。

 


(圖片來源: Jeanne Wong)

 

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阿君身上有不少紋身? 其實那些紋身都有著不同的意思,就讓我節錄他本人網誌內容,為大家介紹一下,作為本文的總結。


 

心口:我爸媽名字在自己設計的圖案之下,意味要保護家人(整個已完成)。



左腳外側:信念; 外側,德國國徽上的鷹,發病年月日。

(圖片來源: Jeanne Wong)



左腳內側,康復心聲:「中風並不代表完結,也可以代表一種重生,只要堅持,什麼都可能,我愛我的生命。」時刻提醒無忘初衷!康復是一生的。用一生時間學習德國逆境自強的精神!(整個已完成)

(圖片來源: Jeanne Wong)


 

右手:勇氣; 或復仇者聯盟全員或草帽一伙全體fight together ! 一個正義強大的團隊作勇氣補給站。

(圖片來源: Jeanne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