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的心理同生理的準備

Henry Yeung
發表於2016/01/22
1,74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落雨?不怕!希望在明天Y嗎!但是希望,卻沒有在17-1-2016那天出現。



(圖片來源:Henry Yeung)


每逢落雨都不會出去練跑的我,在17-1-2016那天都要面對。人生第一次在雨中跑全馬,今年渣馬是由第起步到中環都下著雨。途中又乾又濕了無數次,百般滋味在心頭。因為我不會做逃兵,就算是天氣如何惡劣也好,都會勇敢面對。


自知練習不足,加上在賽前一個月又有支氣管炎,未能夠完整地訓練。本想在以4:45內完成賽事,但事與願違,最終也只能比上年慢了接近10分鐘到終點-維園。


亦早知會下雨,已放所以隨身物品入防水袋,不讓我之前埋怨大會工作人員。


今年全馬跑道轉入旺角,感覺的確比跑柯士甸一帶不好,路線雖然比較直,但其中大半條彌敦道都是一片爛地,高地起伏不定,最容易受傷的路段。加上全馬一組在起步時開始下大雨,彌敦道一條街燈不足,在光線昏暗且路面情況欠佳下開始係失望的開端。


由三號幹線轉上昂船州大橋一段比上西隧的斜路更長更斜,下大雨時更見吃力,路面較闊,強風效應更勁。但都可以以平時練柴灣道上斜般完成。


跑入南灣隧道,準備迎接另外兩條魔鬼大橋。


青馬大橋路段比往年短了,難度看似減少了,但好戲在跟著的汀九橋!


青馬大橋轉入汀九橋突然下暴雨,眾跑手都振奮一番,噓聲四起。每人都腳步沉重,沉著應戰,出得來行,就預左要還。


汀九橋好似愈跑愈遠,要到接近大欖隧道出口才折返。雨勢同風勢也開始大了,跑手門步速也受著順風同大雨的降溫而不自覺加快了,埋下了撞牆或失敗的伏線。


汀九橋至長青隧道一段高速公路向來是最悶,最寧靜的路段,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每經過一個水站,都會講聲多謝!因為做義工係好辛苦的!但是以我所知,有一些所謂的義工係有特別津貼!(如果已out dated, 請pm me)


自己對power gel沒有什麼感覺,所以每次跑全馬都冇食,只飲同食大會提供的食物同飲品。望見西隧口,今年終於可以以慢跑的方式去完成西隧的難關。我絕不會講征服了,因為自己是很渺少。


中環原來是改了賽道,少了好多打氣的聲音,直至到龍和道,才叫做有番D市民打氣。在接近落斜的位置,只記得有一個好靚的外國女性,她對我說 "Keep it up!",旁邊也有不辭勞苦的攝影師影相(雖然這張相片我還沒有找到),我都好高興。


馬師道天橋後就一直跑到番維園。但駱克道至忌利佐治街完全沒有了以往打氣的氣氛,去左SOGO及怡和街道路比較狹窄才感受了真正打氣的氣氛。


衝線前一刻,我依舊向打氣的城大打氣團們揮手。終於到衝線一刻,大會時間5小時21分,這時間拎住獎牌的靚妹們會列隊為完成全馬跑手戴上獎牌,但是有趣的是好多跑手只會選擇前面的幾個靚妹,而忽略了後面的靚妹,而我都去了找後面的靚妹戴上了獎牌。


“下年唔再跑喇",但我下年仍然會繼續跑,跑到不能再跑為止。


編輯精選

跑過42.195公里 才能叫跑馬拉松



延伸閱讀

頂尖跑手的風景 姚潔貞渣馬回顧

【蝦叔周報】邊個話跑馬一定要快?

一個馬拉松 千萬個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