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大帽山歷險記


坦克
發表於2016/01/11
2,26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十四日內完成一個24小時超馬再加一個百英里越野賽,無穿無爛只多了三隻黑甲也算幸運。去年公司要求「清假」便在2015年終放了兩星期,就順便瘋狂一次,先出戰東京神宮外苑24小時挑戰賽後,休息了4日也未完全回復,在運動場也只能慢跑數圈就拉筋收工,正擔心影響首屆環大帽山越野賽(UTMT)及為該賽事設置路標的義工工作。



(圖片來源:坦克)


在家中為雙腿實施冰火療法後,竟然可以在26與27日連續兩日順利完成掛路標的工作。之後因路標損毀問題,也將28、29兩日試路行程亦改為檢查路標。因此只能在網上用Google map試路兼download路線以作不時之需(最後亦靠它兩次指正了我),相信迷了路也只因路標損毀吧!


參賽時看到自己掛的路標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希望各參賽者也沒給我點錯路)我們一眾義工用心的製作受到不明破壞,除了心痛還是心痛。查實每段路的路標也花了六、七小時才能完成。還幸主辦人有心有力,即時再找人補回路標,開賽後還在補回,這樣的主辦單位真是十分難得。


還是說回比賽吧!當日八時正準時起步,有陽光但不太熱,所以也能輕快地上針山過「剷林位」後到大圍,頗輕鬆地去到CP1徑口路及CP2龍翔道,但此時竟然給我追上幾位出名的高手(即是我又跑快了)。便索性在CP2吃了很多美味糕點,才再繼續比賽,每次在賽道遇上他們便稍為減慢步速,然後不徐不疾地前進。


到達CP4荃景圍又遇到一班熟悉的「癲友」正在當義工,當然最開心,而全程亦只有這裡有我至愛的可樂。不知為何每次到達CP也能遇上那些高手。在CP7大欖涌路(95公里)換了一另一雙鞋,希望利用其抓地能力應付稍後出現爛泥路段,怎知因那雙鞋較重,更令舉步為艱,由掃管笏車路轉上麥理浩徑第十段跑不起來,只能急行5公里,接下來也越行越慢就跟不上那些高手了,最後他們比我快五個多小時,明顯換鞋的決定很錯。


幾經辛苦去到CP8大棠吃過餐蛋麵就小睡一會,之後上路竟然在大棠的山路發生一件死裡逃生的意外,在山上草叢邊正想「交水費」時,竟然踏空「倒豎蔥」式跌了在山邊,當時頭下腳上,幸好樹枝將兩支行山仗與一雙腿給勾著,乾等了幾分鐘也無人經過,這時不知那裡來的力量,竟然可以曲腰摺身爬回山路中,在路旁休息一會,檢查身體同裝備,竟然全部安好,「真係命大!」


正想起行時狀態大勇的大雄哥就殺到,於是跟他結伴一同走至四排石山,之後幾個山頭也非常難行,那雙鞋雖然很抓地,但山路太爛基本上很難找到好的落腳點,只能步步為營,漸漸跟不上大雄哥了(他很厲害早我兩個半小時完成)。


到CP9逢吉鄉後已經天光,吃過杯麪跟恆行的朋友談了一會便繼續上路,到SCP10打石湖已筋疲力竭,在沙化上休息一會,跟準備補標的平哥談天後登上大刀屻,途中給癲友Eddy趕上,他說膝痛想結伴同行,於是就高興地與他邊談邊走的登山,時間總算較易過,到CP10達嘉道理農場,有很多熟悉面孔,有TKO跑友,亦有Food Angel的支援朋友,亦見到朱總,他見我狀況亦叫我小睡片刻,於是在此席地而睡,期間某50公里組別的超快跑手到達,弄得CP內群情洶湧,我便給弄醒了。而Eddy原來已先上路,而我只有獨自登上四方山。



(圖片來源:坦克)


之後從小徑下降至燕岩,其實明知還有很長的路程才能逃出小徑,但每次向下望總覺得出口好近,原來是芒草的顏色有點似馬路,我跑到幻覺也跑出來。直到一個竹林前又追上Eddy,今次真的「拍住」返回終點了,最後3公里衝回終點火炭,給他迫得簡直是一點力氣也不剩地衝線了。他說要感謝我帶他回終點,其實我也同樣要感謝他給我最後的動力。


千辛萬苦之下完成了這個162公里越野賽後,便馬上將照片放到面書報平安,看著朋友的各個留言,最深刻一句是「你樣貌一晚間老了十年」,証明這比賽何等艱辛!兩星期兩個兩超級辛苦的比賽加上設置路標共行走了超過400公里路,這假期真的無比充實。新一年重回工作崗位,而比賽生涯亦要重新上路,下星期便是渣打馬拉松,跑步人就是如此,越辛苦越起勁.......哈哈哈哈!


編輯精選

滿腔熱忱成就首屆UTMT



延伸閱讀

血濺手掌、面帶泥濘 山野之王越野賽

一分綿力 為尼泊爾而跑 : HK Run for Nepal

年終大考-TNF 100

踏進迷霧 擁抱雲海 元朗至粉嶺雞公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