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作家】再戰東吳 24小時的人生縮影

小童
發表於2013/12/12
60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為什麼要跑24小時賽?

我問自己這個問題,24小時不睡覺又一直跑步應該很傷身體吧,而且24小時都不睡覺已經很難受了,為什麼還要跑步?

目前我的答案是:我也還在尋找中。

或許透過參加這樣的比賽,才能去理解為什麼會有這種比賽的產生吧?連同去年的東吳24小時賽,一共參加了2次都是在東吳。去年的東吳被嚇到了,覺得24小時根本是可怕的地獄般,可是這樣的比賽還是有很多選手可以克服,並且快樂地去完成它、征服它。我也很想體會那種感覺,就是在困難的環境裡仍然能發揮最大的力量去突破自我,去年的我並沒有做到,今年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突破自己。

 

準備期

跑姿:

為了準備這一場東吳24小時,我根據去年的弱點:腳底板,做了一些努力。

這一年盡量以全腳掌的方式去著地,盡可能不要讓腳底板受到太大的衝擊,這樣的跑法在今年的高雄12小時賽得到了應証,賽後腳底板並沒有很大的痠痛,但大腿的四頭肌卻非常痠痛,反觀小腿卻沒怎麼樣。

或許是一直跑操場的平面跑道有關,採取新的跑法後,在全平面跑道上我會使用到大腿四頭肌來緩衝腳底板的受力,讓腳底板得到休息,但相對的,必須使用很多的大腿肌肉。

月跑量:

去年跑東吳前的最大練習量只有1個月曾經到達600公里以上,其餘皆在500公里以下。今年試著提高月跑量,從今年7月起開始陸續將月跑量從7月的557公里,到8、9月的700公里,10、11月的500多公里。選擇在10、11月將月跑量降低至500多是為了讓身體在連續的700公里的練習下能得到充分的恢復。

心態:
今年在參加遠東馬拉松時,因肚子不舒服,沒有特別去逞強完賽。賽後遇到蔡主任聊了一些在東吳24小時的事情。

我發現除了月跑量之外,其實心態也很重要。如何用一顆準備好的心去比賽才是東吳24小時真正的重點。

我試著在隔一週的艋舺馬拉松,把晶片拿掉,然後只跑自己的不與他人競速,好好體驗一下如何能夠穩住我的心去跑步,透過這樣的練習,我認為我有所進步了,我懂得如何用平常心去跑步,但事實上在這次的東吳24小時賽的後12小時就原形畢露了(稍後會在比賽過程中提到)。

 

調整期

在東吳24小時賽前1 個月開始調整,刻意地將週跑量降低讓身體有足夠的休息,並且在短距離的練習上加點速度給身體適點的刺激。

包括了在今年的美津濃接力賽全力衝刺5K大約成績是18:51,然後在一次自測的10K練習裡也跑出了39:07的個人最佳,隔一週的冬山河超馬賽,雖然是報名100K組,但我刻意只跑了21K半馬的距離,成績是1:23:45也是個人的最佳。這一個月的減量及加速的過程,感到非常滿意,並認為已經調整完畢了,就等東吳24小時上場。

 

開賽前

不論是心態、練習量、調整都按照著自己預想的劇本在走,當然對於東吳24小時的劇本也已經擬定好,自許至少可以跑出200K以上的成績,甚至220K都是可以達成的

但最後結果並沒有照著劇本走,發生了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我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點懊悔,最後是敗給了充滿負面能量的自己。

我所練習的"心",是失敗的,我只練了前12小時而沒有練到後面的12小時。

 

比賽開始

這次比賽我採取保守的配速策略,先穩穩地以一圈2分10秒~2分12秒的配速前進著,這次比賽也特地不帶上手錶,全憑身體感覺去跑,在每圈感應時看一下計分板上的單圈配速,確保自己跑的不會過快與過慢。

另外有了幾次12小時比賽的補給策略,這次為了讓Miss N可以較輕鬆地幫我補給,我把補給時間用三個時間點切割為20分、40分、整點。

20分這個區間就是由我自己去公用補給桌上拿水或運動飲料喝。40分請Miss N拿能量包給我。整點請Miss N拿電解質錠、BCAA給我吃。也就是每個小時只要在40分、整點附近待命即可,不用一直費神在賽場上。另外每四個小時轉圈時,請Miss N拿正常的食物給我吃,非能量包。這樣的策略在一開始的12小時看來也是成功的,前12小時我以穩定的速度前進著,在剛好12小時結束時的成績是125.6公里。

 

心裡的惡魔

在比完12小時之後開始一切變了樣,在比賽之前我是完全沒料想到會是這樣的。就在過了12小時的轉換方向時,我換了衣服、鞋子(換鞋的時候將兩腳大姆指上的血泡給刺破)並且補充了些正常的食物之後,再度上場。又過了1小時40分之後,也是就開賽後13小時40分,是我補能量包的時間點,一般補能量包時我是不會進補給站休息的,就是拿了能量包邊跑邊吃,但這時心裡的我叫我進去休息一下,好好吃完再走。(這時的里程是136.8K)。

這樣的想法種下了慘痛的結果:我坐下之後居然想要睡覺了,這時是晚上的10點40分,我請Miss N讓我躺一下,這一躺就是30分鐘過去。當我再度醒來再出去跑時已經開始被心裡的惡魔慢慢吞噬我的心靈。

我好像跑不太起來了,一直想要再睡覺,想要回到剛才那溫暖舒適的環境中,抱持著這樣的想法繼續地跑。說是跑倒不如說是在跑走,我在彎道時用走的,到了直線才跑起來,就這樣帶著非戰鬥的心態持續跑著,直到可怕的第19個小時–凌晨4:00

 

惡魔出現

凌晨4:00,在跑完19個小時之後的里程剛好是170公里(425圈),這個數字的出現讓剛才不斷想回去休息的我開始萌生了棄賽的念頭…當下的我不知怎麼搞的,就覺得已經170公里了,已經打平去年的里程了,可以了…我可以回去休息了,我不要跑了。

但又有那麼一點點的正面想法是:我辛苦了一整年好不容易才來跑這場比賽,現在放棄可以嗎?

我的內心很混亂,棄賽與不棄賽兩種想法在激盪,我不行了…我回到補給區後,跟Miss N說我想睡一下,趴在桌上的我還是無法戰勝那個惡魔的自己,我沒有說服我自己繼續比賽下去。

在趴了幾分鐘後,我帶著很抱歉的表情及口氣向Miss N說:"我想棄賽"。

我在等什麼答案? 我希望聽到:「好呀!棄賽,回家」或是嚴厲的指責讓我整個清醒過來?我把我無法決定的答案交給了Miss N幫我決定。(真是太沒用了,還自以為在艋舺馬已經將心練好了)

Miss N立馬拒絕了我,她以嚴厲的口氣對我說:「你現在不跑,以後也別想再來東吳跑。我在這邊為你補給這麼久,你好意思棄賽?。你是真的不能跑了(受傷)還是不想跑?」(大概的整段描述是這樣,沒有記下每個字句)

聽完之後,我無言以對,我內心繼續不斷地掙扎中。

終於,在掙扎一陣之後,我決定要跑下去,但我想要讓自己的腦子清醒些,我用兩手拍打我的臉頰試圖振奮,Miss N看我如此小力,一點決心都沒有,要幫我呼兩巴掌讓我清醒點,這一打下去,我真的醒了!也哭了!

我哭我的不爭氣,我哭我的邪惡念頭,我哭我對不起我的補給員Miss N還有前來加油打氣的大家,我實在是太軟弱了。

痛哭之後,我回到了場上,這時已經是開賽後的19小時20分。

回到場上後,試圖要再跑起來,但似乎腳也不行了,只能跑走的慢慢前進,一方面也是我自從12小時後,就覺得身體想吐又吐不出來那種不舒服感。大概再過了30分鐘後,Miss N問我要不要給醫生看看? 我帶著試一試的心裡進了醫療站。沒想到一進醫療站說明身體狀況後,馬上就是吊點滴。醫生判斷我有稍微脫水的現象,需要吊點滴以治好想吐的感覺。

打點滴的時間很快,但Miss N也趁這段時間讓我休息一下,我閉起雙眼馬上就睡著了,當醒來之後已經離比賽結束只剩2小時50分,這時的里程數約為174K。

 

奮起

在吊完點滴又睡了一覺之後,剩下的2小時50分開始奮起。這時的我已經沒有任何棄賽的念頭,只有跑下去的意志而已,可能的話,我希望可以跑得像開賽前一樣的快,不過只是空想罷了!

我還是只能用跑走的方式,以一個小時約莫6公里的速度前進而已。

這時我看到了很多台玩咖的朋友們在彎道的另一側加油,但這時正是我用走的,我帶著抱歉的心情,不發一語的走著,以眼神說聲謝謝,無法讓你們看到帥氣的我跑步,而是潰不成軍的身影。

這一次的比賽,可能是我笑最少的一次比賽吧,除了開賽的前12小時是有力的,在認真嚴肅的比賽下偶爾還會笑一笑,後12小時真的是想笑也笑不出來,何況後12小時我還真的不想笑了。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倒數,終於結束了這24小時的比賽,最後成績為191.638公里

 

檢討

這一次的比賽自以為準備充份的情況下可以跑出不錯的成績,但在一些細節似乎還是沒那麼好,包括補給的方式、內容。

在心態的調整上也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這壓力在後12小時直接把我給吞沒了。

看來我根本沒有完全準備好跑一場24小時該有的心態,即便我把體力練好了,也無從發揮。

事後來看,後來的確是想跑卻也跑不起來,但這可能是心態上造成的結果,讓身體提前收工了,即使是在最後3小時想要奮起,但身體早已不行。我想東吳24小時就像一部人生的縮影一樣,前12小時再怎麼風光、順利,也可能因為一時的誤判、心態的轉變而兵敗如山倒。

 

結語

人生就是不斷地碰壁才有趣,才叫做人生。我在24小時賽跌倒了兩次,不代表我會一直跌倒。正因為有跌倒兩次,才更顯得之後成功的可貴,更能讓人回味一生。

這樣的比賽才叫經典,經典的東吳24小時超馬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