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古唐斯括蒼

腰斬的 2018 柴古唐斯括蒼越野賽

發表於2018/04/20
20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柴古唐斯括蒼,一個有點武俠小說味的名字,其實這賽事的起步點位於淅江省台州的一座小城市臨海市,括蒼是臨海市西南的一座1400米山群,是中國東部看到第一縷曙光的山。 賽事分50,65,100公里賽程,取號碼布前必須檢查所有指定裝備及付人民幣300按金取GPS信號盒, 整個過程由手機App進行,連按金亦只收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筆者便是因為只有紙幣付按金而多花辦手續時間,同樣,起步前寄存行李也是用2維碼記錄。 這無紙化安排不單香港未見,一些歐州大賽也沒有。

報名時主要考慮距離及累升,也在網上看過一些賽後微博,看到都是國內最虐,艱難之類描述。筆者參加100公里的UTGK,累升6600米,限時29,賽道是正反時針方向每年輪換的一圈,今年是反時針方向。 

比賽前一天晚上下一場大雨,根據賽會對路況的介紹,下雨會大幅增加難度,既然報名便要挑戰難度,於是做足防水泡準備,14/4早上6:30下著微雨,起步不久便踏上一條千多年歷史, 晉代開始修築的古城牆,在城牆上兩公里後再跑一段車路,然後上一座小山,上山坡度一般,泥濘路況,不過下山的泥巴路便非一般,這個第一次接觸的詞語,泥巴,之後不斷聽到,是指厚而滑的泥濘, 踏上後可以把鞋陷入其中的,與筆者速度相若者皆小心翼翼下降,還幸是之字路加上兩旁有矮樹,無驚無險便到CP1龍潭嶴。

接著是1215米的上升,穿過約6公里的竹林,竹身是棚架用的粗身品種,然後進入隔火帶,兩旁開有不少紅色花朵的樹木,加上週圍一片雲海,一個字,美, 後悔沒有把這畫面攝下,這也是賽事中唯一欣賞到的靚景。因為之後雨勢漸大,霧氣令能見度不高,就像在大帽山頂的情況。

大上後便是大落1200米往CP2車口溪,雨後的泥漿土路,跑起來也不敢快,經過一條接近廢棄的古村落,接著下降400多米的石頭古道, 真佩服途中遇到的兩位老人家,挑著兩個木桶一步步上山。 車口溪CP提供杯面,但眼見時間不多,加上雨勢變小,決定帶上幾件蛋糕便再動身。

 往 CP3米篩浪是10公里內上升1502米,下降299米,不過不能單看數字,因為是3公里內上升800米, 坡度可想而知,加上滑泥,多次溜後,全靠手上雙仗,然後才在山脊的松樹林上平走,蓋滿枯掉松針,軟而少水及無樹根的幾公里,屬最爽的一段,這便是括蒼山。高山加上有雨份外覺寒冷,所以在設於農家的CP 吃了兩碗鹹菜面,加點熱能。

賽道描述往CP4跑馬坪時會看到有不少發電風車,不過霧大而只聽到轟轟聲,看不到風車羣,只4公里便設CP可能是賽會特意安排,好讓大家迎戰往CP5黃家遼的最難路段。 跑馬坪供應硬豆腐熱湯,味道則普通。

 下午4時離開跑馬坪便開始10.5公里的上561米,下降1280米,首幾公里略有起伏,總體以下降為主,整體路況不錯, 途中經過一個臨海登山協會人員的站崗位置,獲通知因為天氣問題,參賽者不用往CP5,直接往CP6,路上會有指示,時近黃昏。不久眼前出現一條長而斜的黑泥坡,估計直線有兩三百米, 斜度及長度接近針山最末段,估計超過40度,兩旁只間中有疏落林木可作抓點,什麼曲膝側身,靠邊抓樹, 把幾年山賽落斜工夫用盡,有雙杖支撐下,仍滑倒幾次, 用大陸說法,在這麽長又陡的泥坡,屁降是免不了的 ,之後帶上頭燈繼續下泥坡, 依然很斜,有些數十米,有些爲之字路,終於應付過來。 然後再遇到登山協人員崗位,獲告之賽事停止了,參賽者要由CP5撤退,當時氣溫只有兩三度,亦不敢在山上換上保暖衣,話說撤退,其實還是不斷地泥坡下降,一點都不容易,但心情還算輕鬆,不用擔心被關門了,末段所見溪流的水位頗高,黃家遼CP滿是參賽者,等候接走。

 賽後知悉賽會基於有山洪暴發跡象而決定腰斬賽事。 就這樣,筆者走過47公里,上升3632米,沒有被「拆骨」,也沒「躺屍」,卻留下一個寶貴的泥坡賽經驗.

統計

465人UTGK起步, 26人完成全程, CP4或之前退賽/超時者共89人,CP5是最多人被停,完成賽事全程或在CP5開始被停賽事者都獲完賽牌


CP1

CP2

CP3

CP4

CP5

CP6

CP7

CP8

CP9

人數

32

22

28

7

212

64

73

1

0


退賽/超時

被停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