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us roam】記濟州壹佰

Let us roam
發表於2018/01/30
75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Let us roam)


報名 Transjeju 後訂了訓練計劃,主要為應付漢拏山的攀升和落坡,比賽頭段六公里後便要爬上這座韓國最高峰,由五百米左右爬升到大約一千九百米的山徑最高點,再一口氣落坡回到海拔五百米的另一面登山口,漢拏山的最高點一千九百五十米位於山徑外不能攀登。比賽二十四公里後上落不大,頭四份一不要不自量力,往後要完成應該不難。


世事何曾是絕對,定好計劃和路線,也在更表用顏色分好游水跑山攀石的日子,某早在後山跑步卻轟轟烈烈地拗了個柴,師傅說小事,接二連三的針灸和休息卻持續了兩個月。間中的輕裝露營是保住了走在山路的感覺,餘下的只有游水和看書,復跑時離比賽只剩三星期,體能只有六成,但心態卻很好,要知道: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香港凌晨機到濟州,早上六時多來到酒店,入住時間為下午三時-這是第一次。這天陰霾籠罩著海島,時而下著冷雨,十小時光陰,我們決定向著山走。走走停停,吃了韓國湯麵和外國麵包,走到山頂有眾多街頭健身器材,羨慕不已。跑跑停停,十小時光陰竟也真的過去了,我不敢相信下午三時真的來臨了,睡死。

(圖片來源:Let us roam)


隔天領選手包,檢查裝備,聽簡介會,此時才驚醒比賽就在明天,嘴上說著完成一半就好,但身在外地,要是半途放棄,也許得承受淒風冷雨後還不見得有車接送,心裏還是希望完成的。反覆點算裝備和食物,此夜不好眠啊。


接送的旅遊巴在漆黑中駛著,像是往伯公坳的;像是開往阿蘇火山的;像是前往白谷雲水峽的。玻璃窗上水氣,外頭應該很冷吧。寄行李有點亂,寄好了來到起點,拍個照很主持說了堆韓文,我們差是三十秒的意思,大約二十秒後我們肯定剛才差對了。

(圖片來源:Let us roam)


群情是激奮的,人們像是退潮的浪,一刻也不願留在沙灘。提醒自己保持冷靜,不要被群情牽動,慢走當熱身,不久上斜便塞起車來,前頭的叔叔背包上有多條比賽條碼,他跟我說跑過港百 。不徐不疾地來到 CP1 ,小食蛋糕生果也算多選擇,走到水站,說了句髒話,韓國應該有相當完善的回收系統,在 CP6 我把 power gel 垃圾掉進垃圾桶,義工跟我話那桶垃圾是紙類的。CP1 的水站,用的是 500ml 的樽裝水,是因為濟州不流行大樽的樽裝水?過是根本訂不到辦公室的樽裝水?看到義工細心到帶點執著去分類,算是帶點安慰,想到我們那位,還打算迷信於香港不知所謂回收系統的特首,所以說源頭減廢應該由思想做起。

(圖片來源:Let us roam)


開始爬上漢拏山,山徑完整,右手面有條靈氣十足的川,只是當下水量不足,一級級爬過森林界線,陰天有雨不阻楓葉紅,停低影相回回氣,再爬升不多就到山頂,合照後慢跑落山,此徑較多人上山,但大多都有禮貌地讓到一邊,跑落山問題不大,小心地不被濟州五十的跑手拉快,因為他們 CP2 的限時比濟州一百早一個小時。如果不用留力地衝落山就大約跑了兩個烈日落山賽。

(圖片來源:Let us roam)


CP2 吃了辛辣麵,我出名腸胃好無有怕。入林一會後轉走林道,最討厭的石屎路,不停被人追過,直到一位禮貌地拒絕超車的韓國人,原來此人為掃尾回收絲帶的義工,雖然參賽者不多,但有幸成為隊尾的最後一位還是有點驚訝,到達 CP3 時離限時還有個多小時,真的需要追著我收絲帶嗎?我們三名最後的選手在 CP3 輕鬆地有講有笑,作補給後佢進入森林,時而通過不少溪澗,但大多乾涸。這時忽然上力,腳踝走在泥路也不見痛楚,將耳機內輕柔的歌曲換成快歌,power gel 也和音樂相輔相成,加上地形比較有利,從這裏開始我們過了幾個人,由隊的最尾重回隊尾位置。

(圖片來源:Let us roam)


CP4 還未入黑,大會檢查了頭燈和求生毯,吃了個杯麵。繼續在林道和森林中穿梭,我這是才發現賽道是一條圍繞漢拏山的山徑,並不像香港的山賽可以左穿右插,畢竟是在國家公園比賽。入黑了,亮起頭燈,在 CP5 吃了止痛藥,拿了兩包餅乾,義工說入夜後會有雨。晚上的森林時而傳出巨響,也許平常夜行的人不多,森林不習慣有登山者,故狂傲幾聲示意誰才是主人。時為晚上九時,睡意還未開花,CP2 和 CP6 是我的大目標,前者表示最難已過去,後者則為大站,有個人 Drop bag 和杯麵,也代表完成了六十六公里。


CP 6 有很多跑手休息,感覺好久沒看到這麼多人了。杯麵和對話聲溫暖了黑暗中的大帳篷,吃飽後檢查裝備,大家先後出發,接著是幾公里的車路,把頭燈轉為紅光,走在安靜得可怕的漆黑中。是因爲吃了杯麵和壽司吧,睡意隨著飽肚的感覺出現,幸好幾公里後轉入山路,越野的地形還是比較充實,能夠專注一點。山路和林道不停交替,遠處的一點光慢慢變大,最後變成了 CP7 ,兩位義工頂著寒冷努力用英文告訴我有什麼可以吃,這份尊重令深夜的氣溫回升了一點點。


迷迷糊糊的走過往後的十二公里,在黑暗中爬過大石,微弱的螢光棒指示著道路,恰到好處地沒有破壞黑暗帶來的寂默和安寧。離最後一個檢查站還有兩公里吧,把頭燈關了省點電,前方兩點弱弱的燈光是檢查站嗎?但走了一段路它還沒有變大,好不容易走到了,原來那是其他跑手的頭燈。義工說沒有杯麵了,但也弄了熱水幫我倒進軟水樽。帳幕下設有暖爐,但我也因此不敢停留太久,只剩下十多公里了。


體力還好,只是頭燈沒電了,弱弱的後備頭燈只怕會令我想睡,所以我就投進黑暗慢慢走著好了。繼續走著馬路,雨開始下,只記得雨越下越大,問隊友借了他的後備頭燈,因為他的比我的光,但散射的光線打在飄忽的雨點上什是迷幻,像是在黑白的慢動作電影中尋找那小小的綠光。隨著馬路走上最後一個山坡,風越來越狂,雨水也跟著打左身上,從左到右,由前到後。如果能跑的話,其實體溫是還可以的,但真的累了,朋友想法也一樣,我們避到路旁的樹底打開求身毯包著下半身繼續走,想起來要找到路旁也不是易事。半跑半走,跌跌撞撞間天開始亮了。終於脫離那迷幻的黑夜,身旁不時有車駛過,會覺得我們很奇怪嗎?我有想過會否有車停下來關心我們,畢竟很多人不能明白為何要這樣對待自己。


堅硬的路面令雙腳越跑越痛,但精神還算清醒,第一次比賽超過二十小時,真是很好的體驗。日出前的光線似有還無,跟著隊友的腳步走著,記得當時有種感覺,覺得他是我另一位朋友。他當然不可能是別人,這一點我當時也很清楚,但這感覺就是揮之不去,真是有趣。迷幻馬路終於完結,我們也走進起步初的數公里山路,昨天頭燈照徧這森林,跑手多得要排著上山,跟現在的冷清比起來落差太大了。把那阻礙著雙腳的求生毯收起,山地令我們再次跑起來。走著走著,很難相信已經過了二十五小時,跟著混亂了的路標走過馬路回到起步的濟州大學。清晨的校園;混著水窪的泥地;冒著雨比賽的足球員,完全不像是設有比賽終點的地方。一百公里本來就只有百多位跑手,加上一直在下雨,終點的拱門更是冷清,跟我想像的百公里初戰衝線有些分別啊。衝線時工作人員大叫著,攝影師也堅守崗位,他們好像比我還興奮,我只是一停下來就覺得超冷。


從防水袋拿出羽絨外套,義工也弄了杯麵和熱湯,但腳旁的暖爐在杯麵吃到一半時就被收走送上貨車了,帳篷也在收拾,時候不早了吧,其實我一直認為自己會是包尾的。義工們幫忙叫了的士,後來才知道大會在早段是有免費穿梭巴士的,希望下一次有機會坐。和另外兩位跑手一起坐進的士,把的士都弄髒了有點不好意思,車上沒有人說話,我很快就睡著了。


也許是訓練計劃根本沒進行過,所以完成後并沒有收穫的激動,可以順利完成已是幸福,真的要感謝隊友。一直以為我們是包尾的了,也有想過比賽是不是在暴風雨中已經取消了,但回想起來那些情況在山上也不是什麼新奇事,為什麼當時會有這種想法呢?是精神已經弱了?還是因為比賽所帶的裝備較少而有所顧慮?在酒店上上網,我們往後也有十多位跑手衝線,我明白到只要沉著應對,要完成一件事也有很多方法。在迷幻公路上,離限時還有四小時,就算極端一點要躲在路旁等上一段時間再上路也不是難事,終點也是走得到的。安坐下來思考一下,就覺得當時的自己有點太弱了。要是我把這些經歷誇張一倍地說出來,相信有經驗的跑手也覺得只是家常便飯,想到這裡就覺得我有理解到這點真是太幸運,因為人總覺得自己經歷的是驚濤駭浪,很容易錯過學習的機會。


記得第一次參加越野跑比賽,因為根本不打算跑,我們因為超時兩分鐘而非常難忘。在往終點的路上,梅窩街頭的每一句打氣說話也是我們今天依然走在山上的動力吧。雖然濟州大多數時間都是冷冷清清,但那些讓路給我們衝落山的登山客;自己掏錢買壽司給跑手的工作人員;頂著嚴寒在深夜留守森林的義工;還有每一位帶著笑容的跑手,也令我會想再來一次。

來源 : http://www.letusroam.hk/blog/transjeju2017/

延伸閱讀

山界柴犬型男 - SIMBA

【台灣跑者心得】四大天王(山賽)

走過高山低谷的環大帽山越野跑 (UTMT 162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