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這個周日,你偏要跑

蝦叔
發表於2018/01/15
1,36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一句「我偏要跑」,除了是廣告口號,也著實道出了馬拉松百折不撓的精神。


一個士兵為了報喜,結果跑上40公里斷氣而死,這是眾所周知的馬拉松典故。有時想來也覺可笑,已經明明有「惡例」在前,但後世模仿這位仁兄的人還是前仆後繼。從理性角度來看,跑馬拉松絕對是「偏向虎山行」的玩意。


有研究報告指,馬拉松賽後不少跑手腎功能會短暫受損。也有人說,馬拉松的訓練量會容易增加跑手患肌腱炎和骨折的風險。可見偏要跑馬拉松的人,已經不是為了追求健康。是的,馬拉松這回事,從來是帶著一份任性。


馬拉松的迷人,也就正正源於這一份任性。由一開始,它就帶有自我挑戰,衝破世間桎梏的特質。發展下來,幾多的動人故事,由此而起。單是奧運會,舊有幾十年前朝鮮選手孫基楨遮掩衣上日本國旗,新有最近一屆埃國跑手雙手比成交叉衝線抗議政府鎮壓。想到這裡,你頓時明白馬拉松不只是漫長的代名詞,更是抵抗不公的代名詞。


巾幗未讓鬚眉,「偏要跑」的尚有女性。馬拉松在數十年前的美國,仍然是女性禁區。多得當年Bobbi Gibb與Kathrine Switzer在波士頓的任性,女子馬拉松的纏足布才能逐漸脫下。古時女媧煉石補青天,這兩位近代英雌卻是勇敢執起石頭,把馬拉松醬缸擊出缺口。時至今天,革命尚未成功,不少伊斯蘭國家仍然對女性跑步諸多阻撓。在這些國家的女子要跑起來,心中莫不要有「我偏要跑」的傲骨,方能有力面對漆黑,期盼賽場上的黎明。


同樣在波士頓,2013年的恐襲陰霾在不少世人心目中仍難消散。記得當年出事後,沒多久即有人發起「為波士頓而跑」活動,全球跑手嚮應者眾。無他,物傷其類。全球跑者各盡其力,目的就是使恐襲者知道「我們偏要跑」,別妄想能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三年後,總統奧巴馬在一次悼念波馬恐襲的演說中,為事件下了很好的註腳:「我們前赴球場、支持愛隊、茁壯而活、迎戰比賽——就如下周在波士頓的那場。簡言之,我們一切如常。」


時至今天,跑步看似自由自在,你要跑沒人會阻止你。但請撫心自問,即使撇除上述事例,跑者遇到的困阻真的沒有了嗎?你跑馬拉松的這些年來,外行人熱諷冷嘲、比賽封路左支右絀,凡此種種,都足以令你不禁自問到底對這項運動心死了沒有?你在照片附上「#我偏要跑」,絕非沒由來的賭氣,而是希望身體力行實踐生命不止,跑步不休。我們今天可以暢快於路上奔馳,世界有著大大小小精彩難忘的馬拉松,其實都要感謝無數前賢的「偏要做」精神。我們繼續跑下去,都是一點一滴使這項運動發揚光大。哪怕善小,卻未敢不為。


正如這個周日,你又一次別上號碼布。一句「我偏要跑」,簡單直白。沒有高深陳義,你只是想驗證這一年練習的成果,你只是想更多人知道你是如何地喜歡這項運動。無懼步伐遲緩,你再次以腳代筆,用42.195公里的征途,寫出你對跑步的永遠傾慕。


延伸閱讀

廈門馬拉松2018後記

對大陸馬的五個觀感

以香港跑者眼光,看2018無錫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