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少了一隻手 他還是能擁抱全世界

Roland
發表於2017/09/08
43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1 少了一隻手,他還是能擁抱全世界

8 月初的世界跑馬燈有提到超馬大滿貫的其中一場 Leadville 100 英里,其實 Leadville 也有自己的系列賽事。Leadville 系列賽事總共包含五場比賽,其中有三場跑步:10K、全馬、100 英里超馬賽,以及兩場登山車:50 英里、100 英里。除了 10K 的比賽之外,其他四場可都是硬梆梆的極限挑戰賽。

Leadville 系列賽事除了距離之外,還以高度聞名。賽道海拔都在三千到四千公尺之間,比起平地可是困難不少!而 8 月剛結束的 Leadville 系列賽事,還創下一個新紀錄,第一次有肢障運動員完成單一年度的五項賽事!他是今年 55 歲,來自愛德華洲的 Willie Stewart,江湖人稱獨臂威利。


(圖片來源:RUNNER'S WORLD


威利 1980 年高中一畢業就到工地上班,身材健壯不說,還是前途相當看好的摔角選手跟橄欖球球員。但是有一天,他在工地被繩索纏住,結果被捲入一個大型風扇之中,他的左手當場就被扯斷。他回想起來,這可能是他跟跑步結緣的第一天。他的兄弟要載他去醫院,沒想到中途遇上塞車,一動也不動。威利知道他的傷勢絕對不能拖,於是他下車,跑了整整 1 英里到醫院。

說起來好笑,威利覺得系列賽事最後一場的 Leadville 100 英里超級越野馬拉松,竟然讓他聯想 37 年前那次為生存而跑的 1 英里。這兩次跑步都有一個特色,那就是痛苦,而且都是沒到終點不會解除的痛苦,所以與其中途放棄 100 英里的比賽,倒不如忍到終點,再躺下休息。

當年才 19 歲的威利,截肢後不能接受人生起了這樣翻天覆地的變化。他自怨自艾,離群索居,直到他一位朋友看不下去,強迫他答應參加一次 5K 路跑,卻沒想到跑步改變了威利原本以為已經黯淡的人生。

威利說,「只要有人相信你你能做得到,這樣的信念會帶給你勇氣。最困難的地方在於克服自己的恐懼,想想看,當年的我只有 19 歲,卻已經缺了一隻手。只要能克服恐懼,就能自然而然踏出腳步,訓練自己。」當年一場 5K,種下的種子,長出無數的極限耐力賽,馬拉松、自行車、獨木舟通通不是問題。他參加過世界上各種以艱難著名的賽事,像是 HURT 100、Escape from Alcatraz 三鐵賽,甚至四次在夏威夷 Kona 舉辦的 Ironman 世界盃。


威利參加 Leadville 系列的 Silver Rush 50 英里登山車(影片來源:Challenged Athletes Foundation


今年的 Leadville 系列賽事大滿貫,可以說是威利的巔峰紀錄。這五場比賽不僅難度高,最後一個禮拜還一次比三場,其中兩場是最難的 100 英里登山車和越野超馬。威利說,「Leadville 真的是無情的賽事,當我脫下鞋子的時候,我的雙腳已經慘不忍睹,我還想,我真佩服我自己可以完賽。」

威利長期擔任殘障運動員基金會 CAF 的代言大使,因為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總是倡導所有的運動員,不管身體上的障礙有多巨大,都應該享有同樣的機會。他說,「很多時候我們其實忘了,單單能踏上起跑線就已經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如果你能體會到這點和理解 CAF 的使命,這世上再沒有甚麼能難得倒你。我希望有一天,人們能自然看待肢障運動員完成一些稍微不尋常的挑戰,覺得他們厲害,是因為他們完成的挑戰,而不是因為身體的障礙。」

威利熱愛跑步,因他他覺得跑步是一項老少咸宜的運動。而且跑者總是笑容滿面又和善,不像其他運動有時候需要跟別人怒目相對。跑者只有在被禁止跑步的時候才會臭臉,是吧?

新聞來源


#2 因為平凡,所以不凡

就算你不跑步,也一定在電視上看過 Team Hoyt,或者看過他們的傳記書或電影。所以當你看到 Competitor 雜誌這個月的封面照,一定會想說,這應該是另一個 Team Hoyt 的媽媽版吧。不過,他們的故事比你想的更動人。


9 月號 Competitor 雜誌封面(圖片來源:competitor.com


其實一開始媽媽 Spiva 只是好奇點選了 Brooks 的臉書活動,然後順便參加 Competitor 雜誌 9 月號封面照徵稿,但是沒想到她的故事引起編輯的共鳴,不僅入圍前十名,最後大家更一致同意以她和兒子 Comark 作為封面照。

是說媽媽 Spiva 也跟 Team Hoyt 的爸爸一樣,也是近乎菁英等級的運動員嗎?剛好相反,Spiva 去年才開始跑步,她原本只是要去賽場幫兒子的朋友加油,但是她立刻就被比賽的氣氛給迷住了,當她看到 Comark 比她更著迷於現場的感覺時,Spiva 馬上在手機下載了一個「從懶骨頭到 5K 」的跑步 App。從不跑步的她,為了 Comark,下定決心要在一年後她 50 歲生日的時候,推著 Comark 跑完半馬。

只能坐在輪椅上的 Comark,出生時患有罕見的半側巨腦症,他的左腦遠比右腦來得大,如果不治療的話,每天可能會有數百次的癲癇發作。醫生沒得選擇,只能用手術切除左腦的一大部分,這也導致 Comark 的右半身和語言中樞完全癱瘓。大部分的時候,Comark 就像是個隱形人,不能講話也不能行動,人們早已習慣忽略他,簡直就像把他當家具看待。


(圖片來源:competitor.com


但是當他跟媽媽 Spiva 一起跑步的時候,原本沒表情的臉笑得好開心。Spiva 說,「像 Comark 這樣的小孩,大部分的時候就只能像一個觀眾,靜靜地看周圍的人享受人生,但是在跑步的時候,Comark 可以全心投入,人們會當他是一個活生生的男孩,跟他擊掌打氣,雖然我是他的雙腳,但是他透過我,百分之一百完整地體驗了這場賽事。」


(圖片來源:competitor.com


這對母子的故事還沒結束,Spiva 直到被選為封面人物,才娓娓道出她自身的遭遇。4 年前某一天的早上,Spiva 醒來發現有隻眼睛一片模糊,到醫院照了 MRI 才發現,她的腦部已經損傷的非常嚴重,是典型的多發性硬化症。但是她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問題,她說,「我從 Comark 身上已經學到夠多關於腦的知識,我可以照顧自己。」


(圖片來源:competitor.com


Spiva 開始跑步以後,她就讓跑步來鍛鍊和治療自己。有的時候她會推著 Comark 跑,但有時候她也會自己一個人跑上山徑。她覺得在越野跑的時候,每次下腳都不一樣,身體跟肌肉都要保持警覺,這不僅訓練身體,更能鍛鍊大腦。至少從 5 年前第一次發作至今都沒復發。

Spiva 現在已經半退休,好全心照顧 Comark,對她而言,跑步不僅改變了她和兒子,她和許多支持團體以及當地跑步社群的互動,也改變了許多人對跑步的觀感。她說,「我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我可以,那任何人都可以。對我而言,跑步從來不是要去獲得名次,而是讓自己能體驗更完整的人生。」

正因為 Spiva 是如此的平凡,才讓她的故事如此的不凡,不是嗎?

新聞來源


#3 逮個正著!上銬!帶走!

現在代跑偷成績已經沒甚麼了不起了,現在最夯的是偷......號碼布!

這東西要怎麼偷?詳細犯罪手法還在調查中,不過大致上是在需要親自報到的比賽,冒用別人名義領走物資。有時候報到的選手一多,或是工作人員訓練不足,只要報個名字最多加個生日,沒檢查證件就讓你把物資領走。

怎麼知道要用誰的名字呢?那還不簡單,現在比賽的賽前活動好多,到主辦單位臉書一撈就一票,很多人抽中比賽更是迫不及待在臉書昭告天下,順便掛 20 個 Hash Tag,那還能不被人找到嗎?至於生日甚麼的,只要 Google 跟臉書搜一下,大概就十拿九穩,手到擒來了。


我真心覺得 Marathon Investigation 是馬界柯南(圖片來源:Marathon Investigation


這次被抓的 Patty (這是受害人給她取的假名),本來就是偷號碼布的慣犯,早引起 Marathon Investigation 的注意。偷號碼布的漏洞在於只要看賽事照片,就很容易把小偷抓出來。所以上個禮拜舉辦的 Disney 馬拉松周末賽事,又傳出號碼布被偷時,Marathon Investiogation 馬上懷疑又是這位 Patty,這次他們決定要人贓俱獲!

Disney 馬拉松周末連辦三天三場不同賽事,很多人都想衝全套,可惜每場都秒殺。第一天的 5K 比完後, Maration Investigation 馬上找到偷號碼布的嫌犯,雖然還不曉得她的真名,但猜想她一定也會跟大家一樣參加第二天的 10K 和第三天的半馬,湊個全套。於是 Marathon Investigation 把她的特徵告訴幾位跑友與主辦單位,果然第二天在比賽時就被認出來!主辦單位立刻通知警察,在終點線把她逮個正著。結果她還真的是熱愛跑步,用自己的名字報了 10K 和半馬,可能是因為太想湊全套,才會鋌而走險冒領別人的號碼布吧。

你可能會問,不過就 5K 的比賽,有需要偷嗎?那你就不曉得 Disney 路跑賽的魅力了,這樣講好了,Disney 的魅力跟台灣的 Kitty 路跑沒兩樣,5K、10K、21K 三場比賽加起來報名費超過 400 美金!這麼高貴的 5K,難怪有人想偷 XD


終點被警察帶走的號碼布小偷(影片來源:Marathon Investigation)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社群新風潮!要來個牛仔褲一哩跑嗎?

公車都沒他勤勞 100公里每天跑

超馬關門員:是天使也是魔鬼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