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住舊患跑初馬

發表於2019/02/28
33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投身跑步已經達三年之久,由2015年秋開始跑步,到加入跑班及跑會,目標由最初的10K,到挑戰半馬,之後2018年挑戰半馬PB... 這三年來都是一直挑戰自己的可能性,皆因五年前的意外令左腳留下的舊患,就一直跟著我一起跑。與其說困擾,倒不如說是挑戰的契機。

跑步、跑初馬,全因舊患而起

這三年來,很多人包括父母、跑友、醫師、甚至我的另一半都叫我唔好跑或跑少點,然而,我還是有一種想法:開了個頭,就不想停下來,停下來可能更糟。所以,這三年來沒有完全停下來的念頭,一直用很多可行的方法去應付及克服,最多曾經在一兩個月時間休息。

因為左腳留下的舊患令我當初對於跑全馬的可能性是完全否定,最多只能以半馬作為極限。然而,自從2018年渣馬半馬以1:34:10 超額PB後,這個規限亦開始改變。挑戰初馬這個念頭大概是在2018年跑季開始前的夏季醞釀出來,到9月左右就決定以渣馬作為我的初馬。

生於斯,長於斯,將自己的初馬奉獻給土生土長35年的城市...動機就是如當初開始跑步這麼單純。

漫長的準備

備戰初馬的訓練,早在夏季開始,主要離不開跑班的interval訓練...不過自己亦同時兼顧大學學位的學業,所以上跑班的日子有時要調整。直到9月開始新的跑季除了跑班的interval訓練,亦開始安排自己練長課,而且嘗試跑多過22K,亦因應學業時間而盡量安排在星期六或日進行。

10月至11月,不論在恆常訓練及長課中,亦開始留意自己的跑姿,及左腳的復原狀進度,如何跑得猶有餘力及令左腳更有耐力,都是一直以來的主要課題。左腳關節的保養亦更加落足功夫,定期針灸、中藥浸腳、跑後按摩關節及貼藥布,都不可少。之後亦開始嘗試跟梁教練給我的訓練課單去備戰。期間有數場賽事,但大多都是寓賽於練,以賺取更多比賽經驗。

12月是最忙的月份,除了當中有4場賽事要應付,月中亦有兩科考試要優先準備,所以原本教練給我的訓練課單難免要作出調整及取捨,除了逢星期四跑班之外,平日其餘日子都要停跑,但星期六或日的長課不可或缺。當中在12中的一次長課終於跑到超過30K的大關。

2019年1月,距離渣馬初馬差不多一個月時間,之後教練的訓練課表要因應返學時間而慎重調整,亦要準備應付接下來兩三次的35-36K終極長課。經過那三次長課,跑過數次長課路線中最攞命的上斜道,嘗過30k之後的身體狀態及感覺,都令我好好記住及適應。最後一個終極長課就在渣馬前兩星期完成,之後就收爐過農曆新年。不過這個農曆新年還是要重點休養,而且亦需要盡量控制飲食,所以渣馬前夕都食得比較清淡,連練跑的訓練里數都要減量以爭取多點空間休息。

挑戰初馬之日

經過一直以來的備戰及訓練,終於去到2月17日渣馬當日…比賽前一日作最後加碳及準備,提早睡覺。凌晨3點換上已準備的跑裝,食過早餐就出門了。到尖沙咀,熱身拉筋,同跑會同學們合照,按時在起跑區上線,起步…

由於只是初馬,所以賽前都只是打算嘗試能否sub4,無謂給自己任何壓力。當日清晨天氣清涼,所以一跑之下,用平時的恆常步速,已經有5分10幾pace,比想像中快一點,轉眼間就已經跑上昂船洲大橋,當時時已經跑了11k左右,仲可以在橋上望住上面的橋塔及周邊的風景去分散注意力。由於前半程體力仍然充裕,所以跑到汀九橋可以維持5:00以下的pace。但跑出長青隧道後,跑上長青橋暗斜,速度就開始保守一點,順便保留體力應付西隧。直至跑到30k之後,在西九龍公路同半馬一組跑群匯合的時候,雙腿開始感覺唔夠力,右腳有少少酸,步速開始稍為放慢,但拍過第三包gel同鹽糖後,仍然能死守5:20內的pace…

最終跑到重頭戲的西隧,雖然以往跑過兩次,但今次跑全馬,體力消耗大半,仲開始有少少肚餓感覺,所以才發覺它比之前跑過的更加長,上斜更甚。要捱過去,守住步速,只維持密步頻、不隨便加速,保住右腳。至於左腳舊患方面…哎呀,幾乎忘記了它…或許受惠於步速上的控制,加上對4% 的緩震幫了大忙,所以由起步到之後的路段都好似沒有被舊患影響,極其量只是關節有少少緊,但又唔覺有痛楚吧。

過了西隧上斜及干諾道西天橋,其實都差不多修成正果,但步速難免跌到近6分pace,而且體力已經到頂,所以餘下路段亦只能作有限度加速。但到龍和道時右腳又有想抽筋意欲,幸好有跑班同學介紹的防抽筋水傍身,總算暫時抑制了抽筋感覺。

過了會展後,離終點已經只剩2k距離,已經肯定自己可以sub4…此時剛好有跑友Joyce在我後面追上,我就索性跟隨她的步伐一同跑去銅鑼灣,衝向終點。

最終,我以3:37:14 (sub340)超額完成人生中的初馬。到終點時,由於難掩激動心情,差點爆喊…這次,不但用行動克服了自己的舊患,亦克服自己的極限,再一次引證自己的可能性。

後話:「別忘掉原是靠堅持醫好每個傷患」

或許在其他人眼中,這種初馬經歷很平常,但在曾經受過傷患的我而言是意義重大。傷患一直都是運動員的敵人,遇上它亦是一種困擾,要去克服它,就只有用時間及耐性去堅持。

「別忘掉原是靠堅持醫好每個傷患」這句藍奕邦填的歌詞,永遠受用…

這6個月以來的訓練及備戰,甚至在渣馬當日跑那42.195km的路程,很漫長而且不易應付 (全馬賽道果然不是省油的燈)。要多謝的,除了渣馬當日在初半馬成功sub2的譚小姐及其家人的支持及照顧,仲有梁教練及一眾跑班同學一直以來的訓練及指導,仲有教練給我的全馬訓練課單。如果沒有他們,我應該未必可以帶著目標走更遠。

最後真的要多謝的,還有三年前啟蒙我開始跑步的Sherman Yeung師兄及十公里的教練Sunny,沒有最初的啟蒙及開始,就沒有現在超越不可能的可能性。

糟了,剛剛跑了一次全馬,上癮了… 下次幾時再來?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HK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