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馬拉松2018] Sub3。是多謝您的最好禮物,爸爸

發表於2018/12/16
11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這篇文章並不是分享跑步技巧,不是分享訓練方式,不是分享如何跑得更好,而是筆者希望向讀者分享自己為何會愛上跑步,其實筆者是受爸爸的影響而接觸長跑。筆者的爸爸,一位八十年代的跑手。他的名字對很多人都陌生,在今天的跑界中幾乎沒有人聽過,在Google搜尋中也沒有一則跑步相關的結果,但他卻是筆者心中最傑出的跑手和爸爸。

筆者自小便知道爸爸在年輕時是位長跑好手,因在家中的玻璃櫃內擺放了很多獎杯獎牌和站在頒獎台上的照片。筆者到了中學時期開始因校內比賽正式接觸長跑,最初接觸的是十公里賽事,慢慢開始跟爸爸一起練習,起初一兩年當然是跟不到他的步伐,覺得他的訓練很辛苦,曾經令我很想放棄長跑這項運動。到了大專期間,同樣地連續幾年參加了聯校的運動會,於千五米和三千米都屢戰屢敗,那時開始懷疑自己是否不適合長跑。雖然那幾年時間曾經懷疑自己的實力,爸爸卻沒有懷疑,還記得他時常告訴我:「太年輕便學跑是不會成功的,筋骨還未完全成長。現在您卻在剛剛起步的時期,還有漫漫長路。」

爸爸的PB十公里是33分,半馬1:12,全馬2:42,對很多跑手來說他的戰績是那麼驚人,可能是訓練多年的成果。爸爸的跑步生涯其實很短,他20歲左右才接觸長跑,初初是跑隊中最慢的那個,他分享當時很刻苦,訓練量和速度要求比現在的跑班更多更快,他在兩三年間不段參加賽事,屢敗屢戰,終於到了23,24歲那年到達巔峰狀態,在很多比賽中都獲獎,可惜25歲那年便因傷退役,長跑的輝煌時期只有兩年。

在這十幾年間,每次跟爸爸一起跑步時他都會跟我分享他的過去,以及一些跑步要點。知道他對於自己的跑步生涯留下不少遺憾,同時亦感覺他會寄望作為兒子的我能跟自己一樣跑出好成績。這樣的寄望在某段時間對筆者來說是一鼓推動力,但有時亦會帶來一份無形的壓力,而這份壓力是自己形成的。心底裡希望在每次比賽中能跑到好成績,讓爸爸感到安慰。終於,這份壓力在這近年消失了,全因爸爸在2012年帶我參加毅行者,本來已熱愛長跑和行山的我自此便愛上了越野跑,到今年更開始接觸超馬,爸爸從沒參加過越野跑和超馬,所以在成績上完全沒有壓力,毫不反對之餘,他更不斷鼓勵我去挑戰自己,嘗試參與新的賽事。

2018年大阪馬拉松,筆者人生中第四場正式的全馬,半年前報名那刻已定下目標為三小時內,去年同一賽事失落了的機會寄望今年能夠把握。安排大阪馬行程初時,筆者本打算這趟是自己的快閃之旅,直到一天爸爸告訴我他不放心我獨自旅行,暗地裡知道他是想順道觀賞關西紅葉,結果當然是兩父子一齊去,往後跟爸爸一起旅行的機會確實不多,回想起當初決定絕對正確。除了機會難得,今次也是因為他在賽前的一句話改變了我的心態。

旅程五日四夜,賽前三天前已到達大阪,每天行程安排得相當緊密。首天晚上快閃京都觀賞夜楓,第二日整天參與本地遊,上了剛下雪的御在所岳,第三天早上快閃吉野山賞楓,下午到會場取號碼布。首三天的心情都十分輕鬆,完全沒有快將比賽的緊張心情,加上爸爸由比賽前兩個月便鼓勵我說:「超馬一百公里都能順利完成,全馬一定無問題。」他這句話的確成為我的強心針,但同時明白每次比賽的表現都講求狀態,超馬那日的狀態未必能在全馬中發揮出來。就這樣在賽前的那晚上開始思考比賽目標時間,那一刻,我以為爸爸會如常告訴我三小時內一定無問題,誰知他竟然說:「您還有漫漫長路,明日跑不跑到三小時內並不重要,人生還有許多機會,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爸爸的勉勵喚醒了我,讓我提醒自己要以一個放鬆的心態去面對比賽,這樣才會發揮出自己最佳狀態。

到了比賽當天清晨,爸爸跟我一起到達大阪城起點,進起跑區前爸爸同樣地重複昨晚的話,提我盡力做好自己,未能達標也不要悔心。就這樣,筆者帶著盡力無悔的鬥心越過起點踏上四十二公里的旅途。中途的經歷並不詳述,只記得在三十公里時心情有點複雜,有鼓莫名其妙的感動,可能是知道自己終於能夠突破三小時,但仔細一想其實是因為沒有辜負爸爸的期望。賽事進入最後四百米,在最後一個轉彎位遠處見到爸爸的身影,是我起跑前叫他到那處等我,原因只得一個,就是叫他提醒我在最後四百米要擺手抬腿,在最後四百逐漸深呼吸,最後三百逐漸加速,最後二百擺手抬腿,向終點用盡全力衝刺,腦海中浮現了爸爸時常教我的兩個字-「Strong Finish」。

最終,2018大阪馬以PB 2:53完成,是一份送給爸爸最好的禮物。同時大阪紅葉之旅劃上完美句號,沒有留下半點遺憾。

爸爸,謝謝您讓我認識跑步,讓我在跑步中認識自己。

跑步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是為了認識自己。

謝謝我的爸爸,我的教練,劉永燦。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HK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