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跑步有罪

蝦叔
發表於2015/11/06
4,644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123RF)

「難道跑步有罪?」回家滑著手機,又看到長跑討論群組有人抱怨因跑步而承受了不少冷嘲熱諷。你沒有回應,卻不得不承認,知道有人和你一樣遭遇,你不免有點釋懷。 

跑步,也許像懷了孩子,愈久愈難掩藏。人家不問,有時你興之所至,也不禁主動提起。可惜,這世界總有些人愛擺出一副看透世情的嘴臉——你對某事愈有熱情,他們愈見不屑一顧。更不幸的是,這種人,總有一兩位是你朝夕相見的「好同事」。

就如今年年頭,你跑完初馬,翌日一拐一拐的踏著高跟鞋上班,還沒坐下,好同事就拿著樓下派的那份免費報,忙不迭走來關心你的成績。

「五小時左右吧。」其實你跑了4:38。但經驗告訴你,跟他們說話,千萬不能太specific。「五小時?徐濠縈不用四小時呢,你沒練習吧?哈哈……」那刻,你知道對話無法延續,鼓盡力氣擠出僅有的笑容,承受四頭肌的酸楚,拿起杯子去洗。

望著水龍頭洶湧而出的白水柱刺眼地奔入杯中,你因委屈而無語。為了一塊finisher’s medal,你推了無數的飯局,打濕了千百襲跑衣,放棄了曾經最愛的韓劇與薯片。苦練一年,終於奔到終點衝線,心跳過了一整天依然無法平伏。
你出神地搓著不見茶垢的淡藍杯子,節奏仿似tempo run一樣的規律之時,你跟自己說,以後跑步方面的事在公司隻字不提。無論他們說你練習是為了參加奧運還是邂逅男人,你都充耳不聞,決不解釋。看到他們每天lunch吃完餐肉香腸,急不及待又拿出手機打麻將的德性,你就知道沉默是最佳的應對方法。

記得當天為了獎勵自己,完成全馬後,你上網訂製了一雙繡有你名字的跑鞋,紀念這份只屬於你的尊榮。桃紅色的鞋身,純白色的鞋帶,還有淺黃色的繡字,每次穿上,就好像穿起了青森弘前的一片櫻花,那份細無聲的低調雍容。

今夜,你又穿起了這雙跑鞋,再一次馳騁於你最喜歡的青山公路上。你深信,保持不懈練習,幾個月後在東京你必能將個人最佳時間改寫。這種欣慰,不是那些只懂往新宿藥妝店掃貨的親愛同事能理解的。

你打從心底知道自己其實不算喜歡跑步。然而,你卻感激跑步,因為它使你更有自信,與別不同。練習很苦,但你更覺得怎麼苦也苦不過腰肢間的脂肪日漸囤積,怎麼苦也苦不過人生毫無目標,只懂把終身幸福全繫於一個不怎麼出色的男人身上。

跑至麗都灣折返,你忽爾察覺今夜一輪明月,比任何時候都要光要亮。百感交雜之下,你還是覺得應該安慰一下那位遭到奚落的跑友。於是你拿出手機,留了言,重新盤起一綹長髮,繼續完成這課練習。

「我們都生活在溝渠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這留言,回程時,你一直默想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