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廢人,活著有什麼意思? 我的癱瘓歲月

李筱瑜 Shiao-Yu Li (Jenny)
發表於2015/10/30
3,72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前言

台灣的鐵人一姐李筱瑜,今年成為職業選手後,賽事經驗與成績輝煌,IRONMAN Taiwan、Lanzarote、IRONMAN UK、IRONMAN Japan到IRONMAN World Championship,6個月內參加了五場226km鐵人三項賽事。本週六將在墾丁再度挑戰113km。但是鐵人一姐的人生並非一路順遂,她9歲時父親病逝,後來母親離家工作,她從國中開始獨自生活。17歲因車禍癱瘓,她不甘心人生就此只能與病床為伴,靠著自己復健,站了起來。

廢人,活著有什麼意思?

(圖片來源:早安財經)


我的癱瘓歲月

一睜開眼,我看見的不是天空或是路面,是白色天花板,四周圍是吵雜的說話聲。雖然頭很暈,但我漸漸意識到這是在醫院。


「啊……」不是痛,是生氣,是惱怒。一把火從胃熊熊升起,已經躺在醫院的急診室裡的我,不是難過,而是非常、非常生氣,為什麼有人會撞我?醫生過來做了一些檢查,叫我嘗試動動看。這時我才發現,身體左半邊全沒了知覺,大半邊的身體也無法動彈。


舅舅和醫生在一旁似乎快吵了起來。

「她的骨頭沒有斷……」醫生說。

「那為什麼不能動?」舅舅質疑。

「這個……可能是壓迫到神經……

「那要怎麼治療?」舅舅問。

「這個……因為骨頭沒有斷,醫院這裡就沒有太多可以做的,可能要復健吧……」

「那會好嗎?」舅舅又問。

「這個,就是看個人的狀況……

因為我的外傷只有手肘縫了幾針,醫生對於我不能動的狀況也沒什麼對策。就算需要復健,以我們的家境,也不可能讓我長期待在醫院做復健治療。所以,我躺在擔架上,被救護車載到台北八里當時我媽媽住的地方──就是自己看著辦的意思吧。


後來我得知,當時撞我的,是一位騎著摩托車巡田的阿伯。據說是霧氣太重,所以他才沒看見我。但我印象中,那個時候的能見度很正常,並沒有伸手不見五指的霧啊?總之,他撞到我之後自己也飛出去,還斷了肋骨,受傷也挺嚴重的,就想說算了,沒深究下去。


被莫名其妙地載到八里家中,我躺在床上,兩眼發直地看著天花板,想著自己不能動是要怎麼辦?我才十七歲耶……為什麼老天要讓我碰到這種意外?我還是有嘗試著想動,但只要一點點移動,從脊椎就會有無比巨大的刺痛發散開來,衝到我的腦門和四肢末梢,「啊!痛!」眼淚不斷被逼出來。


幾乎,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哭。是不是以後我就要坐輪椅一輩子?是不是以後只能坐著輪椅,在街頭賣口香糖、玉蘭花了?是不是我這輩子就這樣毀了?我的左半邊,是完全沒有知覺的,右半邊又被痛覺整個占滿。我看著自己的身體,被前所未見的黑暗吞噬。


也許,不要活了?不能走不能跑,廢人一個,這樣活著,有什麼意思?我不禁這樣想。常常。媽媽曾經請過一位師傅來幫我推拿,看看有沒有效,但只是弄得我更痛,沒有什麼起色。好長一段時間,我就這樣癱在床上,上廁所要人幫忙,而且會爆痛,弄得滿臉是淚和鼻涕。接著,因為我只能躺著什麼都不能做,就只能吃,胡亂吃的結果,也變得越來越胖。又爛、又胖、又醜的十七歲。


一個重新站起來的夢

(圖片來源:早安財經)


學會與痛苦為伴 

十七歲車禍之後,真的萬念俱灰。為了要測試我的神經系統,我曾經偷偷地把左手無名指和小指放在滾燙的熱水中,兩根手指又紅又腫,還燙出了大水泡。我把水泡一一弄破,看見裡面的紅紅肉,我擠擠壓壓那些肉。一點感覺都沒有。看著受傷卻沒絲毫痛覺的手指,我不禁想:是不是整個神經都壞死了?是不是沒救了?可是,別的部位還是感受得到劇烈的疼痛啊,這表示部分神經還會傳達訊息,並不是整個癱瘓。我告訴自己,既然其他部位還會痛,那應該有救才對。若是有得救,那我必須想辦法救自己。心底有一種不服輸的怒氣,不甘心自己的人生,就在此畫下句點。


我想起國小游泳教練教過我們一些有關肌肉的常識:動,很重要。所以不管如何痛,我要開始動,才不會肌肉萎縮,我一定要開始動,才不會一直停在原點。我一定要開始動,否則最後就真的不能動了。我嘗試每天都動一點點,從手伸出去遠一些開始。雖然每次一動,就像指甲一個個被拔掉一樣,從身體的底層開始狂烈地抽痛。我一邊動,一邊鬼吼似的大叫,還好家裡大部分時間都沒有人。然後趁著身體適應疼痛之後,又再往前挪一公分,然後又是嘶吼淚奔一番,感覺脊椎有尖銳的鐵線從腰椎往下往上穿刺,痛感瞬間輻射到臀部和大腿後側,往上直衝頭頂的百會穴。


就這樣,我每天體驗著巨大的疼痛,直到氣若游絲。我喘著氣,看著自己的手腳似乎能一次伸到更遠的床沿了,心裡浮出一種應該是朝著正確方向走的一點點希望和安慰。


「我的腳,有一天可以再度踩在地上嗎?」有時候哭累了,自我放棄地像個植物人看著電視,仍這樣幻想著。疼痛無所不在,在我醒的時候陪伴我,甚至在睡夢中也會突然出現。「哼,你就這點能耐?」我開始有了想要挑戰痛苦的決心。所以,我又嘗試移動更多。雖然更痛,更是狂亂吼叫一番,奇妙的是,我的身體似乎適應了這樣的疼痛,肌肉反而開始有力氣了。


有一天,我用盡力氣撐起上半身,竟然憑著自己的力量坐了起來!我很訝異自己有這樣的進步,但不知為什麼,我沒有跟我媽說,只是想,既然可以坐,離站應該不遠了。接下來幾天,我把雙腳試著挪到床下,第一次自己試著把腳底放平在地面。雖然還是很痛,但是心情很興奮,我想試著站起來,但還沒有太多力氣。


每一天,我重複一樣的事情,移動上半身,痛。努力坐起來,又痛。移動下半身,還是痛。挪到床邊,下床,一整個痛。人的身體真的很奇妙,當你習慣了疼痛的陪伴,疼痛就似乎開始越來越淡、越來越輕了。最後,我竟然可以把腳放在地上,用大腿和手的力量撐起身體,然後我開始站。雖然仍是痛,但是站起來的無比喜悅給我更多信心訓練自己走路,我慢慢地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都彷彿是我第一次學走路。


有一天,媽媽回來看見我自己坐在沙發看電視,然後站了起來。我想當時的她應該被大大地嚇一跳吧……(哈哈)就這樣,我從不能動,到現在可以去世界許多地方比賽征戰,創造紀錄。


很多人問我,如何辦到的?我只能說,經歷了這樣的意外,讓年輕的我提早領教了疼痛的特質和身體所能發揮的潛力。這段苦難教會我:疼痛雖然猛烈,但若是一直「怕痛」,一直躲避它,我們就會被痛所控制,對自己的身體和心靈都會失去信心,最後只能被痛苦帶著往黑暗裡走。


我跳出了黑暗,我學習認識自己的身體,習慣自己的身體,並運用心和智慧一步一步掌控自己的身體。就像學衝浪一樣,當你一次又一次地面對著迎面而來的巨浪,漸漸你會發現浪起的前兆,漸漸你會發現如何運用力氣划水,漸漸你會學會在被浪擊倒時如何放鬆身體,漸漸你會學會在準確的時間用雙腿和全身的力量站起來。最後你會學到如何馳騁在浪頭上,超越痛苦的障礙,讓自己成為更勇敢、更強壯的個體。


對於這個車禍意外,也許是老天的眷顧,也許是祖先的福蔭,也許是靈魂的安排,十七歲的我不知為何生出了源源不絕的勇氣,選擇為自己堅持下去。當煩憂心碎、滿臉淚水過後,未來的我,竟然有能力繼續超越命運中更多更大的限制,創造往前奔跑不間斷的人生……真是有福氣,我的十七歲從癱瘓到可以再次跑步,我告訴自己,要好好善用這個奇蹟,才不會辜負老天讓我有機會重新出發的美意。


(圖片來源:早安財經)


資料來源:《小短腿來了! 三鐵一姐李筱瑜的鐵人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