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們的挑戰 深圳女子馬暗藏魔鬼坡(二)

cc Cat
發表於2015/03/28
73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鎗聲響起,半馬及全馬同時間起步,女跑手們士氣高昂,興奮地向前跑。



賽事地圖(圖片來源:cc)


全女馬的好處,是女生們速度相差不遠,我這些非快腳也能看到走在前的女生,還有一眾電兔師兄(大會叫領跑男神)的踪影。從起點深圳大劇院轉個彎,走進寬闊的深南東路,有種大道在我腳下的感覺,完全不覺焗促及擠迫,或許因為半馬和全馬總計只有1000人吧。


8時15分起步的體驗組,共有2000人,總計3000人參與的路跑,第一屆舉辦已經能夠封路支持,想到香港的比賽,少至10k,大至馬拉松,受到多方面的限制,只能跑在狹窄的行人路、單車路、高低起伏的天橋和隧道等。。。難度跑步只是小部份人的玩意,其他人嗤之以鼻,只封路一個上午也極力反對?


除了領跑男神外,還有掛著特別號碼布的師兄,寫著「醫生跑手」,大會真貼心,安排了有醫護知識的男生跟跑,女生們如有身體不適,除了進入醫療站,還可以找附近的醫生跑手幫忙。


我們仨跑在附近,大家互相提醒別跟錯跑手,在初段太快消耗體力,剛好前面的醫生跑手比我們高,速度相若,我們就在他們後面,一來為我們擋風,二來作為指標。


不到一公里,極目往上看,是大會的航拍,從另一個角度看女馬,一定很震撼,女生們紛紛向航拍飛行器揮手,它會拍到我們嗎?跑了幾個馬拉松,開始不再因跑馬難以入眠或緊張的我,忽然熱血沸騰起來,身體告訴我,即使不寄望PB,亦要好好享受這場比賽。


航拍(圖片來源:cc)


大會之前在網頁公佈會有不少攝影師為女神們拍攝(大會對女跑手的稱呼),一輛載著幾位拿著長鏡攝影師及攝錄師的開蓬車慢駛在我們前面,女生們為了搶鏡追著車,揮手及報以跨張表情當然不在話下了。


說到搶鏡,國內女生比香港跑手積極得多,我們多次被遮擋,為了得到攝影師們的垂青,在云云女神中把我攝下,留下最多的相,想想點子,後來找到了小道具,一直不離手,的確湊效!


我們跟著的醫生跑手遇到朋友,減速拍照,師姐A過了他們,師姐E和筆者也不想因此打亂了速度,以自己步伐繼續,這時開始,三人分開了,我跑在最後,沒有刻意追回她們,因我是慢熱之人,如HiFi的膽機一樣,需要些時間tune up。


跟北京馬拉松一樣,與半馬跑手一齊開跑,觀其速度及衣飾,已經大概估計到她是跑半馬抑或全馬。


速度:半馬一般較快,因為路程短一半;亦有一些半馬新手,未必保持均速,早段開快了。


           全馬要保持長時間耐力及速度,會較穩定。


衣飾:半馬裝備較少,起碼不需帶備幾包power gel;如果由10k升上半馬的新手,未必是全套跑步衣飾。


           全馬大多數會有power gel,全套跑步衣飾。


亦有例外的,開跑時被一位身穿格仔恤衫,薄長牛仔褲,腳踏似乎非跑鞋的女生超越,後來看回相片,原來她是全馬跑手,完成時間比我快近半小時。


又有一位赤足跑的女生,是全馬六名內回來的跑手。


當然有不少變裝上陣,如短裙晚裝、女神化身、蜘蛛俠、蝙蝠俠、卡通人物。。。非變裝但穿著如逛街買餸般的都有,全場出現最多的顏色,就是shocking pink。



女神(圖片來源:cc)


蜘蛛俠(圖片來源:cc)



蝙蝠俠(圖片來源:cc)


神州之大,無奇不有,她們並非跑5.5k體驗組的,而是半馬或全馬的隱世高手。


她們可能出身於山區,從小到大每天都要來回幾十公里上學及工作,相比起來,香港人太幸福了,半刻鐘腳程也嫌遠,長大後因為健康關係才練跑的,跟自小已跑的,實在是兩碼子的事。


首5公里,最多觀眾歡呼打氣,皆因全是主要道路,由於也是5.5k體驗組的路段,只有極輕微的斜度,經過了羅湖體育館,甜頭完結,6公里後,真正的魔鬼賽道等著我們了。


進入東湖公園,是一公里上山,估計大約十多廿度的坡幅,跑手們有氣有力,大部份都不需以行代跑,我亦能以比平路較慢的速度跑。


沿途有不少晨運、行山及郊遊人仕,都為跑手們打氣,這段上斜,接載著攝錄師的高爾夫球車剛好在我附近錄影,對鏡頭敏感的我,無論如何也要面帶笑容提腿跑。


雖然沒牢牢記住坡度圖,卻清楚上斜後是連綿的高低起伏,接著的幾公里,是公園內的行人及單車路,應該是全程最窄的路段,頻密的上落很消耗體力,我用跑的步伐上坡,下坡較急促地追回時間,邊走邊提醒自己要聆聽身體,因為最近左膝蓋側的關節偶爾酸痛,幾年前的傷患,一直未發作過,在這個初春酸痛,朋友說可能是風濕,我希望只是如此,而非觸及舊患再傷。


這段路非每公里都有指示牌,不斷的上落,感覺沒有盡頭,GPS錶顯示近12公里,還有兩公里便完成三份之一了,每次跑馬拉松,都會用完成幾份之幾去鼓勵自己:還有三份之二,叻女呀!完成一半了,勁!已經30k,很快到!還有5k,用平常跑頭5k的力量跑吧!。。。42.195公里實在不短,我就是用這些說話打氣,摧眠自己。


跑了一小時十多分,看到公里指示牌,竟然是10公里???從來未試過比賽用這個時間走10公里,我的錶明明顯示近12公里,怎麼了?安慰自己,或許又像去年渣打馬拉松,23k至24k距離約400米,之後應該會調整的。


手錶顯示大約13公里,右腳兩年前的舊患觸動了,也是從未翻發過的,心裡一涼,難度是上落坡觸發嗎?左右腳舊患齊痛,我只想享受、完成這賽事,字典裡卻沒有棄賽這回事!


心裡擔心著,回程時要再走這路,實在要想法子,以最少傷痛完成。


離開了沒完沒了的上落,跑到仙胡植物園,開始寬敞了,這裡是個較大的水站、運動飲品、洗手間點,除了雙腿舊患少少酸痛外,並未累至要停下來,繼續以比原先定下稍慢速度跑,往拿飲運動飲品,然後水。


大概一公里後,是全程最斜的上下坡,大約二三百米的上坡,斜度或者有45度,我用細步慢跑向上爬,關節痛加劇,為免中途棄賽,唯有以行代跑了。


沒有盡頭的斜坡(圖片來源:cc)


此時,一位跑手在旁邊,用普通話說:「上坡怕辛苦,下坡怕傷關節。」


我用普通話回應:「對對對,要小心點!」


北京馬拉松,我沒有一刻行過,之後我跟自己說,馬拉松是跑的,不應行的,即使飲水,也不應停下來。


以行代跑的一刻,我想起一位跑過四十幾次馬拉松師兄的說話:「馬拉松太多變數。」


我懂了。


走上大斜坡的盡頭,是另一個水站,撐到頂,跑手們都要舒緩一下,以海綿讓身體降溫,大會很有心思,海綿是粉紅色心形的,是婦女節給女生們的心意嗎?



心形海綿(圖片來源:cc)


二三百米45度的上坡後,是相若距離大約45度的下坡,原本想以跑來追時間,卻因為關節痛,只敢以細步慢跑。


落斜不久後,跑進綠道,應該是最好跑的一段,如香港運動場的泰坦地質地,正好為先前跑水泥路及上下坡的雙腳舒緩一下,亦可在這平路發點力,走回正常速度。


這時也是半馬的折返點,全馬繼續向東走了。


〈待續〉


猜你還想看:

女神們的挑戰 深圳女子馬暗藏魔鬼坡

女神們的挑戰 深圳女子馬暗藏魔鬼坡(三)

女性運動員三症候群(上)


*第一手賽事 盡在運動筆記*


-------------------------------------------------------------------------------------------------------------------------------